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九十八章 动手
    等姑嫂两个把沙发垫都做完了,何雨水也回屋睡觉去了。

    “老公,你要小心啊,别让我担心。我看你最近回家一直没有多少笑容。怕你心里存着事儿不跟我说。万一你出了问题,咱们家可怎么办,我还没给你生个儿子呢。”

    娄晓娥看雨水走了。也把她的担心跟何雨柱坦白了。

    “媳妇,你放心,老公不能把家里扔下。咱们不是说要生几个孩子呢吗。我这连个动静都没有,肯定好好过日子。放心吧,我这几天是因为易忠海的事儿。

    那天跟他翻脸也是因为他心里没数,我就是琢磨借着什么机会当众跟他撕破脸,让奶奶跟一大妈说不出什么。我担心他被秦淮茹几句话又在院里搞事。那可真是癞蛤蟆上脚面。不咬人膈应人。”

    “一个寡妇,一个老头。你把他们打了也不露脸,你不打他,让他看出来你有所顾及,那俩人肯定蹬鼻子上脸。秦淮茹表演了这么多年,怎么装可怜她可太会了,她要是把易忠海教会了。以后更难缠。毕竟我可是当着大伙的面答应给他养老。”

    何雨柱胡乱编了个理由,先安抚住媳妇。等明天把事儿办完了。就安安心心的准备过年了。

    再有事也是厂里就能解决。用不着利用下班时间,让一家子替他担心。

    “哦,那我就放心了。你去洗洗吧,我跟雨水带着奶奶下午刚洗完。咱们睡觉。”

    一听媳妇说刚洗完,也没问雨水下午怎么没上课。何雨柱就明白媳妇这是想要孩子了。赶紧拉窗帘。

    把热水端回里屋,放到暖气旁边,脱了个精光。一顿擦洗。全程用了不到三分钟。

    毛巾往暖气上一搭,随手拉了灯。

    两口子倒转天地,满足了一下口腹之欲,娄晓娥今天主动了。

    何雨柱体会了一把媳妇的温润。12招之后,娄晓娥彻底动不了。

    何雨柱又是打水一顿伺候。两口子一个守着食堂,一个扶着档把睡着了。

    .......

    “师父,衣服我先放你小仓库,信也写好了,中午我再确认下今天是不是没换衣服。晚上没问题我就动手了。”

    早晨何雨柱查完了食材跟菜品质量就回了小仓库。

    李福洋还没开始搬家,他也没催。

    “嗯,放这吧,除了我也没人敢进来。晚上你自己注意一下就成。中午你拿颗酸菜给李建国送过去,就说让他尝尝咱们3食堂酸菜怎么样。如果可以,让他找人来学习。顺便要回来一颗。咱别赔了。”

    “成,那我先忙着去了。中午的小灶那我就上手了啊。”

    马华最后一句才是重点,自打上次何雨柱让他上了手,他回家也跟他爹娘试了菜,都说味道好。

    他现在正是要表现自己的时候。

    “嗯,今天小灶就是厂领导工作餐,你上手差不到哪里去。加油干吧~!出了问题有师父给你顶着呢。”

    下午铃声响起来,何雨柱就起身准备撤了。

    出了小仓房跟马华打了招呼就出了食堂。

    “柱子,这是要回家啊。”

    何雨柱刚弯腰开了锁,准备推车走人,身后张强的动静叫住了他。

    “强哥啊,这不是快过年了,没有小灶嘛,我就先走一步,里面有马华帮我盯着呢。什么事?”

    “我来跟你说一声,今天下午许大茂他爹来了厂里,登记是找李富贵。许大茂已经调走了。他还来找,我担心对你不利,告诉你一声。”

    张强还是挺够意思的,对何雨柱的事儿挺上心的。也是上次喝酒俩人喝出来真的交情。

    “嗯,我知道了。谢谢强哥了。李福洋这几天就要搬家,等我搬他那屋那天晚上我安排你跟兄弟们喝一顿。结婚那天还存了点酒。正好消灭了。”

    “那成,我就替兄弟们谢谢你了。早点回去陪媳妇去吧。”

    说完何雨柱跟张强打了个招呼就回家了。

    刚进屋,正跟媳妇说晚上吃什么呢。

    外面孙建国的招呼的动静就来了。

    于是赶紧开门把人迎了进来。孙建国跟娄晓娥说晚上要请何雨柱吃饭。也叫了她一声。

    娄晓娥当然不会去,就嘱咐了一声少喝点,放何雨柱走了。

    俩人骑着车回到了孙建国家。跟院里的人介绍了一下何雨柱。就关门进屋了。

    “我做几个菜先热着,等你回来再吃吧。”孙建国进了屋说道。

    “行啊,你饿了就自己吃,我随便。不耽误了。我先去了,太晚了也不是那个事儿,我怕外面有什么意外耽误了。”

    “成。您先走吧。”

    说着何雨柱开了后窗跳了出去。扒着墙头扫了一眼。看到对面胡同蹲着个人,知道这是给自己带路的。

    于是翻墙领着人一边走一边打听,先找到了许大茂家。然后俩人奔着团伙老大家而去。

    “啪啪啪。”快TM开门。

    “谁啊,大晚上的有这么敲门的吗?赶着投胎呢~!找死是吧。”

    “许大茂他爹。赶紧开门。”

    团伙老大开了门。看到一个陌生的老头。

    “你谁?许大茂他爹?跑我这来干嘛。我进去的兄弟还没找他呢,你倒是送上门来了。怎么着,给我送钱来了。也成,一个人给我拿200块钱,这事儿咱算了了。”

    “200?过了今天去十字路口自己拿去。”

    说着,许大茂他爹拿起靠在门楼柱子上的撬棍抡了上去。

    就这一下子,团伙老大的胳膊肘往下部位诡异的往外45度角张开了。

    团伙老大嗷一嗓子就叫开了。

    这家伙也是个狠人,胳膊断了也没忘了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伸腿就要踢。许大茂他爹一个侧身,抡起撬棍照着伸出来刚落地的腿就是一下子。

    得嘞,这一左一右,一上一下都断了。

    这个功夫,听见动静的左邻右居的跑出来看热闹了。

    就听见许大茂他爹指着劈着叉坐到地上哀嚎的团伙老大说道:

    “我儿子因为你们不专业,被关了进去,派出所那头要关我儿子15天。我儿子要是在里面受了欺负。出来工作要是没了。你们全家一个都活不了。黑白两道有能耐你就使去。我儿子3天内出不来。我要你们全家的命。”

    说完也不管胡同出来看热闹的人。举起撬棍,照着已经折了那条腿的脚踝就来了一下。

    这下团伙老大彻底的晕了过去。

    许大茂他爹看人彻底晕了过去,也没再废话。

    单手拎起撬棍,指着看热闹的一圈人。

    “嘴都给我把严了。有那个多嘴的,三天后送你们跟躺在地上的一家人一起走。”

    嚣张露脸完成了以后,许大茂他爹摘了劳保手套,把棍子上的血擦了擦,抗在肩膀上往家走去。

    一路大鸣大放的也没避着人。

    到了家门口看到左右没人。往后院墙走了过去。

    在提前看好的杨树下面浅浅的刨了个坑,把撬棍跟带血的手套丢了进去,用脚屈了点土,简单的盖了上去,又把边上的树叶子盖了几个。

    就这脚底下的土,在墙上用力一登,进了院里。

    听见没有动静,往家正门走去。

    到了正门口,一个闪身。人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