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201章 ‘家暴’
    “什么时候结婚?”

    宴景行往旁边轻瞥了一眼,见自家弟弟专心致志的洗着手,一副将自己与外界隔绝的模样。

    宴允行抽纸巾的手一顿,声线清冷:“把惹人烦的苍蝇解决掉就结婚。”

    “嗤——”

    宴景行嗤笑着,声线慵懒问:“行不行啊?要哥哥给你援助吗?”

    宴允行擦手的动作一顿,微掀起深邃的目光冷漠的看着他,冷声道:“嫂子说你不行?”

    言外之意就是,左雪媛说过他不行,他才会说别人不行。

    宴景行略微上扬的嘴角僵住,呼吸微重,随即脸色阴沉一片。

    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宴允行就掠过他身边离开了。

    直到回到包厢里,宴景行的脸色仍然是难看的。

    左雪媛见到宴景行略微铁青的脸色,柳眉轻挑,再看看宴允行的脸色,弯了弯唇角。

    原来是怼不过弟弟,闹情绪了。

    啧,都一把年纪了,还是这么幼稚。

    “尝尝,这玉米汤挺甜的。”

    宴景行微垂着眼眸,视线从玉米汤移向女人含笑的小脸上,不悦的神色才稍有缓和。

    还是自家老婆疼自己,而面瘫弟弟是来自己的!

    宴家两兄弟,一个喜甜,一个不喜甜。

    喜甜的是大儿子,一有不高兴让他吃点甜也许情绪会好一些。

    不喜甜的自然是二儿子,对甜不感冒,几乎是不碰的那种。

    不过因为有个喜甜的老婆,二儿子渐渐碰了甜。

    其实小时候两兄弟还挺幼稚的,每次看对方不顺眼时,都拿这个来说事。

    一个说要建个甜厂在对方身边,而另一个则是把产甜的都抓起来关住,直到不敢再产甜为止。

    一顿饭下来,大家看起来都很满意。

    出包厢前,左雪媛握着陆予宁的手温柔道:“小宁,你什么时候让我去教你画画啊?”

    小姑娘娇娇软软的,特别惹人怜爱。

    陆予宁微微偏头看了眼宴允行,唇角带笑的看着左雪媛:“应该很快了。”

    现在她暂时不能给左雪媛一个准确的时间,不过今晚回去跟哥哥商量,应该就能得出一个准确时间了。

    左雪媛略微遗憾,“好吧,要是可以了,可得第一时间告诉我。”

    “嗯嗯,谢谢大嫂。”

    陆予宁朝她甜甜的笑了笑,杏圆撩人的美眸弯成了月牙状,明媚动人。

    两人依依不舍的告了别,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

    宴允行先出的包厢,而宴景行和左雪媛还在包厢里待着。

    “真可爱……”

    左雪媛低声呢喃着,眉眼弯弯的看着紧闭的包厢门。

    她的话让宴景行十分不满,似小孩子赌气般地开口:“哼!也不知道怎么把人家小姑娘拐回来的!”

    左雪媛闻言,先是轻笑了几声,而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她笑得花枝乱颤,逐渐变得毫无形象。

    宴景行蹙眉,生怕她会笑到肚子抽筋,连忙开口:“老婆,别笑了。”

    左雪媛慢慢地忍住笑意,声线因为笑太久而变得沙哑:“宴景行,你还好意思说你弟弟?当时你追我时不也使用了一点小手段吗?”

    被她这么一说,宴景行神色变得不自然:“我是我,他是他,能比吗?”

    说完之后,委屈道:“老婆,我可是你老公耶!不帮我就算了,还说我!”

    狭长的桃花眼一委屈起来,煞是惹人怜爱。

    左雪媛也笑够了,见枕边之人闹起了小情绪,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柔声到:“好好好,我不笑了,回去给你做你最爱的糕点可以了不?”

    宴景行似小女人一样哼唧了两声,算是答应了她。

    谁能想到稳重的宴老板会像个小孩子一样闹脾气呢?

    出尚悦的宴允行并没有在外面逗留,而是抱着陆予宁坐上车子回了家。

    “哥哥不在时,又偷偷吃了很多肉食?”

    回到家的陆予宁跟宴允行撒娇似的说肚子难受,拉着他的手让他帮忙揉揉。

    宴允行摸上少女鼓起的小肚子,剑眉紧蹙。

    “阿宁才没有,明明是胃太小了!”

    陆予宁噘着小嘴心虚地反驳着,似水洗黑葡萄般的杏眸轻微闪烁着,不敢直视男人深情款款的桃花眼。

    宴允行见她闪躲着自己的眼神,哪能不知道她这是在嘴硬?

    无奈的曲起手指往她饱满的额头上轻弹了一下,低沉的音色里带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你啊你,就是不长记性。再有下次,看哥哥怎么收拾你!”

    陆予宁瘪着小嘴,小脸皱巴着,似吃痛地捂着被宴允行弹过的地方,委屈地嚷嚷道:“呜呜呜,阿宁被哥哥‘家暴’了!”

    “阿宁太可怜了呜呜呜~吃多点都不行!前段时间也不知道是谁让阿宁吃多点的,今天却翻脸不认人,世风日下啊~”

    一旦被戏精上身,想停都停不下来,甚至分分钟都可以去奥斯卡领奖。

    宴允行眼角微微抽搐,看着装哭的少女,精细的眉宇里盈满了无奈。

    他也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少女假哭。

    陆予宁见他不搭理自己,觉得没劲,扑进他怀里不满道:“哥哥你怎么回事?怎么都不配合我的?”

    还没等宴允行开口,又听到少女软糯的声调惊讶道:“我知道了!网上说情侣之间新鲜感一旦过了,就会迎来感情危机。所以哥哥是要准备跟阿宁冷战了吗?”

    “还是说哥哥要跟阿宁……唔唔唔……”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像捏鸭子一样捏住了她的嘴,导致她的话没办法继续说出来。

    “看来我们家乖宝以后是要当影后的人,这精湛的演技,哥哥都自愧不如。”

    “还有这小嘴,甜是甜了些,但也是一把让人不省心的嘴。”

    宴允行咬牙切齿地说道,再不说教一下,以后还得了?

    “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学了个遍,是想要气死哥哥吗?”

    宴允行被气得胸口猛烈起伏,他这颗心挖出来也是刻着陆予宁的名字。

    陆予宁闹腾了一会儿,见男人不悦的神色,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讨好似的朝他弯了弯眉眼。

    “阿宁错辽。”下次还敢!

    被捏着嘴巴,所以说出来的话有些含糊,但这并不妨碍宴允行能听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