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九十六章 主动出击
    给老太太安顿好了。何雨柱带着媳妇跟妹妹回了自己屋。

    “刚才在奶奶屋,我没说实话。”

    何雨柱对着坐在床上的姑嫂俩人说道。

    “怎么了哥,你是说你跟一大爷说的不是那个事儿?”

    何雨水最先反应过来。

    “嗯。”

    “咱们家以后跟易中海彻底的谈崩了。”

    “柱子,是因为我吗?”娄小娥问道。

    “别瞎说,昨天晚上我不就告诉你了,我忍着他呢,今天只是个由头。早晚的事儿。今天让我原谅许大茂我彻底忍不住了。”

    “不辨是非了,这个人被秦淮茹弄的不当人了。”

    “可能真的是你现在做什么事都藏到后面,给外人觉得你好说话。都来找你妥协。”娄小娥结合昨晚两口子游戏前的对话感慨道。

    “无所谓了,秦淮茹跟易中海已经被剥了外皮了,以后没有伪装怎么直接说都不怕了。

    所以我今天告诉你俩,不招惹咱家还好说,再找你们直接开骂,把这俩人的过往一说,咱们就立于不败之地。”

    “雨水去睡觉吧,明天不是要上学吗?”

    “嗯,行,哥你消消气。咱们家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这日子越过越好,我还等着咱家添丁进口呢,你注意身体。”

    何雨水这话跟谁学的。

    他看了眼娄小娥。

    那傻娘们没听出来啊。

    何雨柱也没提醒他媳妇,知道的越少,越快乐。

    “大姑娘了,别啥话都说,在哪学的你。睡觉去吧。”

    一句话把妹妹打发了。

    何雨水噘着嘴回了自己屋。

    “老公,我是不是很没用啊。怎么你们说的我都不知道。”娄晓娥看到何雨水走了。

    突然的问了她爷们一句。

    何雨柱坐到床上,双手一用力,把媳妇抱在了怀里。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这个院子很复杂,你需要很长时间去了解。你才住进来几天,你看雨水,一个月前在豁出性命的在撮合我跟秦淮茹结婚呢。她今天能懂我说的是什么,也是哇哇大哭疼出来的。也不是在院里生活的太久,熏也被熏懂了。

    再说了。你懂这个没什么用,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在学校所学的是以后干正事用的。你只要记得把这些东西当做细枝末节了解,到时候有个防备的手段就可以。

    不能把它当做重点去钻。本末倒置了,会让你的眼界越来越窄。”

    “柱子,我怎么感觉你比我懂的都多。你怎么那么聪明啊。不亏是我看上的男人。你兜子里的土豆有别的说法吧,咱家菜窖里那么多呢。不是你买的?”

    几句话,娄晓娥的失落就被何雨柱给消灭了,又好奇的问了土豆的事儿。

    这让他心里怎么安排许大茂家有了算计。

    “行了,昨天晚上游戏累着了。赶紧洗漱睡觉了。”何雨柱打断了用髋骨跟他磨的媳妇,也打断了媳妇的问话。

    娄晓娥趴在何雨柱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

    “媳妇,赶紧洗洗。我等不了了”

    .........我是一万字........

    第二天一早啊。

    何雨柱把食堂的事情安排完直接找杨厂长去了。

    “柱子,今天到我这来干嘛。”

    “杨叔,我这是有事来求你了。”

    “好家伙,都叫上杨叔了,看样子事不小。说吧,我听听。”

    何雨柱坐在凳子上组织了一下语言。

    “杨叔,我这不是食堂副主任上任都快满一个月了嘛,手里的工作除了管理一下其他食堂的班长的技能水平,还有纪律问题。其他的干的活都跟原来一样。”

    “怎么着,跑我这要官来了?”杨成钢打断了何雨柱的讲述。

    “您别急,听我说完了的。”

    “嗯,我听着了。”

    “我结婚前,因为跟我的顶头上司关系比较差,所以去找了李富贵,我去辞职了。想继续干我的厨师本行。可是他没同意。”

    “可是昨天他主动找我,假装的劝了我几句,看我意志坚决就退了一步,让我继续管着3食堂跟小灶。其他食堂不用我管。我感觉这里面有事,就随便问了一句职责范围,他轻描淡写的说了我不管其他食堂了,反而这上任一个月以来都没交权的签字权给了我。

    我感觉他可能要在账目上搞事情。所以今天就找您来了。您能帮我把咱们会计约出来,我请她们吃饭。李富贵说最近让我跟李福洋交接,也就这几天,我看咱们安排一下,拿咱们部门总账对应一下我将要交接签字的账本。

    再结合这半年来我三食堂每一种入库食材的重量品相等价值信息对比一下。

    借口我都替您想好了。有人举报我偷拿食堂东西。反正哪天交账,哪天您就把人帮我派下去。不单查了我们食堂,正好把李福洋要让我签字的账本也扣在那。

    没准就拔出萝卜带出泥呢。年底封账决算的时候您可是要签字的,这要是被他们弄点什么手段您不也跟着吃挂劳嘛。”

    听了何雨柱的话,让老杨思索了半天,他不怀疑何雨柱的分析。食堂那点猫腻他作为一个厂长怎么会不明白。再一个,有分管厂长负责把关,出了问题他也就是一个监察不利。

    这个年头也没人敢大鸣大放的搞事。但是何雨柱跟他说,李富贵哥俩要搞事,那账里的事情肯定不能小了。肯定要把这一年多的差额在账本里体现出来。想起了他领导跟他的交代。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于是杨成钢一咬牙。站起身来,也没搭理何雨柱。打开门喊了一声。

    “小孙,出来一下。”

    孙秘书听见老大喊他,赶紧从隔壁办公室走了出来。

    “你悄悄的去财务把老王给我叫过来,问什么事儿就说我有个数没看明白。”

    杨成钢交代了一番。

    “诶,我马上就去。”

    5分钟不到,会计负责人老王进了厂长办公室。

    三人在杨厂长办公室呆了30多分钟。

    何雨柱就先出来了。他到旁边办公室叫了孙秘书一声。

    贴在孙秘书耳边嘀咕了几句。就先回了食堂。

    “马华,到我小仓房来一趟。”何雨柱叫了一声正在生火的徒弟。

    “师父,什么事儿。”马华关了门问道。

    “你拿着我让你每天记的账本,藏在怀里,悄鸟(一声)的到领导楼左边的仓库门口把账本交给孙秘书。孙秘书你认识吧?”

    “嗯,认识。我替刘岚上菜的时候见过。”

    “行,赶紧去,有人问你干嘛,你就说去搬几块石头压酸菜。回来的时候抱一块做个样子。其他的都别问。完事了回我这,我有事交代你。”

    “诶,我马上就去。”

    说完马华开门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