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202章 百年荷花精
    嘴巴被松开,陆予宁冲他笑了笑,露出了整齐洁白的贝齿。

    “啵~”

    陆予宁微仰起头讨好似地在男人的俊脸上吧唧了一大口,还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阿宁跟哥哥开玩笑的,哥哥最爱的就是阿宁了。”

    陆予宁似撒娇的猫儿一样,小脸往他的胸膛处轻蹭了几下,而后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被她这么一弄,宴允行心里哪还有气?

    不过他仍旧摆着一张臭脸,省得到时候陆予宁觉得他好哄。

    但陆予宁都跟他在一起那么久了,日夜相处,哪能看不出他现在的心情如何呢?

    “放松时间结束,我们开始谈正事。”

    陆予宁顶着一张白嫩又严肃的小脸面对着宴允行,漆黑明亮的杏眸也含着正色。

    宴允行剑眉微挑,看着她这样,也不由得正色了起来。

    “嫂嫂她是百年荷花精。”

    所以宴景行夫妇见到她从猫形变回人形一点儿也不惊讶,就是因为左雪媛本身也很令人不可思议。

    宴允行琥珀色的眼眸闪过一丝诧异,没想到他哥居然能搞定一只百年荷花精。

    “哥哥也没想到吧?阿宁也没想到呢。”

    陆予宁望着宴允行的俊脸,圆润饱满的粉唇张张合合的,像是把话匣子的开关给打开了一样,小嘴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堆话。

    “怪不得嫂嫂身上有一股清香,好好闻啊。她还跟阿宁说一些趣事,可惜哥哥你们回来得太早了,要不然阿宁还可以听到很多有趣的事情。”

    中途两兄弟一起去了趟卫生间,于是包厢里的两位女性就聊起来了。

    本来她们对彼此的第一印象就很好,再加上两兄弟的关系,自然是相处得来,交谈一番之后,更是相见恨晚。

    “好想再跟嫂嫂见面啊……”

    娇软的声音里带着期待,像是恨不得现在就去跟左雪媛见面一样。

    宴允行见她提到左雪媛时,眼眸亮晶晶的,恍若夏日星空里的繁星,明亮璀璨。

    才见了一面,陆予宁就对左雪媛表达出浓厚的喜爱之意,让宴允行忍不住吃味。

    “就这么喜欢她吗?”

    宴允行伸手往她白嫩的小脸上轻捏了一把,低磁的嗓音里略微含着一股酸意,知晓他情绪的人一听就能听出来。

    陆予宁:“……”这都能吃醋?

    【宴影帝是个占有欲十分强的人,无论宿主对哪种生物表达出喜爱之意,宴影帝都会对此吃醋。】

    好像是真的,哥哥吃了好多次醋。

    “哎呀,美女谁不喜欢呢?”

    陆予宁瘪着小嘴,温柔又香香的美女谁不喜欢呢?

    陆予宁很会惹人生气,也很会哄人。

    比如此时,“不过阿宁最爱的人是哥哥哦~”

    宴允行轻叹了一口气,拿她没办法:“你这张小嘴儿,有时候说的话让哥哥有种冲动想把它给堵住,有时候又像是藏着蜜糖一样,尽会说些花言巧语哄哥哥高兴。”

    陆予宁冲他吐了吐小舌头,灵动的美眸里闪过一丝狡黠之意,煞是娇俏。

    “我在跟哥哥说正事呢!哥哥别把话题给带歪了。”

    陆予宁皱着小鼻子不满的朝宴允行嘟哝着,她明明在说左雪媛的事,怎么又开始哄人了?

    宴允行:“……哥哥没把话题带歪。”

    陆予宁闻言,美眸圆瞪,眼神奶凶奶凶的看着他。

    宴允行薄唇微合,像只被训斥的猛虎一样,不再说话。

    “哥哥好乖啊,真棒!”

    陆予宁满意了,小脸上扬起灿烂的笑意,还奖励似的抬手摸了摸宴允行的脑袋。

    “我们临走前,嫂嫂问阿宁什么时候请她来教我画画,哥哥觉得什么时候让嫂嫂来好?”

    说来说去,她就是想早点见到左雪媛。

    不过见她到晶亮的眼眸,宴允行如实的回了她:“都可以啊,只要她有空。”

    按现在的情况来看,让左雪媛来澜庭星苑是可以的。

    “芜湖~阿宁今晚就跟嫂嫂说!”

    陆予宁其实很喜欢跟左雪媛待在一起的,因为左雪媛身上不仅香香的,还有一股很浓厚的灵气,她很喜欢。

    【宿主可以多跟大嫂待在一起!】

    【大嫂是百年荷花精,身上的灵气很充裕。最最最重要的是大嫂以前居住的地方有锦鲤,欧气特别足,大嫂身上多多少少都沾染了一些欧气,这个对宿主而言也是很有益处的。】

    听了9979的话,陆予宁明白了自己跟左雪媛近距离独处时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她明白之后,小嘴凑到宴允行耳根,如实的跟他解释着自己为什么喜欢跟左雪媛一起待着。

    “当然啦,嫂嫂的性格也很好,阿宁也很喜欢的。”

    宴允行闻言,弯了弯唇角,温声道:“知道了,哥哥都知道了。”

    “要现在跟她说吗?”

    宴允行拿出手机递给陆予宁,询问她要不要现在打电话跟左雪媛提前说一声。

    陆予宁拿出自己的手机,娇笑道:“嘻嘻,嫂嫂已经加上阿宁的联系方式啦!”

    宴允行:“……”自己就出去了一小会儿,陆予宁跟左雪媛已经聊了很多,还加上了联系方式。

    陆予宁一发信息给左雪媛,对方立马就给她回了信息,没一会儿两人就聊得热火朝天了。

    宴允行看着陆予宁跟左雪媛聊得忘乎所以,眉宇里有些无奈。

    而他也想起自己有事要跟宴景行说,跟陆予宁坐在一块,给宴景行发了几条信息。

    宴景行:【赶紧打钱!我老婆可不做免费劳力!】

    宴允行眼睛都不眨直接给宴景行转了账,而后又回了几条信息给他。

    等了片刻,宴景行并没有回他,他又发了条信息,结果看到手机上的红色感叹号,剑眉微拧。

    宴景行把他给拉黑了。

    刚想拨电话过去,手机屏幕上方弹出了一条请求添加你为好友的信息,加他的人是左雪媛。

    宴允行嗤笑一声,直接退出通话页面点进微信点通过。

    直接跟当事人说就好了,何必还隔着别人聊?

    宴允行跟左雪媛说明了自己的来意,然后退出聊天页面,重新点进宴景行的个人页面,在拉入黑名单那一栏里点了一下,见到绿键才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