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事后总结
    一边骑车,何雨柱一边思考。这次的事儿,是他考虑的太简单了。

    把电视剧里的人物表现,内心中固定下了模板。小看了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

    其实就是处理几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让他内心膨胀了。

    看来他老丈人跟老太太才是真的是明白人。

    他老丈人肯定也像他奶奶那么想的,能抓住他的把柄也就是牵线倒卖东西。还抓不住他证据。

    让他吃个亏,比自己以后膨胀了再吃大亏要强。

    只是说话的方式不一样。

    老丈人给他留了面子。

    想到这里,也不多想了。真的涨了记性,以后做事没有把握的就猥琐发育。

    他也没回家,直接去了澡堂子。反正他空间还有不少日用品。

    拿着毛巾就进去了。

    当然了,还拿了一小袋茶叶。

    “呦,小何,你怎么这个点来了?这是拿着茶叶来的~!”

    “孙师傅,我厂子里加了好几个班,领导放我半天假,这不是直奔你这来了嘛。来,茶叶给你先沏上。我先泡一会去。一会给我好好搓搓,可难受死我了。”

    “成,你赶紧进去吧。我中午的时候刚清完堂。”

    何雨柱也没多废话,赶紧脱了精光,反正这个点没什么人。篓子都没往架子上放。把手表往衣服下面一压,跟老孙头打了个招呼就进了浴室。

    舒舒服服的喝了口茶,何雨柱伸了个大懒腰。

    “得嘞,孙师傅。我先回家了。改天再来跟您唠唠。”

    “成,汗也落的差不多了。再呆一会你还得去泡泡,要不然容易感冒。我先去收拾一下。您穿戴完了直接走吧,不送了。”

    打了个招呼,何雨柱就直接奔着老丈人家去接媳妇了。

    憋了好几天了。为了这个事儿,好不容易攒的签到天数又得重新开始。一肚子火跟媳妇沟通沟通。

    手里也没拎着东西,何雨柱空着手敲响了老丈人家大门。

    “妈,怎么是你开门,我爸呢?”

    “柱子回来啊。没事了吧,你爸出去了,也是为了你的事儿,这两天总也出去。你这回来了,妈也放心了。赶紧进来吧。小娥在楼上睡觉呢。”

    等丈母娘把门关上,何雨柱扶着丈母娘的胳膊一边走一边说道:

    “妈,我的事儿让你们二老操心了。您放心,这次事儿了结以后,我就安安分分的上班,赶紧跟小娥生个孩子。不让你们跟着着急了。”

    谭雅文推开大门,把何雨柱让进了屋里。

    “你这么想就对了。你爸这几天也没睡好觉,他担心你们厂变数太大。也去找了过去的几个老朋友。具体怎么着我也没问,问了他也不耐烦跟我说。以后可不能这么冲动了。见事不好赶紧抽身。咱们家不差你那点工资。”

    “行了,你也折腾这么多天了,赶紧去小娥屋里睡一会去吧,妈给你做饭去。”

    “妈,这才几点啊,您不用忙,我问问小娥回不回家,好几天没看着我奶奶了,也不知道老太太怎么担心呢。我出了厂子洗了个澡就直接来咱家了。”

    “呦,你这孩子,怎么不先回去看看老太太呢。这不对劲儿啊,远行长时间离家,得先跟家里人问候。”

    谭雅文可是大家庭出身,规矩人家懂。虽然先来看她们,但是这事儿讲出去让人挑理。

    “妈,我知道了。这不是好几天没看到小娥想她了嘛,我寻思带着孙媳妇看老太太,我奶奶肯定高兴。”

    “你也大了,你记住妈的话就成,赶紧去叫吧。”

    何雨柱上楼悄悄的推开了媳妇的闺房门。

    床上娄晓娥盖着被子,只露出了一个脑袋。

    悄悄的走到床前,看到媳妇皱着眉头的表情,也是一阵心疼。

    虽然她看着没心没肺,但是听他丈母娘说他爸这几天总也出去,何雨柱都进去四天了,也没个消息。肯定心里也着急。

    于是脱了鞋,掀开被子就躺了下去。

    何雨柱掀被子的时候娄晓娥就醒了。

    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黑影压了过来,就想伸手去推,手伸到一半,改成拥抱了。

    她闻到一股油烟味儿。

    这味道她太熟悉了,她爷们回来了。

    “老公,你回来了啊。”

    一激动,叫出了只有两口子动情时候才叫的称呼。

    “嗯,事儿过去了,以后咱们安安心心的过咱们的小子日了。你得给我生孩子呢。”

    娄晓娥没说话,侧过身,紧紧的抱住了他。

    看到媳妇颤抖的肩膀,何雨柱这个心疼。

    媳妇从来没跟他哭过。

    于是赶紧往下挪了一下。一只手挑起媳妇的下巴。

    不管媳妇眼睛里的泪水,狠狠的吻了上去。

    时间好像停滞了,夫妻俩把这几天的思念与担心化作了力量紧紧的拥抱着对方。

    片刻后,唇分。何雨柱看着媳妇的眼睛说道:

    “老公对不起你,以后咱再也不做让你担心的事儿了。咱们回家吧,看看奶奶,然后我馋你了。今天不生出孩子不停,行吗?”

    “嗯。”娄晓娥红着眼睛。吸着鼻涕狠狠的点了下头。

    何雨柱起身穿鞋。帮媳妇穿戴好了。

    俩人拿着娄晓娥跟雨水的东西下了楼。

    “妈,我跟柱子先回家了。老太太好几天都没见到人了。雨水晚上回来你直接让她回我们家就成。我们几个等着她回去吃饭。不用留她了。”

    谭雅文看到小两口红着眼睛下楼,也没多说什么。

    嘱咐了几句就让俩人走了。

    说什么娄晓娥都不骑车,就要让老公带着走。

    何雨柱现在什么事儿都顺着她。

    一路猛蹬。不到三点到家了。

    一进中院,看到自己家的门没挂锁。

    俩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老太太在沙发上躺着,一大妈在床上侧着身盖个被子睡觉呢。

    “孙子,你终于回来了啊,回来了好。懂事,知道奶奶担心孙媳妇,把小娥也给奶奶带回来了。”

    听见老太太的动静,一大妈也起来了。

    这一起来才发现,一个小人躺在床上。

    “嗯,没事了,奶奶。让您担心了。”何雨柱赶紧安慰老太太。

    “柱子,你可算回来了。你奶奶这几天白天就在你屋给你守着家,怕来人给你破坏了。我怎么说她都不听。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啊。”

    听见一大妈的话,何雨柱的心真的被狠狠的砸了一下。

    原来老太太跟他要家钥匙是为了替他守着家啊。

    “奶奶,对不起,孙子让你担心了,我以后不会了。您赶紧睡一觉吧。”

    “一大妈,这几天您也费心了。我这就给我奶奶生火去。晚上咱们吃饺子。庆祝一下,孩子回来我还没看过呢。等醒了我得抱抱。”

    何雨柱一说孩子两个老人都露出了笑脸。

    “柱子今天这顿饺子奶奶乐意。你去生火吧,屋里暖和了让孩子去我那屋呆着,咱们在这里怕把孩子吵着了。”

    老太太体谅小夫妻多日不见,找个理由就要把孩子抱过去。

    “奶奶,你先跟小娥唠嗑,我去生火了。”

    他先去老太天屋里把炕灶跟炉子都压上煤。骑着车就出去转了一圈。

    拿回来五斤五花肉,今天可是能明目张胆的大吃一顿了。

    反正饺子的味道也传不出去。大不了煮饺子他亲自动手。

    最近一段时间他肯定要低调再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