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184章 去园明寺求平安符
    “阿宁一直在,不会离开哥哥的。”

    陆予宁软着声音,下巴搁置在他肩上,那双柔荑同样紧紧的抱着他。

    宴允行声音低落的应了一声,声音沙哑:“那个梦真的很真实,哥哥似乎经历过一样。”

    “真的好可怕……”

    “无论怎么样,阿宁现在都陪在哥哥身边,不会像梦里那样的。”

    陆予宁虽然没梦到这样的场面,但她明白这种痛苦。

    “好,乖宝说的,不会离开哥哥。”

    听到陆予宁的话,宴允行心里感到了一点安慰,没方才那般惊恐了。

    陆予宁乖巧的被他抱着,小手一下又一下的轻拍着他的背部,跟哄小孩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陆予宁渐渐感到困意,微微张了张嘴打了个呵欠。

    宴允行察觉到陆予宁困了,抱着陆予宁侧躺回床上,被子拉起来盖住两人的身体,低声道:“睡觉吧。”

    陆予宁动了动身子,而后仰起头看着宴允行,见他垂着眼眸看着自己,潋滟的眼眸里并没有任何睡意,反而很清明。

    “现在还早,继续睡。”

    宴允行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低声哄她睡觉。

    陆予宁抿着樱唇,细声问:“哥哥不睡吗?”

    漆黑透亮的眼眸里水盈盈的,此时因为困意而带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宴允行张了张唇,本想说他不睡了,但想到陆予宁知道自己不睡的话,估计也不会继续睡,便改了口:“睡,哥哥也睡。”

    先等她睡着了,他再看她。

    陆予宁听了他的话,似乎觉得可信度不高,软声要求:“那我们一起闭眼,等等要是谁还睁着眼睛的话,就答应对方一件事。”

    宴允行见她面带倦色,即使如此还在跟自己商量睡觉的事,心疼的点了点头。

    看来以后少哄骗小朋友才行,不然都没有可信度了。

    “既然哥哥答应了,那等阿宁数三个数,就要闭上眼睛。”

    “三、二、一!哥哥晚安。”

    宴允行看着她闭上了眼睛,低声回道:“乖宝晚安。”

    陆予宁仰着头微睁着眼眸看着宴允行,见他还睁着眼,嘟着小嘴有些不满道:“阿宁已经喊开始了,哥哥怎么还睁着眼睛?”

    宴允行刚想开口解释,她就给他开解了:“哥哥是不是没听清阿宁的口令?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再犯规的话就真的要惩罚了。”

    他什么话都没说,陆予宁就给他开脱了。一时之间,宴允行不知道该怎么回她的话,只好乖乖的按照她的吩咐闭上了眼睛。

    陆予宁半睁着眼睛看着闭上眼眸的宴允行,圆润殷红的唇瓣略微往上扬了扬,无声的表达出自己的喜悦。

    浅淡均匀的呼吸声透过耳膜传进宴允行的耳朵里,又过了片刻,确定陆予宁是真的睡着之后,宴允行才睁开眼睛看着她。

    他的视线紧紧的攫住少女笑意盈盈的精致小脸,绯红的薄唇微蠕动着,无声跟她诉说满腔的爱意与梦境里的惧意。

    “无论梦境与现实,哥哥都不允许乖宝受伤。”

    这一夜,使得宴允行彻夜难眠。

    翌日,陆予宁还在被窝里睡得香甜,就被宴允行从床上捞起来了。

    “哥哥,我们要去哪啊?”

    现在这个点,他们应该是在睡觉才对。而现在宴允行把她从床上抱起来去洗漱,明显就是要出去。

    “园明寺。”

    园明寺?陆予宁还未清醒的小脑袋瓜子听到这个名微愣了几秒,过了一会儿才想起园明寺是哪。

    是陆母经常去的那个寺庙,同时也是本市里香火旺盛的寺庙。

    “因为那个梦吗?”

    陆予宁想起园明寺是什么地方之后,顿时就明白宴允行为什么要带她去园明寺了。

    宴允行沉默的跟她对视,似琥珀色的瞳仁闪过一丝幽光。

    “嗯。”

    因为那个梦,他想亲自去园明寺求平安符。

    昨夜他想了很多,想起岳母说过园明寺的事,于是半夜让黎彦琛查了一下,里面有个很出名的圆清大师,于是便打算今早带陆予宁去园明寺。

    “哥哥知道乖宝现在还没睡醒,等等上车之后再睡好不好?”

    宴允行看着睡眼惺忪的陆予宁,低声跟她商量着,言语里满是诱哄之意。

    陆予宁噘着小嘴,她又不是猪,醒了又睡。

    “笨蛋哥哥!”

    陆予宁伸手掐了一下他的劲腰,杏圆撩人的美眸娇嗔了他一眼。

    宴允行一直有在健身,体格健壮却不是猛男型的。

    他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身上的肌肉恰到好处,不会让人看了觉得恐怖。

    而陆予宁的力度跟抓痒痒似的,根本就掐不动宴允行。

    “脸更好掐。”

    宴允行将她的手放到自己脸上,示意她脸比较好掐,他腰上没有多余的赘肉,掐了会手疼。

    陆予宁唇角轻扯,没见过有人上赶着让别人换地方掐自己的。

    【诶嘿嘿,宴影帝这不是在心疼宿主的手嘛~】

    9979笑着说道,带有情绪笑声有些贱兮兮的感觉,陆予宁听了眉梢微蹙:“79你正常点,别笑得那么奸…”

    9979:“……”它笑得挺正常的啊!肯定是宿主听错了,它怎么可能会笑得奸?

    【哼!恋爱使人昏头!】

    陆予宁无奈的摇了摇头,小朋友就是小朋友,老喜欢闹小情绪。

    能听到宿主内心想法的9979:“……”

    委屈嘤嘤嘤~宿主居然说它是小朋友,还是个喜欢闹小情绪的小朋友,就差说它是熊孩子了。

    它不是熊孩子!

    它可是这宇宙上最具有智慧的系统!

    陆予宁无法听到9979的内心想法,要是听到的话,或许会开口让它别自恋,也有可能是笑而不语,让它自己体会。

    “等求完平安符,我们就回家。”

    陆予宁点头,他说的回家,是回陆家。

    距离上次在陆家住一段时间之后,跟陆母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很是想她。

    “妈妈说,园明寺的圆清大师说哥哥是阿宁的命定之人。”

    陆予宁歪着小脑袋看着宴允行,漆黑的眼眸里似闪着耀眼的光芒,很亮,亮到让深陷深渊里的人一下子就能抓住这抹光亮。

    借此光芒,在无尽的深渊里找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