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先生,我们婚途同归 > 173.请明世隐帮忙
    眼下刚接到刘薇的单子,大家一时还挺高兴,但看到单子上的产品要求,一个一个又开始打退堂鼓,不是他们不想挣钱,而是这要求过于的高,以他们工厂现在的机器设备,根本达不到他们想要的产品合格率。

    其中一个李厂长一脸尴尬的开口“刘总啊,这个质检要求是不是太高了,我们现在可能还完成不了这批产品的要求。”

    刘薇笑着“大家有困难可以跟我提。”

    “机械陈旧,标准性降低了不少,想要彻底改变,估计我们要换机器。”

    “张厂长,如果现在购置新机器需要几天时间。”

    “如果有二手的话,运输需要两个周,但临时去找,怕是找不到二手机器。”

    刘薇陷入沉思“行,这件事暂且放下,我手里这批订单,可以达标的工厂先在我这领产品,先生产一批,剩下这批我在想办法。”

    那李厂长有些不死心,“刘总,你可不能就把我们扔了,我们可是签了意向书的”看着几个程度好的厂子已经拿到活了,他有点着急,年底还想在挣点钱回家过年,因为生产机器老旧问题放弃属实有些不甘心。

    “放心李厂长,我这两天内给你答复。”

    会议结束之后,小松统计了第一批成品安排的时间,一脸愁容的来到刘薇办公室“老大,不行,还有60%的产品没人接。”

    她挂了电话回头看着他“我知道,帮我定下回上海的机票。”

    刘薇带着小松匆忙回到上海,跟明哲汇报了情况,他一脸质疑的看着刘薇“你确定吴厂长会借给你?”

    她摇头“不确定,但我有一半的把握,眼下只能试一试了。”

    “行,安排吧,我晚上请运输的吃吃饭,你那边有消息尽快通知我。”

    刘薇回办公室之后让小松准备了些过节的礼品,自己在办公室给明世隐打电话。

    他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有些意外,“难得能接到你的电话。”

    “老大,有时间吗,我请你喝咖啡。”

    他挑眉“你回北京了?”

    “没,还在上海。”

    “那你请我喝哪门子的咖啡?”

    “你可以飞上海呀,上海的风景这么好,温度适宜,适合过冬。”

    他一脸黑线“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懂她者,明世隐是也。

    “我想借吴厂长的机器用。”

    吴厂长手里这些机器根本用不完,他这次接了沈冰的活,量虽然大,但都是简单操作,不至于要开全部机器,空闲的那些可以借出去,挣一些租赁费。

    可以自己跟吴厂长的交情,他不会轻易租赁给自己的,所以她需要强攻辅助明世隐。

    “薇薇,你现在比我还会投机倒把。”明世隐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咖啡杯,“我还真有点想念你做的咖啡了。”

    她眼角带着笑容“我帮你订机票,一定伺候的让你万分满意。”

    “我只有一晚上的时间,能不能靠我的面子借到,就看你的了。”

    然后刘薇亲自给他定了机票,亲自去机场接的他,车上两个商量了一下措辞,然后就去了早已经定好的餐厅包间。

    吴厂长迟了半个多小时才带着两个助理踏进包间,一进门就先跟明世隐握手“明总,我迟到了。”

    “自罚的酒不能少。”

    “一定一定。”

    小松围着这几个人一人倒了一杯红酒,刘薇这才开口“吴厂长,您给我们面子来吃饭,我这得表示表示心意。”说着一杯酒入肚,看的对面的几个助理眼睛都直了,见过豪爽的,没见过白酒当白开水喝的女强人。

    吴厂长一脸笑容“你这个小丫头,有点本事,我竟然不知道你跟明总之前的关系,我看你俩啊,挺合适。”

    刘薇不想打破这气氛,没反驳,“您想给我俩牵红线?明总可看不上我。”

    吴厂长笑着,却不敢在往下延伸,毕竟明世隐没开口,这话题就终结了,心里开始敲着小鼓,想着他俩究竟是什么关系,难不成是明世隐的女人?

    一顿饭下来,吴厂长大概知道是什么意思,刘薇能出机器的原价来租赁,确实是给足了面子,中间有明世隐做担保,这单买卖不亏,临走之前拍着刘薇的肩膀,喝的晕乎乎的赞许“你这小丫头,性格好,我老头子喜欢,我们下次,在聚。”

    然后就让助理塞进车里,扬长而去。

    明世隐看了一眼手表,现在离去机场还有三个小时,“看来咖啡是喝不上了,等你回北京好好款待我吧。”

    刘薇点头,脸上因喝酒而红润的面颊多了几分疲惫“老大,谢了。”

    “跟我去散散步吧,这边江边夜景还不错。”

    他迈着长腿率先往外走,她快步跟上,“我想不通,你跟沈冰叫什么劲,这单生意就算你咬牙拿下来,也没什么利润了吧。”

    刘薇笑了笑“不是我跟他较劲,是跟自己较劲。”

    他有些不解,“日子过的太舒坦了?想给自己点刺激?”

    “那倒是不至于。”她看着不远处风景,夜灯照亮了整座城市,五彩缤纷,靓丽多姿。

    “开始只是想早点完成下半年指标,早点回北京过轻松日子,没想到在上海接这批订单的时候,看到开发商赔本做着买卖,那时候,我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

    他挑眉“你这单生意是哪个领域的?”

    “新分子材料,开发商是一个小科技公司,主要是做半导体这块的研究,因为一直被国外新型产品限制,他们每年的成绩都不如意,疫情来了,他们几乎是在破产的边缘行走。”

    明世隐皱眉,不应该呀,做新分子材料的公司怎么可能会缺钱,订单应该一笔有一笔的来。

    “你肯定不信,我开始也不信,等我过去考察的时候,看见一群二十五六岁的研究生拿着微博的工资却十分热爱他们的科研成果的时候,我也惊呆了,这个世界不是那么公平,有一群人都在我们看不到的时候,逆风前行。”

    明世隐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为什么不帮他们申请国家的科研项目补贴资金?”

    刘薇摇头“咱们国家的科研项目补贴资金有限,像他们这样的小科研所太多了,根本轮不到他们头上。”

    “所以你打算帮他们解决下游问题?”

    她点头“我没有跟沈冰较真,也不想跟他挣什么,只是做自己该做的。”

    他停下脚步,伸手揉了揉她的长发,“做的对,我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