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南易来寻
    今晚就这一章了,拖鞋疼的是站也不是,趴也不是。挺不住了挂个号还TMD的是周一的。

    没心情写了。也别说这几张水,确实是冲突人物都搞定了,是过渡期,马上新人就出场。

    如果今晚能睡着,明天白天还有一章。

    .........

    何雨柱推门进屋。反手把门插上,拎起炉子上的趴壶。

    看了下炭火。刚加上煤。这是娄晓娥回来填上的。

    这媳妇是越来越有生活了。

    放下水壶,随手把灯拉灭了。

    推开里屋门。

    好家伙。

    “你们姑嫂两个就这么不待见人家好不容易安排你们的饭啊。”

    娄晓娥跟何雨水俩人端着碗正吃面条呢。

    桌子上放着大葱炒鸡蛋。还有他昨天晚上做的拌咸菜条。

    “哥,吃那个饭什么气氛啊,尴尬的要死。闫解成看我那是什么眼神,好像我抢他东西一样。”

    何雨水跟他哥吐槽。

    “赶紧吃你的吧,不都是你自己造的孽,人家跟你借一下自行车,你不借就不借呗,说话那么不好听。”

    “谁让他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那么不客气的张嘴就来,同学们都误会我俩有点啥事儿呢。一个院的,你大大方方的说就得了。牛气巴拉的,不就是想在他同学面前有面子吗?幼稚。”

    “快吃你的吧。就你聪明,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何雨柱不愿意跟这个小傻子说她那点事儿。

    拎起暖壶往自己茶缸子里加了兑了点开水。

    递给了媳妇。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没跟三大爷喝点啊。”

    娄晓娥接过爷们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

    “你说咱们这个院怎么你们女人提气呢,雨水今天问的有道理。干嘛不等事儿办成了再请。原来是三大妈张罗的。

    闫解放人家不愿意干厨子,这原来不一定他们家怎么说我这个厨子呢。你们在的时候我给他留着面呢,你俩一走我就问他了。知不知道以后上班要干啥。

    那小子楞是以为去那当大爷,直接去跟我学颠勺。三大爷瞒着他,想给他糊弄去上班,等有了事儿让我管着他了。

    这还是三大妈感觉这么办事不成,才请了这个局,等明天早晨的吧,给我个信儿。不行我就让马华自己琢磨个徒弟得了。”

    娄晓娥听见何雨柱的话,也是一脸惊叹。

    “三大爷这可不是小算计。这以后他孩子要是有点什么事儿,不得赖上你啊。”

    “那不能,我刚才把话已经讲明白了,三年内什么都不教,就是干活,起早贪黑的干。都没提还可以轮班的事儿,就是吓唬他。看今天三大爷他们两口子怎么跟孩子说吧。

    对了。王姨那边有什么信儿了没。”

    “今天下午过来了,周一报道去。对了,王姨今天问我,要不要去街道上班,我按你说的,没答应,说等要孩子。”

    娄晓娥把碗里的面条扒拉到嘴里,放下了筷子。

    “嗯,不去上班。你就在家呆着吧。你爷们还养的起你。”

    “哥,那你养的起妹妹吧。咱家这伙食,我就不嫁人了。等你跟我傻嫂子有了孩子,我帮你带孩子。”

    “呀~~!好啊,还敢挠我痒痒。就是傻嫂子。”

    “傻水,就挠你。”

    姑嫂两个又闹了起来。何雨柱也是头疼。

    “傻水....不是,雨水啊,那怎么也是你嫂子,长嫂比母。那算你长辈,怎么还能那么叫你嫂子呢。”

    何雨柱拉偏帮的说他妹妹。

    “哥~~~!你也说我傻是吧,有了媳妇忘了妹妹。我还真不嫁了,见天的吃你们家的。等你俩有孩子,我天天掐他。”

    “媳妇,别挠雨水了,面条都弄她身上了。我说句公道话,你俩从现在起,谁都不能说谁傻了。

    雨水你看你嫂子是大学毕业,那能傻吗?你也是高中生,马上也是要毕业的人了。也不能傻啊。

    咱不能给人起外号。你没看你嫂子最近都不叫我傻柱了吗?”

    何雨柱赶紧把这个话头掐住了。

    以后他可不想让他媳妇在妹妹面前立不起来。

    “成,我听我哥的。嫂子,你以后也不能叫我傻水了啊。”

    “我是你嫂子,不说就不说。不会的题别来求我。说你几句就不愿意听了,教你几遍都不明白,你不傻谁傻。”

    “你行了啊,娄晓娥,断不了你这茬了啊。雨水,吃完了赶紧收拾碗学习去。”

    看到妹妹又要张嘴,他赶紧打断了俩人的吵闹。

    看到姑嫂两个又开始你给我夹口菜,我分你点面条。何雨柱又是一阵无语。

    等收拾完碗筷,雨水回了自己屋。

    两口子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凳子上在一个盆里泡脚。

    “老公,我那事儿又来了。这可怎么办啊。急死我了。”

    听见媳妇又开始着急,何雨柱也是无奈。

    原剧中傻柱可是一炮就中,怎么他都成了机关枪了都没个动静。不就是枪法不准打歪了一阵子吗?

    “别着急,咱俩周末去协和医院检查一下。我感觉就是缘分没到,咱这次去就是安你的心。谁也没说结了婚马上就能要到孩子啊,我跟食堂几个帮厨的大妈打听了。好几个都是结婚半年才要到孩子。奶奶这阵子不是没催你吗?”

    “奶奶是没催,可是我自己看到一大妈看着孩子那个笑容,也想快点给咱们家传宗接代啊。”

    “你越着急,心里越紧张。后天咱们检查完了,证明咱们俩都没问题了,把心情放松,别把它当个任务。孩子自然而然的就来了。每次飘那么几下不舒服吗?”

    何雨柱的话让娄晓娥放下了点心。

    美目白了一眼拿脚指头勾搭她的爷们。

    “行,周末早晨咱俩就去。”

    俩口子收拾完躺下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何雨柱正做饭呢。

    闫埠贵跟他媳妇敲门走了进来。

    “大爷、大妈,您二位够早的啊,里屋坐着。小娥,你来帮我看着锅,我跟三大爷聊几句。”

    说着把两口子让进了里屋。娄晓娥放下手里的衣服,跟俩人打了个招呼就去了厨房。

    俩人刚坐定。

    “柱子,大爷这是来感谢你来了。”闫埠贵刚坐下,感谢的话就来了。

    “大爷,用不着感谢,您这话都讲了多少次了。我都说了,邻里邻居的,我帮您家一把也是应该的。”

    “柱子,话不能这么说,我跟你大爷昨天跟老二聊到半夜,孩子听说上班那么辛苦,给我们俩做了保证,好好学习。跟他哥屁股后问,你三大爷也帮着他补习。还有一年,让他上高中。”

    三大妈一脸喜色的说道。

    “呦~,这可是好事啊,这当厨子跟当干部可是俩概念。”

    “所以说,大爷今天来感谢你可不是因为工作了。你昨晚的几句话可是把孩子给打醒了,我苦口婆心的教了多久啊,孩子就是不愿意学,你这一逼他,让他认识到了学习的重要性。”

    说着,拉着媳妇站了起来,要给何雨柱鞠躬。何雨柱看这架势,赶紧拦了一把。

    “大爷、大妈,您二位不用跟我这么客气。这大晚上的您这个当爹的愁的出来抽烟。咱爷俩酒可不白喝,我都说了。等孩子工作了,喝你们二位的喜酒才是真乐呵。

    这当初我被易忠海欺负,不还是您帮我说了几句好话吗?我们兄妹俩小时候也得到过您的接济。我也希望咱们院里的家家都过上好日子。

    看着您二位有奔头我也乐呵。这远亲不如近邻,我不在家的时候大妈您多帮帮小娥就算你们二位对柱子这份心的感谢了。”

    听见何雨柱这么说话,闫埠贵跟她媳妇也是一脸的佩服。

    这傻柱是真成人了。说话办事敞亮。以后可得打好关系,这人情都得长走动。

    于是三大妈张口了。

    “柱子,你放心,等小娥有了孩子,大妈没事就帮你带。我们家什么情况你也知道,这孩子要继续上学,你大爷又得开始奔命了。也没什么能帮你们家的,只有把子力气,你们两口子可不能嫌弃。”

    “嗨~。您这话说的,这个年月谁家都不容易。柱子啥时候嫌弃过您。您放心,我们两口子不跟您客气。那这样,早晨就在我们家吃一口得了。孩子上学走了吗?没走也叫过来,我让小娥再往锅里加点米。”

    “不用,不用,我们家吃完了。不麻烦了,我跟你大妈也回去了,你也赶紧吃饭去上班吧,这一早晨就来麻烦你。”

    说着,闫埠贵从兜里掏出来何雨柱给他的招工单,还给了他。

    “柱子,大爷谢谢你。”

    看何雨柱借过了单子,两口子到厨房跟娄晓娥客气了几句就出门回家了。

    “得,给我徒弟吧。”

    看着手里的单子,何雨柱自嘲的笑了笑。

    .........

    “师父,您这.......我.......我给您磕一个吧。”

    何雨柱办公室里,马华看到师父递给他的单子上的内容,说话都不利索了。

    “别跟我废话,师徒一场,能帮的师父尽力帮你,你赶快成事儿,厂长那里都说你炒菜有点样了。这个名额。我寻思如果给你二哥,他可能不愿意,毕竟挣的少了,他还要养家糊口。

    但是如果给了他,我就让他去二食堂跟着我推荐的一个御厨出身的厨子学艺。我张个嘴,人家差不多能卖我个面子。

    如果你能找到比你小点的,那你就自己带着,等我离开食堂,也算以后你的班底了。晚上回去跟家里商量一下,只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下周一就要来报道了。明天晚上你就要到我家通知我一声,到时候我看怎么安排。”

    何雨柱一脸严肃的对马华说道。

    “嗯,谢谢师父。即便您离开食堂,这辈子也是我师父,年节的徒弟都去您家给您跟师娘磕头去。”

    “嗯,单子揣好了,别声张。好好干活,也就两个月的时间,你得把我的手艺学个七七八八。等我离开了,你也能压得住老杨他们。要不然他们不服啊。咱们厨子还是要指着手艺吃饭。小灶上心里没底的菜,直接来办公室找我,师父盯着你炒。”

    何雨柱又是拉着徒弟一顿叮嘱。才把马华撵了出去。

    然后掏出付荣轩给他的德语教材看了起来。

    “当~~~当~当,师父。”

    看了不到5分钟,马华来叫门了。

    “进来,你不是刚走吗?又什么事儿?”

    放下手里的书,何雨柱抬起头刚要开骂,看到开门以后马华身后露出了一个人。嘴里的骂声收了回去。

    “师父,这位南师傅来厨房找您,我就给领了过来。”说着,马华让出了身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