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二十章 上眼药
    何雨柱带着南易进了办公室。

    “南易,别客气啊,今天给领导安排,没特意招待你,但是这菜可不差,别挑理。”

    何雨柱拉出了凳子,挨着南易做在了一起。

    “何主任,马华跟我说了,原主任因贪污被判刑了。2食堂的班长也因为这个事情进去了,现在2食堂那几位厨师是不是也对班长这个岗位有所企盼啊。”

    南易把盘子往何雨柱跟前推了一下。

    “你吃,没事,不用管我,我负责领导的小灶,不差这点吃的,鱼味道怎么样。”

    何雨柱没有回答南易的问题。

    “嗯,肉质滑嫩,只有鱼的鲜味,这个花椒跟辣椒掩盖了鱼的腥味。下面的酸菜让鱼汤浓烈而有层次,真的不错。”

    “那你会做吗?”何雨柱问道。

    “看了几眼,明白了大概,但是里面的窍门还需要再琢磨琢磨。”

    南易拿起勺子又喝了口汤。

    “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厂子的食堂,没有几个是家传的手艺,基本都是野路子出身,他们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手艺能不能压的住他们。”

    “我明白了。”

    何雨柱与南易在探讨2食堂的人事。

    与此同时,小包房内杨厂长也在跟新来的刘厂子介绍情况。

    “今天刘峰同志报到。咱们厂子里所有领导都来给他接风。我们大师傅给刘峰同志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宴。也希望因为他的到来,明年的这个时间,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把厂子的产值当做一道大餐献给部里领导。大家说,好不好~!”

    “好。”X10

    “感谢各位同志对我的欢迎与支持。我一定严格要求自己,谨记过去的教训。抓好后勤工作,为工人兄弟守好这个家。为我们明年的目标打好基础。”

    “来,我们共同举杯,向领袖致敬!”杨成钢听到刘峰说道教训。

    感觉这个新来的有点不开眼。接过话头,拦住了他要说的长篇大论。

    “来,刘厂长,尝尝咱们何副主任特意给你做的拿手菜,酸菜鱼。除了咱们厂你可吃不到。他以后可是你的兵了。”

    刘峰来之前他的领导可是跟他说了,李富贵下台的起因就是因为有人举报何雨柱偷窃国家财产。

    没想到没有查到他的问题,反而把李富贵给拉了进去。

    再听到今天吃饭第一句话杨厂长就给他介绍何雨柱,也留了心思。

    “呦,咱们厂还有这样的能人,我得尝尝,来您先来。”

    说着,跟杨成钢客气了一下夹了口鱼放进了嘴里。

    “嗯,好吃。对了,厂长。这个何雨柱是副主任是吧。今天会上我提的机修厂食堂主任崔大可能不能调过来?”

    他的一句话,满桌子的人都停下了筷子。

    杨成钢听见刘峰今天第二次跟他提这个人了,就不能像开会的时候那样公事公办的略过了。

    “今天听你介绍的情况,今年才由升到食堂主任吧。工龄太短了。再一个机修厂级别太低,到了咱们总厂直接当主任不能服众,也不符合组织原则。

    听你介绍,他接人待物不错,以后也是你的手下,我看就让他先过来做个后勤采购吧,也为以后做个准备。你看这样行吗?”

    听见杨成钢终于松口了,刘峰也算是完成了他的预期。

    “好,我服从领导决定。”

    一桌人筷子又动了起来。

    .........

    “何副主任,这个月扣了您10块钱的罚款,如果没有异议就签字拿钱吧。易忠海媳妇的钱委托您认领,也一块取走。这是厂领导特意交代的。”

    下午送南易去二食堂的时候发现人少了好多,才想起来今天该领工资了。

    “没问题,厂子里都公示了,我还有什么说的。易忠海媳妇的钱是40块吧,我记得没错的话。”

    “对,从秦淮茹跟易忠海俩人的工资里扣的。”

    出纳抬头往外看了一眼。悄声问道:

    “何师傅,这秦淮茹跟易忠海还在一起了?”

    “嗨~~!我哪知道啊,那俩人相差那么大年纪,一个是为了钱,一个是为了色。事情挑明以后,俩人都早出晚归的,我也没打听那么细。”

    何雨柱可不想给他俩瞒着,说的话也模棱两可。

    “要不是发工人工资太累,我都想换班了。瞧瞧今天他们俩怎么面对厂里众人的眼光。那易忠海都那么大岁数了,可真不要脸。

    秦淮茹这么多年装的可真像啊,要不是她的事儿被你们街道拆穿,您这名声可是被她给坏的透透的了。我听说易忠海找了好多人,想给秦淮茹换工作呢。就她那名声,哪个部门敢要她?”

    “高会计。你给咱们厂领导发工资,可得跟他们说好了,可别要她啊,那可是贴上就难摘下来的货。刘海中都快哭了,郭大撇子都管不了她,一想偷懒就拽着衣服流眼泪不说话。

    街道领导看她们家困难,帮她协调区政府给咱们厂打招呼,想给她过了年提级,刘海中想教,她都不学。就不是正经路数的东西。得让各部门领导提个神。

    都说自强不息,你有没有男人跟你挣钱养家没关系。院里帮她照顾孩子,她以前骗的钱人家易忠海也没全都要。

    挣了钱除了生活花销,能攒下不少。但是人家就说了,就是想不劳而获。所以,多余的话不用我说了吧。”

    何雨柱今天算是当了回长舌妇。

    “她都直接说了?”出纳目瞪口呆。

    “当着满院的人说的。我撒那个慌编排人家干嘛,没有那个必要。”

    听见走廊里传来脚步声。何雨柱断开了话头。

    “高会计,钱我数了,没错。那我先回去了啊。改天去3食堂,我让马华给你弄点我特意做的咸菜。绝对好吃。”

    “好的,谢谢何师傅了啊。你的话我可记住了。”

    高出纳朝何雨柱挑了下眉毛,一语双关的说道。

    “得嘞,回见。”

    说着,跟进来领工资的点了个头。出了财务室。

    下到2楼,看到领工资的队伍里的秦淮茹前后都隔着一个身位。她自己低个头装鹌鹑的样子,心里也是一顿恶心。

    到了今天还装可怜,你努力学技能多挣钱也就算了。那是正道,非得跟易忠海勾勾搭搭坏人家庭。真TMD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