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安排退路
        感谢《海中的独木舟》的打赏。拖鞋之后会补上。

    ........

    第二天,两口子都起来晚了。

    何雨柱是因为昨晚睡的太晚,娄晓娥是因为老公没有叫自己。

    “你赶紧起来做饭去。这都快8点半了,晚了医院人多咱们得排到几点啊。”

    娄晓娥一边穿衣服,一边埋怨她爷们。

    “咱俩去医院检查,最好不吃东西,我听说吃了东西验血可能不准确。你给雨水留个纸条,说咱俩有事出去,让他醒过来直接去奶奶家找饭辙去。”

    “那你也得快点起来,别躺着了。咱们检查完了中午就去我妈那里吃饭去。万一医院那里耽误了,咱俩都得饿着。”

    伸手拽下了在自己大腿上摩挲的大手。

    娄晓娥没好气的说道。

    “成,我也起来。”

    说完何雨柱拽住媳妇的大腿借力的起了身。

    然后突然一顿。

    “媳妇,不对啊。你想想,咱们是去检查怀孕的情况。你那个还没走呢,能检查吗?”

    何雨柱的一句问话,把娄晓娥也问住了。

    “不能吗?”

    “我感觉没准得检查一下那个位置,你这个样子不好看吧。”

    娄晓娥也反应过劲儿了。虽然她没检查过,但是想想没准得检查。

    “那等走了再说?”

    “嗯,下个礼拜再说吧。正好我今天帮孙哥把屋子给弄好了。晚饭之前如果弄完了,咱俩直接去妈那吃饭去,好几天没去看他们了。”

    何雨柱给去找老丈人安了一个好的借口。

    果然,听见老公说去她们家看父母去。心里顿时高兴了起来。

    双手扶着老公的脸,上去就是一顿亲。

    这要不是大姨妈来了,两口子肯定就得打起来。

    “既然不去了,你先趟会吧。我去做饭,吃完了饭你再去孙哥那。”

    红着脸推开老公,娄晓娥把上衣扣子重新系了起来。赶紧穿鞋下了地。

    她如果还敢在床上鼓捣。

    早饭就得自己喝白粥了。

    何雨柱则是一脸遗憾的看着媳妇跑出屋。

    等帐篷消下去以后,慢慢悠悠的穿起了衣服。

    昨晚睡前他也想好了。

    不能自己吓唬自己,既然大领导都放了自己一马,暂时没问题了。

    越是这个时候自己越是要稳一稳。

    万一人家只知道自己牵线的事儿。自己突然的动作变化,反而让人知道自己还有别的隐瞒。

    大风要吹起来还要5、6年呢。留给自己的时间还很充裕。

    大不了晚上去老丈人家商量一下。给自己准备一个随时能让媳妇走的路呗。

    到时候自己暗中保护,也能让媳妇跟老丈人放心的走。

    至于自己,到时候再看吧。有变形术什么时候都走了。

    早餐是家里三口人一起吃的。

    吃完了饭何雨柱拿起孙建国家的钥匙去了后院。

    刚准备开门。

    右边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何雨柱一转头,易忠海的身影走了出来。

    “易忠海,好几天没见了。我跟你说的事儿你这是忘了?”

    放下要开门的手,何雨柱转身朝易忠海说道。

    “啊,柱子过来了啊。你跟大爷说的事儿没忘,我这不是要想想嘛。等弄好了大爷去找你。别着急,我最近跟你大妈离婚家里的事儿处理的也乱七八糟,你放心,1700块钱大爷都垫上了。剩下的大爷差不了你的。”

    何雨柱的问话,让易忠海挺紧张,他怕何雨柱再像以前犯浑,把他的事儿给漏出来。

    赶紧解释一下。

    其实还用算什么啊,何大清每个月给的钱都是固定的,乘以月数就明白了。

    可是她最近离婚,再加上想掏2000多块钱跟秦淮茹买孩子。

    想给自己留点手,就想先拖一拖。

    何雨柱也没再逼他,核武器在没发射的时候才具备威慑力。

    跟个二逼似的,有啥事都直接怼出去。嘴是痛快了,等你需要解决问题的时候,除了吵架跟骂人。还能有什么办法?

    (作者在这里属于吐槽,看到少数读者留言,说作者怂,给了系统还处处退让。让作者想起了一个哥们跟我聊天时候说的话。

    中国14亿人,如果有13亿都是那种二逼,你要高兴,因为只要你自己不二逼,你就能在这个社会上很出挑。那你的机会就多了。所以遇到那种人,不要生气,你要高兴。

    作者写这个东西没指着赚多少钱,自己什么水平心里还是有数的。就是一个兴趣罢了。所以......)

    ...........分割线..........

    “成,易忠海,你没忘就成。”

    说完,没再搭理他。

    拿起钥匙开锁就进了屋。

    反手关上门。

    从空间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材料,开始给孙建国家吊顶。

    中午叫着老太太跟一大妈跟家里人简单吃了点小米粥。

    忙活到下午4点,能弄的地方都给他弄好了。

    家具什么的孙建国说要低调,买点旧货就得了。所以他就没再管。

    锁上门。回去洗漱了一下。跟雨水交代了一声,两口子就骑着何雨水的车子去了娄常山家。

    “柱子,别弄太多菜啊,妈厨房那点东西你都给做了就成了。”

    丈母娘拉着媳妇的手上楼之前交代道。

    看样子娄晓娥跟她妈也是有说过怀孕的事儿,要不然不至于没吃饭俩人就上楼说悄悄话去了。

    把自己老丈人一个人扔在客厅喝茶。

    四口人吃完饭,娄晓娥跟她妈又上楼说话去了。

    何雨柱喝着娄常山泡的茶跟老丈人下起了象棋。

    “柱子,你这棋下的我是看不明白了。都是什么路数啊。”

    老丈人吐槽道。

    “哈哈,爸,棋路您不熟悉吧。没事,我不主攻杀伐。咱俩慢慢悠悠的下。”

    说着,何雨柱退了步炮。

    “爸,昨天我跟杨叔去了个领导家做饭。领导说过了年我师父可能要全国钢厂都跑一遍,收集数据,为以后做打算。

    让我跟着给我师父服务,一遍学习。我也打听过,一个厂子每次材料的检测到反推数据。要一个多月。我这出去一次可能要半年左右。如果你跟我妈出去旅游,到时候小娥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对面正琢磨往哪下的娄常山听见何雨柱的话,也没心思下棋了。

    “要那么久啊。那即使小娥没怀孕,你走那么长时间也不是个事儿啊。”

    “对啊,所以我这不是今天来找您商量来了嘛。”

    何雨柱放下手里的小卒子说道。

    “你是怎么想的?”娄常山问道。

    “我心里也没底了。我不想这么早就让小娥出去,毕竟孩子是大事儿。我琢磨着,我催催我师父那边机会不大,您这边能拖就拖着。

    等都准备好了,在天津那边给咱家留条路,埋在那里。我走之前跟我奶奶说好了,让她跟小娥还有我妹妹一起生活。等我回来怎么都好说了。如果以后真有事了,我还能带着小娥顺利的出去。”

    “你是走了,你奶奶跟你妹妹你准备怎么安排。你用什么理由出去?即使你不管了,那你奶奶那么大岁数肯定经不起折腾。”

    娄常山把潜在的关联也说了出来。

    “我也是顾虑这个才来找您商量的。”

    娄常山沉吟片刻。

    “这样吧,没有发生的事儿咱们先别吓唬自己。你跟小娥赶紧要孩子。等孩子大点了。不行就先让小娥过去。如果实在不行你跟你奶奶商量一下看看她怎么说。

    我想老太太不能看到你们夫妻长时间分离。肯定会有妥善的安排。毕竟她还有好多老战友。到时候给你安排个正式的理由,还能留下咱们的根。”

    娄常山的话,也是现在能预估到最好的办法了。

    于是何雨柱点头默认了这个安排。

    说完了事儿,俩人都没心思下棋了。

    于是何雨柱上楼叫着媳妇,俩人骑着自行车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