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努力学习
    接下来几天,何雨柱除了跟老丈人打了声招呼,表达了一下他被关那几天,老丈人为他来回奔波辛苦的感谢。跟娄常山喝了顿大酒。翁婿俩在酒桌上嘀嘀咕咕的说了好久,反正娄晓娥跟谭雅丽上楼说悄悄话去了,没人知道说了什么。

    再就是去了趟姚书记的办公室,也没拿东西,就空着手去了。给老姚深深的鞠了一躬个,说了声感谢。

    老杨特意跟他说的,别拿东西。老姚见不上拿着东西上门的人。老姚被拿着东西上门的人坑过,所以对这个敏感。剩余的时间就是上班-图书馆-家。三点一线的开启了学习生涯,开始学习语言。

    反正他现在也名正言顺的搬进了李福洋的办公室。门一关。只要不是来特意找他的,没人进来打扰他。

    后勤部门承担起了李福洋的采购任务,老杨那边还是有所顾及,没有安排正主任人选,等着新来的副厂长来了以后再做安排。可能也是大领导那边有所交代。

    后勤的人也来找过他,让他陪着去买,毕竟食材这个东西不是其他。好坏的不懂行的人真就看个表面。关键是3食堂的好食材都是给领导用的,万一出了差头他们一个兼职的到时候怕吃了挂劳。

    但是何雨柱以他现在受罚期间不适合接触就给推了。

    他现在着急学习英语呢。

    老丈人给他买的录音机电池都用了好多了。

    但是英语口语可是让他捡起了好多。

    毕竟有前世的底子在,根据录音机的反复播放,不停的调整自己的口语发音。

    四五天,学的就有模有样的了。用付荣轩的话来讲,基本上没有太大问题。

    还说何雨柱语言很有天分。

    他哪知道何雨柱在空间里学了多久了啊。

    想要人前显贵,就得背后受罪。

    “柱子,明天晚上的安排你没忘吧。”

    推车下班的何雨柱在厂门口看到了张强。

    “那能忘吗?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就等明天下班开始忙活呢。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

    张强给何雨柱使了个眼色,何雨柱停好自行车进了保卫室。

    “我今天在一楼办公室刚要出门,听到从楼上人事科的人路过说明天新的副厂长来上任。这不是怕万一厂里面要给他接风,咱们再去小包不就不合适了嘛。”

    何雨柱听张强这么说心里也是一跳,明天还真没准。

    “那等明天中午领导怎么安排吧,我会让人盯着的。如果明天领导有安排,咱们的聚餐就改到下周。到时候你跟兄弟们说一声。毕竟刚出了事儿,这个时候在你们办公室大鸣大放的吃喝太高调了。”

    “我找你就是这个意思。可别在新领导刚来的时候犯这样的错误,我这头肯定给你讲明白。”

    “那成,咱们明天再说。”

    “嗯,下礼拜一我找的人来报道。到时候你放开了教,规矩给他定好了。是我一战友的弟弟,再外面野了挺长时间了。你不用给我面子,如果人不成你告诉我。我来收拾,你那边别为难。”

    “好家伙,你这是给我提前预警了啊。这还得负责给你管孩子了啊~~!”

    “别废话,就是跟你我没外道。20好几的人了,我这给安排了。算对得起他死去的哥哥了,自己能不能成事儿,是他的造化。我也不是他爹,想学就本本分分的学艺。

    如果不是那块料,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不能让你为难。”

    “得,有你这句话就行了。咱们这个关系没说的,那我先撤了啊。”

    跟张强打了声招呼,何雨柱就回家了。

    刚走到胡同口,跟闫埠贵碰了个对面。

    “三大爷今天下班挺晚的啊。”

    “呦,赶巧了,柱子,今天没什么事儿吧。瞧三大爷车把上的东西了吧。今天三大爷安排你。叫着你奶奶跟她们姑嫂俩,一起到大爷家吃饭去。”

    “怎么着?想通了?三大爷。”

    何雨柱刹车站住了。

    闫埠贵也下了车,推着车往胡同里走。

    “咱们别在外面说,让人听见。那大爷的一番安排不就白费了嘛~!”

    “成,我也不跟您客气了,您这边先安排着,我去叫我们家人去,雨水到家我们就悄悄的去你们家一起忙活。”

    “对,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何雨柱跟闫埠贵说说笑笑的进了院子。

    推开家门。娄晓娥正片酸菜呢。

    “回来了啊。看我这酸菜片的薄吧。”说着拎起了一条,展示给何雨柱看。

    “嗯,有点样了,我媳妇真是学什么都快。”何雨柱没有原则的夸媳妇。

    “那你看呢。奶奶今天都夸我手巧了。”

    何雨柱也没揭穿她,老太太背后跟她告好几状了。祸害好多东西了,说柱子别让她再动手了。

    慢慢教,别着急。

    “酸菜先装到盆里吧,明天再吃。等雨水回来咱们一家去三大爷家吃饭。”

    闻言,娄晓娥手一顿。

    “三大爷想通了?没再想让他小儿子去放电影了?”

    “应该是,既然都请咱们第二回了,而且菜都买了,他那么扣的人今天可是大出血了。那肯定是想通了呗。”

    何雨柱把炉子上的趴壶拎了起来,把洗手盆里兑了点热水。让媳妇洗手。

    “你放那吧,我自己来,去把工作服换下来。直接穿羽绒服。衣服明天天好我就给你洗了。”

    把趴壶座到了炉子上,何雨柱就推门进了里屋换衣服了。

    “孙哥那屋子墙已经刷好了,今天中午的时候我碰见他了,他让我跟你说周末他带着小雪来咱们家吃饭。他准备东西,你给掌勺。他们家钥匙就在床头桌子的抽屉里,带红绳那个。”

    “嗯,我知道了,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原本我还打算今天晚上帮他把顶棚按照咱们家的样子给他弄了呢。明天晚上不是要安排张强他们吃饭嘛,下班的时候他告诉我明天可能有领导接风,没准也得有变化。”

    “那就周末你休息的时候早点起来弄吧。别晚上弄,万一动静大点把一大妈孩子吓着了呢。”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他俩离婚了,别叫一大妈了,叫葛姨。”

    “我这不是跟你说话吗~!当着她的面我可没这么叫,那不是往人家伤口撒盐嘛~!”

    娄晓娥擦完手,拿起何雨柱脱下的衣服随手扔进了盆里,准备先泡上。

    “嫂子,我回来拉~!”

    门外响起了何雨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