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先生,我们婚途同归 > 175.结婚了
    公司进入年关,刘薇又忙着操心结婚的事情,每天回家之后还要被沈冰拉着去试婚纱,几天折腾下来,头疼脑热浑身发软的症状跟着就来了,她裹着毛毯喝了一口热水,回床上继续睡觉,沈冰从厨房给她熬了姜汤,她一闻到那个味就想吐。

    沈冰威逼利诱的让她喝了一碗,来第二碗的时候,她死都不喝,简直要命。

    然后接下去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她连续吐了一晚上,精神不佳的从床上爬起来,去医院做检查,沈冰初步怀疑是吃坏了肚子,带着进医院的时候,一脸担忧。

    好在周文景值班,直接进了绿色通道,肠胃科的医生看了一眼抽血报告,沉稳开口“去妇科看看。”

    这一句话让人摸不着头脑,也不说是好还是坏,如果是严重的疾病,沈冰都不敢想,他倒是希望是怀孕。

    妇科只有一个实习医生在,手头还拿着资料书,接过沈冰递过来的化验单,详细看了一眼“六个周了,有点前期孕吐反应,晚上吃点清淡的,问题不大,记得按时来产检。”

    这一句话说的两个人都惊了,上次出差在上海的时候,确实没带套,这命中率也未免太高了。

    回去的路上,沈冰激动的一路说个不停“这么快就要准备儿子的东西了。”

    她白了他一眼“谁说是儿子,我喜欢女儿。”

    “那就一起准备,反正儿子女儿我都喜欢。”

    到家后,他耐不住性子,大半夜的给父母发信息,说薇薇怀孕了,老两口半夜起床上厕所,也就多看了这一眼手机,激动的后半夜直接没睡觉,两个人买了最早的飞机来北京。

    一进门就把大大小小的包裹放进冰箱,一脸嘱托的开口“薇薇啊,你公司年底没什么大事的话,每天早点回来,我给你炖鸡汤喝。”

    她一脸无奈“妈,我这才怀上,不用那么补吧。”

    “要的要的。”沈爸在一旁无比认真的说着经验“当年你婆婆生沈冰的时候,我顿顿给她喝鸡汤的,你看沈冰考大学,毫不费力,很补脑子的。”

    她本来想反驳自己没喝鸡汤考大学也不费力,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他们盛情难却,自己啪啪打脸也不太好。

    然后接下去一个月,他们一边应付父母,一边准备婚礼。

    直到婚礼当天,刘薇都跟做梦一样,穿上了自己喜欢的婚纱,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

    会场来了很多人,杂七杂八的,大部分都是单位内部的人,毕竟有疫情的原因,大家也不敢太放松,刘薇走了整个流程后,当着众人面带了婚戒,一脸幸福的拍了全家福。

    两头的老人无比开心,相互热情的举杯庆祝,她因为怀孕只能被沈冰小心翼翼的握在手心不敢放松,全程下来,她看着沈冰前后几十桌的举杯感谢,伺候好所有人,他喝的半醉,车子来的时候,猴子把他送上车,看着刘薇“你们回去吧,这里我跟大军帮你们收拾。”

    刘薇怀着一万分的感谢上车离开,沈冰红热的脸颊趴在她的肩膀上“老婆,我今天太开心了。”

    “我看出来了,没见过你喝这么多酒。”

    “我本来也不想喝太多,想着晚上还要伺候你,明世隐这家伙听说我要当爹了,拿着一瓶白酒灌我,我现在都有点后悔交友不慎了。”

    刘薇笑着举了举手机“他可是给我们俩包了很大的一份红包。”

    他眯了眯眼“六十六万?”

    片刻皱眉“这算不算他偷税漏税?”

    她无奈拍他一下“你说呢?”

    两个人回家之后,沈冰帮她放热水洗澡,趴在浴缸旁边险些睡着,刘薇拆了头上的各种发卡,回头叫了一声沈冰,见他没动静,这才起身来卫生间找他。

    “口水都流进浴缸里了。”

    她开着玩笑,拍着他的后背“去换下睡衣,今晚早点睡。”

    因为怀孕,她浴缸的水都不敢放太热的,泡了一会就立马出来,沈冰进来刷牙洗脸,酒劲已经过了,一脸开心的搂着她的腰“明世隐想要做咱们儿子的干爹,让我拒绝了。”

    她挑眉“没事收收压岁钱挺好,干嘛拒绝他?”

    “我怕他抢我光环。”

    刘薇笑着“想不到你也有怕的时候。”

    “我怕的时候多了,你都没看见。”他刷完牙搂着她去沙发上躺着,还专门开了空调,怕她着凉点了暖风系统。

    “以前是怕你不跟我结婚,后来是害怕你不跟我复婚,最近又怕你不给我生孩子。”

    她无语“和着你所有的害怕都是因为我?”

    “差不多吧,上学读书考试也没这么费脑过。”

    她侧脸看着他“我就好奇,你究竟看上我哪里了,从学校到毕业,在到工作,这么多年,你看上我什么了?”

    这话问的,他也很难回答,“你想听什么答案?”

    “那肯定是你的真实答案,不要拿好听的糊弄我。”

    他笑了笑“你刚上大一的时候,是我接的你去宿舍,你都不记得了。”

    她一愣“怎么可能!”当时她确实没在意是谁,只知道有人送她去宿舍自己省的到处找了。

    “我当时还在想,自己在学校的魅力也很大,怎么会被一个大一学妹给忽视,后来才知道你把我的记录打破了。”

    “所以你在活动楼门口跟我表白,只是为了一时不平?”

    沈冰捏着她的鼻子“我是那么肤浅的人?”

    他继续开口“那一次确实很喜欢,我们第一次见面和第二次见面,时隔三年,我都能一眼认出你,说明我们就是有缘分。”

    “你什么时候信这些东西了?”

    “不信不行,月老不给我牵线,只能靠自己。”沈冰蓄著一头短发,鼻梁高挺,双眼深邃,不似小鲜肉那般过于面部饱满,却棱角分明,唇角是刘薇最喜欢看的地方,唇形不厚不薄,立体而灵动,淡淡粉色一张一合间能看见洁白整齐的牙齿透着光。

    刘薇微微收回目光,这么明目张胆的打量自己的男人反而显得居心叵测,马上都是做妈妈的人了,似乎不该往这方面瞎想。

    “你在想什么?”他打断她,近身吻了一下她的唇,让原本可以避开的刘薇险些失了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