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身冷汗
    大领导看到秘书让出了身位,刚才脸上的微笑突然严肃了下来。

    杨厂长看到领导的脸突然冷了下来。不明白什么意思,赶紧站起来介绍。

    “领导,这是我们厂食堂的副主任何雨柱同志。也是我跟您说的清大付教授在外面收的徒弟。”

    大领导好像没听见杨厂长的介绍一样。

    “小何啊,菜做的不错。特别是这条鱼,有川菜的特点,这是我吃的第二次了。两次的味道都一样。我唯一担心的就是这菜油的下面温度与表面看着不一样,容易烫着人。”

    大领导一句话,就让何雨柱身上冒气了冷汗。

    “大领导,担心烫的话,把菜多放一会,试试温度就好吃了。”

    大领导听见何雨柱的回答,知道对方听懂的了他的话。也明白他说话的意思,不愿意跟一个厨子计较。

    杨成钢跟他汇报厂里李富贵事情的时候,他就找人调查了相关人员。这一调查才发现何雨柱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社会关系比较复杂。加上2食堂班长的口供关于何雨柱倒卖物资的情况。

    如果不是老杨还有张秘书的话,何雨柱是没有第二次机会来给他做菜的。

    今天把何雨柱叫到桌上,算是给杨成钢一个面子,毕竟何雨柱算是帮了他手下一把,所以简单的敲打了一下,算是放过了他。

    “嗯,放一放是不错。你师父我见过面了,付教授能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还能想尽办法的减少资金投入,支持国家建设。你要向他多学习,过了年他就要去下面钢厂收集数据。

    你也跟着去吧,把你师父服务好。至于其他的,该放手就尽快放手。抛去私心杂念,才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说着端起了酒杯。

    何雨柱听到大领导这么说,明白这是放过了他,付荣轩也完成了他们设定的目标。

    于是赶紧端起了张秘书提前准备好的酒杯。

    “领导的教诲我一定谨记。”

    何雨柱现在心里烦乱。他害怕话越多越容易暴露自身。前世酒桌上恭维的话全抛弃了。

    只说了一句让对方知道自己懂了的话。

    杨成钢以为领导是敲打何雨柱倒卖物资的事儿,看到气氛有点压抑。

    凑趣的也端起了酒杯。

    “我也预祝付教授早日得出好的结果,为我们的工业建设添砖加瓦。”

    一边站着的张秘书也端起了酒杯。

    干了杯中酒。

    何雨柱跟桌上的人打了个招呼,一脸平静的回厨房喝茶去了。

    他现在心里烦乱。这是他第二次心里没底了,感觉一切事情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第一次就是李福洋发现他倒卖物资的消息。

    不行,这次挨了敲打,不知道哪里暴露,供销社老王那里也得停下了。

    宋三必须要提前去湘港打前站。

    周一就要跟张强谈事了。

    要不然大风来临他的后路没准要被堵死。

    回去的路上。

    “柱子啊,该放手就放手。领导敲打你也是对的,违法的事儿咱们不干,你岳父那里我们也是老朋友了。这次我给你兜着了,下次呢?再说了,他还能看着你们两口子饿死啊。

    所以放下包袱,努力工作。等你师父那里出了成果,你也算有功之臣嘛~!到了那个时候,鱼热不热不就都知道了?”

    杨成钢这是真的跟何雨柱交底了。

    想起临走时候领导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观其行。

    坐在后座上沉思的何雨柱听见杨厂长的话,明白自己跟付荣轩误打误撞的计划反而保护了自己。

    更加坚定的认为自己赶紧出去一趟,把配方跟计算机搞到手。

    然后自己继续苟起来,待时而动。

    “杨叔,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

    听见何雨柱的回答,杨厂长也没再多说什么。

    车子道了胡同口何雨柱下车等车子没有影了,才转身往家走。

    推门进了屋。发现媳妇不在屋里。

    徒弟马华正坐在沙发上喝茶呢。

    马华听见推门的动静,赶紧放下了茶杯。站了起来。

    “师父您回来了。”

    何雨柱摘下了围巾,随手放在了饭桌旁的凳子上问道:

    “你师娘呢?怎么就你在?”

    “我师娘去教师妹不会的问题去了。就让我自己在屋里喝茶等您。”

    听见马华的回答,何雨柱明白了,这是媳妇避嫌找妹妹玩去了。

    也没再多问。

    “你想好了?不用站着,坐下说。我自己来。”

    阻止了要给自己倒茶的徒弟,何雨柱拎起暖壶往自己茶缸里倒了杯水。

    “嗯,想好了,我二哥不愿意离开现在的岗位,就像您说的那样,他说他这么大岁数了,再从头学怕晚了,家里孩子还指着他吃饭呢。于是我就把我们隔壁的一个发小叫来了。他们家特高兴。人性绝对错不了。”

    “行,不是你哥,以后就是你自己的徒弟,你认清了就行。周一让他来报道吧。还有别的事儿吗?”

    何雨柱现在心里有事,不愿意跟徒弟多说什么。一个学徒的事儿用不着他操心。

    “没事了师父,那我先回去了啊。”马华见师父好像心里有事,也没再废话。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嗯,走吧。挺晚的了,骑我车回去。周一给我就行。”

    说着把车钥匙递给了徒弟。

    “好。谢谢师父。”

    马华拿着车钥匙就出门了。

    何雨柱把他送到中院门廊就去雨水屋叫媳妇了。

    开门的是娄晓娥。

    “马华走了?”

    “嗯,走了。你也跟我回屋吧,我晚上没吃饭,陪我吃一口。”

    “啊,你一个厨子出去做饭竟然没吃到?怎么回事儿~!”

    娄晓娥一脸好奇的问道。

    “先回屋,晚上再跟你说。”

    跟雨水打了个招呼,两口子一顿忙活。把剩饭热了一下。收拾完了两口子躺在床上开始唠嗑。

    “老公,你心里有事儿吧。看你回来吃饭都心不在焉的。”

    娄晓娥躺在老公的怀里一脸担心的问道。

    何雨柱也没打算瞒着,毕竟之前跟她讲过,可能要出去一趟。早晚都要跟她说的。

    “今天跟杨叔去了一个领导家。付教授年后可能要去其他钢厂收集数据,领导让我跟着他们团队服务。我可能要出去几个月。别的我不担心。我担心咱们俩年前万一要上了孩子。我这一走就是几个月,你可怎么办。”

    何雨柱跟媳妇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娄晓娥听见何雨柱的话心里也放下了一部分。

    原来是工作上的事儿。她稍一琢磨。

    “老公,上次你有事我就是回我妈那了。这次你如果出去,我就带着雨水再回去呗。”

    何雨柱担心的就是这个啊。毕竟前几天跟老丈人喝酒的时候,他老丈人可是说了,渠道什么的已经找好了。没准过了年就捐完了今年的股息就旅游去了。

    到时候自己媳妇怎么办,自己妹妹倒是跟老王已经说好了,有个班上,自己能养活自己。

    媳妇是走是留,大风吹起来的时候,自己能保护的住吗?

    如果今天之前他还有点盲目的自信。但是经过大领导的几句话,他所有的自信全部破功了。

    算了不想了,明天去老丈人家商量一下再说吧。

    “行吧。明天从医院回来,咱俩直接去你家看看去。也安抚一下我丈母娘的心。”

    娄晓娥也没听出来老公嘴里的勉强。

    以为这个事儿就这么简单的过去了。于是抱着何雨柱,睡觉了。

    何雨柱也满脑子乱哄哄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