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192章 发烧
    陆母给陆望舒复述了一遍宴允行说的话,说完之后,无奈道:“不知道圆清大师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想不明白。”

    她真的想不明白,圆清这么做的原因究竟是为什么。

    要害她女儿的话,小时候大可不必来陆家为小女儿算命。

    陆母叹息一声:“不管圆清大师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我绝不允许他伤害到予予。”

    陆望舒点头赞同陆母的话,不管如何,她也绝不允许有人伤害她最亲的人。

    骆之淳微垂着眼眸看着陆望舒,深邃的黑眸将她的神色都望在眼里。

    “哥哥不睡吗?”

    陆予宁半睁着眼眸定定的看着宴允行,柔弱无骨的小手紧紧抓着他的大手不放开,似在害怕他会离开一样。

    “乖,哥哥会一直在这的。”

    宴允行看出她很缺乏安全感,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低哄她,他会一直在的。

    陆予宁见他没有想要跟自己一起躺着的念头,神色恹恹地瘪了瘪小嘴,随后挪动了一下娇小的身体让出一个位置,表达的意思尤为明显。

    宴允行当然能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也没纠结多久,脱了鞋便躺了上去。

    长臂一伸,将人抱在怀里,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陆予宁的背部,哄人睡觉的姿势很明显。

    “睡吧,哥哥会一直在的。”

    宴允行用下巴轻摩擦着她的发顶,似琥珀色的眼眸泛着光亮,狭长的桃花眼四周略微透着淡淡的红,扑通跳动的心脏处似被什么压住了一样,令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听着富有节奏的心跳声,陆予宁很快便陷入了睡眠当中。

    她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跟宴允行说的,但沉重的眼皮让她难以睁开眼睛,混乱的思绪也令她很难集中注意力做事情,最后只能选择休息。

    天空蓝的大床上,两人相拥而眠。男人宣示主权似的把少女抱在怀里,娇小的身躯在男人的高大面前,显得尤为小巧玲珑。

    陆母透过狭小的缝隙看着二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本以为事情在慢慢变好,却未曾想过会发生这种意外。

    陆母出神的望了他们好一会儿,最后动作小心的关好了门,门关上的那一刻,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轻微的声音令男人似蒲扇的羽睫轻颤了颤,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顿,仍旧轻柔的拍打着少女纤瘦的背部。

    傍晚。

    宴允行察觉到怀里的可人儿跟个小火炉似的,很是热乎。

    突然的热度令男人心有余悸,昨夜的一幕似又要重演一遍一样。

    宴允行伸手摸了摸少女潮红的小脸,察觉到她的不正常之后,连忙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陆望舒。

    “乖宝、乖宝你醒醒!”

    上楼的声音由远及近,陆母率先开了门。

    “允行,予予怎么了?”

    陆母担忧的声音略微带着颤意,她看见小女儿脸上不自然的潮红,一下子就红了眼眶。

    陆望舒带着家庭医生紧跟其后,家庭医生连忙走上前给陆予宁检查。

    骆之淳看着眼眶通红的宴允行,而后视线落到床上的少女身上,心里并没有什么动容。倒是见到陆望舒情绪低落之后,心里才有强烈的情绪波动。

    大家都紧张的看着家庭医生,只要家庭医生蹙起眉宇,他们的心就会揪起来。

    家庭医生将听诊器收好,随后起身朝陆望舒以及陆母开口汇报:“夫人、大小姐,恕我资历浅薄,建议送小姐去医院做全套检查比较好。”

    他也挺无奈的,自己检查出来的结果是着凉引起的生病,但再深入研究,又不像是普通的着凉。

    怎么说呢,病人的身体此刻很虚弱,脉搏异常弱,似命不久矣的感觉。

    这些他都不敢跟陆家人说,怕她们接受不了,而且自己也觉得很是蹊跷,有些担心是自己误诊了。

    “小岑啊,你跟我直说,二小姐这个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

    陆母看出岑圣峰有话要说,但又不说的神色,直接问他是怎么回事。

    因为陆家情况特殊,每代陆家人都会资助一些人学习,如果有意愿学医的话,会着重培养。

    最后这些人可以选择出去当医生,也可以选择留在陆家当家庭医生。

    岑圣峰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对于陆家的情况不是很了解,听到陆母说床上躺着的少女是二小姐,还是有些惊讶的。

    原来这个就是陆家二小姐,一直听到周围的人提起过,却从未见过。

    岑圣峰将自己的诊断都跟陆母说了,说完之后,还加上一句不太确定的话:“建议送二小姐去做一套全身检查,现在的医学设备很发达,会找到原因的。”

    岑圣峰说完之后,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尖。

    没想到第一次为陆家效力,如此的不靠谱。

    “备车,叫老刘赶紧来。”

    陆母当即开口让陈妈去让司机老刘备车,她们要送陆予宁去医院。

    陆予宁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了陆母的话,当即虚弱开口:“不、不去。我不去医院。”

    说完之后,她往宴允行怀里钻了钻,似在寻求一个避风港一样。

    宴允行五指并拢紧紧握住,他明白陆予宁为什么不去医院。

    一个是她很抗拒去医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她担心自己的身份会暴露。

    现在是特殊情况,外面有人时刻盯着他的行动,如果陆予宁去医院的话,肯定会被查到。

    “予予!都这个时候了,咱们就不要……”

    “妈,我不要去医院。”

    陆予宁睁着杏眸迷糊的看着陆母,潮红的小脸上十分执拗,似乎要是谁敢带她去医院,她就跟谁急。

    陆母无计可施,将希望放在宴允行身上,希望他能开口劝小女儿去医院。

    宴允行抿着薄唇,还未等他开口,陆予宁又开口了:“别劝了,让医生给我开点退烧药就可以了。”

    说完之后,她又咳了几声,每咳一下,都能让人心里感到愈发沉重。

    陆母急得落泪,只好听她的话,让岑圣峰去开药。

    岑圣峰有些为难,夫人怎么由着二小姐胡闹?

    最后他求救似的看着陆望舒,可惜陆望舒没看他,他只好去开退烧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