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章 完美落幕
    “咳,何主任,他们父子那么要挟你,你就没想过报复吗?”

    老公安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小刘的问话。

    “我们张主任说,许大茂已经调走了。而且这次没发生什么,而且许大茂被关了进去。出来没准工作都丢了。也劝我差不多就得了。

    昨天晚上跟我哥们喝酒也是因为担心许大茂他爹找我麻烦,就跟他问了一下。像这种事儿该怎么处理。我也不能见天的防着人家报复我吧。

    再说了,我啥也没干就把人得罪成这样。这都新华夏了,不是过去的地主老财了吧。我就一厨子,人家非要找我麻烦。大不了政府保护不了我们老百姓,我要是被欺负了就往上告。就不信没人给我们家做主。”

    听见何雨柱这么说,老公安可不能让他继续说下去了。

    这要是传出去,他们公安得多没能耐啊,老实在家呆着,娶个媳妇就要防着人家报复。这确实说不过去。

    “何师傅,您放心,许仁武报复不了你了。他被抓了。政府不能看着老百姓被人欺负。”

    “啊~~!许~许仁武是许大茂他爹不?”

    何雨柱一脸惊喜的问道。

    “对,许仁武是许大茂的父亲。”

    老公安解释了一句。

    “因为威胁我的事儿?我哥们今天就给我办了?不对啊,他抓的应该他来告诉我啊。”

    何雨柱惊讶过后带着疑问说道。

    “许仁武因蓄意伤害已经被我们抓捕了。具体的事情你不方便知道。行了我们的问话结束了。你放宽心,虽然我们还是要去核实你昨天晚上的动向,但是都是例行公事。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您先去忙吧。我们还要跟张主任核实点事情。”

    “那成,我谢谢公安同志替老百姓做主。我这心可算放下了。”

    跟张强打了个招呼,何雨柱就回食堂忙活去了。

    “张主任,我跟您打听一下,何主任平时的交际关系多吗?”

    老公安看到何雨柱走远了,掏出了一根烟递给张强问道。

    张强也没客气,接过烟,掏出火柴,擦着了火,双手捧着火苗给老公安点上了。

    丢掉火柴,吐了口烟。

    “柱子在我们厂挺有名的,他爹在他19岁的时候就跟一个寡妇跑了,把他们兄妹俩撇下,他跟他妹妹相依为命。

    天天不是厨房就是大院,不是我们这些兄弟照顾着,过不到今天。你说他这条件,有什么交际。”

    “你们满厂子打听,这么多年被一个寡妇骗成什么样,不是街道照顾,到现在婚都结不上,到今天那寡妇也好好的呢。

    他身上的事儿啊,我都不愿意说。满院里看他没爹妈合起伙来欺负他。

    没老红军奶奶维护着,别说娶媳妇了,能保住房子都困难,你们怀疑谁也别怀疑他啊,许大茂父子什么人性厂子里都知道。不能寒了人心。”

    “成,我们也是工作流程,今天这个问话要归档的,您也算半个同行,请多理解。”

    老公安听张强话里的意思,他们这么问何雨柱的事儿,这个主任也挺不乐意的就赶紧找补了一句。

    “知道你们工作流程我才跟你讲这个,要不然没凭没据的我也公事公办了。”

    “许仁武什么情况?”

    张强追着问了一句。

    “嗨,跟您着我也用不着瞒着,昨天晚上许仁武去找了许大茂雇佣伤害何雨柱的老大,把人家打的不成人样了。扬言三天内不把许大茂捞出去,要人家全家的命。”

    “好家伙,可够狂的。也是,刚威胁完何雨柱,昨天还是前天来拎着东西来我们厂。不知道要干嘛。”

    “这还不算完呢。挨打的那位,压根就没报我们所。要不是许仁武临走的时候威胁邻居,如果嘴碎的,三天后把他们也杀了。没准等过了今天人家就报复回去了。他这狂也算是救了他了。要不然,俗话说得好。咬人的狗不叫。没准哪天他就.....”

    说着,老警察给了张强一个都懂的眼神。

    “那这事儿跟何雨柱什么关系。他参与了?不能啊?”

    “嗨,昨晚不单是那位老大被打了。他手下4个兄弟也被打断了膝盖,满口牙都快没了。今儿一早我们所可热闹了。这不是受害人太多,我连所里学习的娃娃都带了过来。那许仁武怎么着都不承认是他干的。

    说是何雨柱有可能报复,所以我们就来例行问一问。今儿个听您这么一说,这个许仁武不是个好东西。他动手的凶器什么的我们也找到了。他不承认也没关系,够给他定罪的了。没个20年甭想着出来了。”

    “哦,是这么回事儿啊,那不能是柱子。他最近要搬家,忙着公事,没那个时间寻思那个。”

    虽然张强联想到了何雨柱跟他要名单,也猜这里面有何雨柱点事儿。但是凭他跟柱子的关系,还有许大茂他们一家的人性,他不多那个嘴,办公室里也没别人。从他嘴里就到此为止了。

    “那行,我们去何雨柱家院里再问一下,把证据补齐就回去了。今天麻烦张科长了。”

    老公安跟张强握了握手,带着小徒弟就出了办公室。

    何雨柱这边回到食堂,中午又露了一手,自然是吃的工人挺高兴,又赚了一波人气。

    晚上下班,跟张强在他办公室吹了会牛,表达了感谢。俩人都心知肚明。

    何雨柱当初大鸣大放的要名单也是有即使知道是他做的,也没证据的心思。好让人知道他何雨柱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溜达着就回了家。

    “柱子回来了啊。我听你三大妈说,下午有公安来问你昨晚干嘛去了。没什么事儿吧。”

    闫埠贵看到何雨柱进了院,赶紧问了一句。

    现在闫埠贵对何雨柱那是相对原来两个态度啊。

    明天他还准备趁着放假去钓鱼呢。跟何雨柱打好关系,以后每周都能进个几块钱。

    这积少成多家里也相对宽裕一点。

    所以有什么事儿他都想着何雨柱,上来就把院里发生的事儿告诉了何雨柱。

    “三大爷下班了啊。嗯,许大茂他爹把人给打了,听说要判个20年呢。派出所例行询问一下近期他都得罪什么人了。害怕我也被报复,上午先去的我们厂。”

    “哦,你没事就成,他们家那个人性也活该。刚才老易特意过来找我说晚上要开会。说是大院最近发生的事儿不少,要给大家提提精神,快过年了,别再闹出什么事儿来。我感觉他是回家听他媳妇说了今天公安来问你的事儿。要对你说点啥,你放心,如果真说啥,大爷肯定帮你。”

    闫埠贵说的话给何雨柱提了个醒,没准今天就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跟易忠海翻脸呢~!

    对了,今天没准街道还是要来送孩子呢。

    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