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212章 坍塌事件
    听到宋稚这么一说,宋建山气到直捂胸口。

    他扬了扬那只被吉雨萍握住的手,却发现平日里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吉雨萍力气大得很,此时正死死的抓住自己的手,似乎是害怕自己再打宋稚。

    一个两个的都来气他,宋建山重重的挥开了吉雨萍的手,冷声道:“你们母子俩好得很!”

    宋建山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生气地离开了病房。

    他走时还重重的甩上了房门,闭起来的房门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响。

    幸亏这是VIP病房,门比较坚固,不然被他这么一甩,可得坏掉。

    被挥开的吉雨萍身形不稳的往后退,腰部磕到了床边桌柜,痛到不由得闷哼了一声。

    宋稚听到吉雨萍的痛苦呻吟声,走过去扶住她,低声问:“母亲,还好吗?”

    近距离看宋稚的脸已经肿起来了,吉雨萍心疼地不行,忍着痛意把在家带来的保温盒放到身后的桌子上,柔声问:“小稚,脸疼不疼?”

    宋稚动了动被打的左脸,痛意顿时袭来。

    “没事。”脸上的痛也比不上心里的痛。

    吉雨萍看着宋稚倔强又坚强的神色,不由得有些出神。

    小时候的记忆宛如还在昨天,眨眼间人就长大了。

    “小稚啊,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你别跟你爸顶嘴了,这样对你们父子俩都不好。”

    “你可是我们的命啊,没了你我们可怎么办啊?”

    吉雨萍苦口婆心地劝道,虽然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父子俩为了什么会发生争执她是知道的。

    但事已定局,说再多也没用。

    “母亲,为什么?”

    吉雨萍的话也刺激到了宋稚,他难过地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想。

    男孩怎么了?男孩就一定要继承家产吗?女孩也行啊!

    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重男轻女的时代也要跟着翻篇。

    为什么他们还要这样做?那也是一条人命啊!

    宋稚没办法跟吉雨萍大吵大闹,他把所有的情绪都表达在眼睛里,悲哀不已。

    吉雨萍眼神微闪,神色复杂的看着宋稚。

    她知道宋稚这句话是在问什么,但又能如何?

    最终吉雨萍只能给宋稚这个答案:“在宋家,你们始终不一样。”

    宋稚觉得他们的思想恐怖至极,他想逃离。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又能如何逃离呢?

    “如果、如果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还会这样做吗?”

    宋稚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问道,黝黑的眼里有些麻木,此时正复杂的看着吉雨萍。

    刚刚从宋建山的态度里,他知道了一个悲哀又气愤的答案。

    他想在吉雨萍身上得到一个不同的答案……

    兴许是因为这样想,宋稚的眼眸里微闪着希翼,那点希翼宛如溺水的人看到浮木时所表露出的情绪。可最后因为浮木太小,且又远离岸边,往生的希望破灭。

    “小稚,我们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宋家的未来只能交到你手上。”

    宋家人丁稀薄,每隔两代人才生出这么个子孙,但那些子孙似中了诅咒一样,都死了。

    现在想想,这也许是报应吧。

    现在的宋家子孙只有宋稚,宋家的一切只能交给他。

    可宋家的人如狼似虎,就算他们的预备继承人死了,也不想让身体弱的宋稚当继承人。

    所以身为父母的他们,只能不择手段去治好宋稚。

    如此一来,那些人也无法再嘲笑宋稚,而宋家的继承者也只能让宋稚来当。

    “我知道了。”

    宋稚低垂着头,一滴晶莹的水珠滴到地上,豆大的泪珠立马在地上晕染开来,与地板融为一体。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宋家的财产。

    “你别想太多,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快躺下。”

    “妈给你炖了补汤,赶紧趁热喝,把身体养好了才是最重要的。”

    吉雨萍不想宋稚再提那个话题,于是打开自己带来的保温盒,里面装的是她亲自熬了几个小时的补汤。

    对,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

    宴允行说了,他得保管好这颗心。这是小宁的心,必须得保管好。

    吉雨萍见宋稚站着不动,身子轻微抖动,以为他是病房了,连忙扶着他让他躺到床上。

    “小稚,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心口很痛?”

    吉雨萍紧张的询问着宋稚,言语里带着慌张之意,似特别害怕他会出什么事。

    确实,要是宋稚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我没事。”

    宋稚抿着苍白的薄唇低声呢喃,微湿的羽睫似蒲扇一样轻闪着。

    “真的?妈看你身体好像不是很舒服…”

    吉雨萍不太相信他的话,担心他在逞强。

    “真的,母亲不是说熬了补汤吗,我想喝。”

    宋稚语气平缓地说道,透着水光的瞳仁深处麻木又痛苦。

    他们不要小宁,他要。

    吉雨萍听到宋稚主动说要喝她熬的补汤,脸上顿时扬起笑意,声线温和:“对对对,喝补汤、喝补汤!”

    以前那些补汤都是自己强迫宋稚喝的,现在他主动提起来,让吉雨萍高兴不已。

    ……

    “今日十点三十五分,由广礼修建的‘虹湖’工程出现坍塌事件。”

    “此次坍塌的建筑物是B栋建筑,得幸B栋建筑的工人当时并未在里面施工,无人死亡。但因为波动太大,造成了八名工人受伤,目前已前往第一医院医治……”

    字正腔圆的记者正在现场报道本次坍塌事件,此次的事性命攸关,很快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顷刻,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虹湖’工程所建的楼盘是用来发展服务业的,所建的建筑都是提供给他人使用,现在出现坍塌事件,事态很严重。

    不管其他建筑物有没有问题,这项工程是废了。

    这是一项由远帆提出,广礼成为投资的工程。

    两方在这项工程里分工明确,广礼是施工方,而远帆则负责提供施工材料。

    现在出现坍塌事件,要么是设计不合理,要么是施工材料不合格。

    无论怎么说,这件事对两家公司都有很大的影响。

    在事情还没查清楚之前,两家公司的股份都呈下降趋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