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九十五章 摊牌
    何雨柱刚放下毛巾,把屋里灯打开。想倒杯水解解渴。刚才讲了那么多话,嘴有点干。

    “啪啪啪。”

    有人敲门。

    “进来,门没插。”

    易忠海开门进了厨房。也没多说,反手就把门关上了。

    走进了里屋,看到何雨柱家的沙发凳什么的也是一愣。结婚前还没有呢。

    “柱子什么时候买的凳子啊,看着挺结识。”

    易忠海没话找话。

    “坐吧。有事直接说。”

    “柱子,就你今天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让你给我养老。”易忠海上来就想用话压住何雨柱。

    “别”何雨柱又伸手拦了一下。这已经成了他跟不愿意废话的人习惯性的动作了。

    “易忠海,今天你来了,也省的我找你了。在外面给你留着面子,就没找你麻烦。我一大妈照顾我奶奶,她心善。给她养老我辛苦辛苦就认了。

    就你这个德行,我养你什么啊。还TMD的到我家指指点点。开会我奶奶都把你扒的啥都不是了,不老实的在家过日子。院里的事儿你掺和什么?

    你说你干人事儿吗?你为了你胯下那二两***着我跟秦淮茹结婚。你对她什么心思你忘了。想我替你养孩子你得等我真成傻子再说啊。

    行,那是你生理本能促使的。我不多说。你把我们兄妹俩当人了吗?远的不说,何雨水被贾张氏那么骂,你连个人话都不说,逼着我们兄妹俩忍着。

    你连贾张氏都不茹,人家当家长的不管怎么样还知道向着自己家孩子。你干什么呢?你是坑我没够啊。

    棒梗偷我家东西,你连个重话都没舍得说吧~大半夜的我喝了那么多酒,你不管不顾的就想让我去派出所把孩子领回来。我死活你不管。你哪来的脸说我给你养老?你真当那会开完了,我就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许大茂要让我何家断子绝孙,你反而劝我对许大茂忍让。只有我断子绝孙才能安心的给你养老。只有我家里揭不开锅了然后你把属于我的钱施舍给我,让我对你感恩戴德。好让你控制是吧。

    为什么我说秦淮茹欠我1700块钱,你都没怀疑过?秦淮茹告诉过你吧。你俩也商量过吧。你也知道我爸给我留了钱了是吧。

    你知道我10月份请假走了四天干嘛去了吗?我去了趟保定,我想结婚,去跟他打了个招呼,你猜我爸跟我说了什么吗?我爸说他走了以后每个月给我们兄妹汇钱了。你说那钱哪去了?

    舔个B脸上我这找存在感来了?是不是我给你惯的。刚才我把我媳妇打发我奶奶家,我对你们说的第一句话你以为我是说给许大茂家听的?”

    何雨柱不管易忠海脸色来回变换,每句问话都直指易忠海内心。

    “你说你就是个技术工种,我奶奶给你的教训你不记得?谁给你的勇气让你心里怎么膨胀成这个样子了,过了年三线支援的一走。

    你在厂子里除了是个大师傅,你还是个啥。大院里几个大爷?我去街道把你今天的话跟我王姨一说,你在院里的位置都没有了。你有啥?你是个啥?

    一个秦淮茹就把你摆弄的不知左右。你趟炕上睡不着的时候没自我反思一下?连个娘们你都搞不定,你哪来的勇气还来招惹我。”

    “刚才我都撕破脸了。说你给脸不要。你还敢进我屋,你想干什么。来,你说,我听着。”

    何雨柱说完端起茶缸子开始品茶。

    易忠海被何雨柱的那几问给弄的彻底懵逼了。他怎么什么都知道了。他真的去找何大清了?

    看到易忠海在那欲言又止。何雨柱也不愿意跟他废话了。

    “别卖弄你那点小心思了。是不是秦淮茹又跟你勾搭上了?我就直说了。我媳妇只要在院子里受一点委屈,就是你俩暗中推波助澜。还记得我那天给你的四根木棍吧。我媳妇掉一滴眼泪,你们俩活不长。别怪我没提前告诉你。

    你俩那点心思瞒不住别人,连刘海中都受不了你了,那天开会说让你注意影响。你都这个德行了。还被秦淮茹那娘们拿你当枪使唤。你也贱,真让你得着身子了?

    知道我为什么给棒梗拿10块钱吧,满大院都说我何雨柱做人没问题。你俩想搞什么事儿都在我眼里呢。你信不信你俩有点啥动作,不到第二天就有人来告诉我?

    你做人不行,秦寡妇那层皮也被扒掉了。老老实实的上班过日子。下面那二两肉忍不住了就拿秦淮茹欠你的钱去跟秦淮茹买。秦淮茹不答应就让我大妈堵着门要钱去。

    别那么没出息,啥都没尝着钱还没要回来。那钱还有我爸给我的呢。到时候给我悄悄送过来。这事儿要是让大院的人知道了。你就真的啥也不是了。

    要不是看在我奶奶的面子上,今天在外面我还给你留着脸?你走吧。别在我面前碍眼了。”

    何雨柱今天真被气到了。有事儿你找我,欺负我媳妇不行。而且还是帮着外人欺负院里的。

    管你岁数大不大。不要脸的人他也没再惯着。

    易忠海除了进屋的一句话,再就没说出口一个字儿。他对何雨柱的印象完全颠覆了。心里一点准备都没有,几句话把他自以为很隐秘的事情全怼了过来。

    他现在分辨不出来何雨柱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出了门都没缓过来。也没再去找秦淮茹。直接回了后院。

    何雨柱等易忠海走了。也关了里屋的灯,去老太太那屋吃饭去了。

    “都快吃完了啊,还行看样子还给我留着菜呢,谢谢奶奶。”何雨柱笑呵呵的说道。

    “别谢奶奶,你媳妇给你留的。”老太太回道。

    “哥,你跟一大爷聊什么了。我刚才去叫你,在窗户外面看到你跟一大爷说话呢,就没招呼你。”

    何雨柱听见妹妹的话心里一声卧槽,他感觉窗外过了人影,以为是秦淮茹,所以怼易中海的时候说他俩又勾搭上了,易中海没反驳。没准真给他忽悠住了。

    何雨水放下筷子,喝了口粥,问道。

    “哦,没事儿,就是说了许大茂家的事儿,他不知道。我跟他解释了一下。”

    “赶紧吃饭吧,没事就好。要不我把这菜给你热一下吧。”娄晓娥怕她爷们吃凉着了。

    “不用,屋里不冷,下面的白菜还热乎呢。晚上不吃太多,对胃不好。”

    “柱子你吃着,奶奶就跟你说一句。你一大爷犯浑,刚才你说的话雨水都跟我讲了。奶奶不逼你。面子上过得去就行。

    不能让我孙子总也吃亏没反应。要不然真像你说的。连个孩子都不敢动。以后怕是多了麻烦。奶奶欠考虑了。”

    “奶奶,您别多想,一大爷就一工人,能有多大见识。秦淮茹弄他不跟玩似的。神仙难救要死的鬼。

    他爱怎么招就怎么招。那么大岁数了,我不惜的跟他计较。老老实实的过自己的日子。别再来欺负小娥我不搭理他。毕竟有我一大妈呢。”

    何雨柱端着碗把最后一口粥倒进了嘴里。捡着白菜叶子吃了几口就撂下了筷子。

    “嗳,秦淮茹啊,就是个祸害。小娥你要跟柱子学,大气点,别跟个老头子计较。奶奶替你们盯着。有委屈跟柱子说。他给你出头。奶奶不拦着了。”

    “奶奶,我没事儿,就是担心柱子有事儿我着急了。”

    “行了。赶紧收拾完了就回去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