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全院第七次大会
    四合院中院。

    所有人都搬个板凳围坐成一个半圆。各家的门灯都亮了起来。

    易忠海跟秦淮茹隔着一米坐在大伙的对面,所有人跟联合国开会似的盯着他俩看。

    易忠海在听见杀人的动静以后就彻底躺平认了。

    秦淮茹啥心性啊,揣着手,低头留着眼泪不说话。

    何雨柱张嘴了。

    “明天我掏一块钱,谁想要就帮我把我妹妹车子给我擦了。”

    听见他的话,大院里所有人眼神又看向了何雨水车子上搭着的褥子。

    褥子上借着院里的灯光,斑斑点点的很显眼。

    然后大家伙又同时的把眼睛盯在了两个大爷面前桌子上摆满的钱。

    几个老娘们心里想:

    “这要是跟自家爷们商量一下,关上灯也让易忠海进来一趟,给这么多钱,也不是不能商量。”

    “柱子你别废话。”刘海中怼了他一句。

    他酝酿半天寻思怎么开口,被他一句话给破功了。

    “易忠海,说吧。也别藏着掖着了。自己主动交代,这褥子,这钱都在这呢。

    我跟老闫可不是好糊弄的,今天你跟秦淮茹不如实交代,明天把你俩绑起来挂个牌子游街去。”

    刘海中可是捞着易忠海的痛处了,这么多年他易忠海道貌岸然,一身正气。可是把他衬托的啥也不是。今天捞着他,肯定要把他脸皮彻底扒下来。

    “嫂子,真没想到他俩能这样。”

    何雨水趴在娄晓娥耳边说小话。

    娄晓娥给了她一胳膊肘。让她别说话。

    “易忠海,头几年你可是咱们院公认的模范好人。这几次会议可是把你内心的肮脏暴露了出来。你跟秦淮茹合起伙来骗我们大院所有人这么多年,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就像刚才老刘说的那样,别怪我们不讲情面。拉着你们两个游街。”

    闫埠贵看俩人不说话,补充了一句。

    看到易忠海低个头不说话,一边的秦淮茹心里一顿鄙夷,就这样还想让我嫁给你?正事儿时候拿不出来。

    “我这不是过不下去..........”

    “你快拉倒吧。厂子里昨天领工资。给你们这么长时间组织谎话,你就来这个了?王主任第一次来咱们院开会那次你就是这么说的,结果让建国去你家看你不是没敢让人家进屋吗?

    当大家伙都傻呢?骗了那么多钱,一张粮票都没有?院里谁心里没个数?你家肯定哪里还藏着钱呢。今天不说实话,明天就要建国去你家搜去。赶紧实话实说。”

    刘海中打断了秦淮茹的话。直指核心。

    “我替你俩点出两条道。

    第一、通奸。你俩人都没结婚。

    第二、你秦淮茹算暗娼,卖身子拿钱。就是拿的有点多~!

    你选一个重新组织下语言。”

    刘海中又补充了一句。

    院里众人听见刘海中的话,也是一脸的兴奋。这热闹可不好瞧啊。特别还是发生在易忠海身上。

    众人哪个不明白,事儿都摆在明面上了。今天这个会就是个看热闹的过程。

    明天通知厂里跟街道,这俩人没准都游街丢工作。

    她秦淮茹要敢承认是暗娼,明天就得关进去,不出一个月没准年前就打了靶。

    听见刘海中的话,秦淮茹顾不得膝盖的疼了。立马就站了起来。

    “刘海中,你这逼死我们一家五口吗?院里的你们就这么看着我孤儿寡母的被这么欺负?”

    到了这个时候,秦淮茹哪里还顾及什么被街道处理啊。这都要没命了。

    听见秦淮茹的话,何雨柱不干了。

    这TMD是要开大啊。没宣布结果之前,他必须把易忠海欠他的钱要到手。

    如果易忠海不要脸彻底放开,没准钱还真要不回来了。

    同时也悔恨不早去要。

    “秦淮茹,你别总拿着你的寡妇身份,丢工作全家就没进项这个事儿来威胁大家。王主任都给你记到本子上了。院里不怕你造成的风言风语。早就防着你这一手呢。

    易忠海,你也别装死了。你有钱给秦淮茹,没钱还我是吧。我也不管了,今天桌子上的钱。你给我拿,赶紧的。”

    易忠海现在也是满脑子浆糊,他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听见何雨柱的话,终于脑子里有点清明了。

    于是赶紧站了起来。

    走到桌子边上。

    用手划拉一半,也顾不得数了。为了让何雨柱闭嘴,这一下就差不多有1000块钱。半抱着走到了何雨柱面前。

    “你不数了?可没这么多啊。”

    何雨柱还给自己把责任抛出去了。

    “多了算利息,谢谢柱子了。”

    “雨水,把你围巾摘下来,摊开把钱接过去。咱们家跟易忠海的账算清了。”

    何雨水被娄晓娥捅了一下才从懵逼状态清醒过来,摘下围脖借过了易忠海送手落下的钱。

    “老刘,这些钱是我今天取出来准备还账的。刚才柱子的钱已经还了。还有就是我准备替秦淮茹还我前妻的,昨天她工资被扣了十块钱,心里不痛快。

    我看她可怜就帮她还上。今天拿回来钱,我怕我前妻看到,就先放在了秦淮茹家。”

    秦淮茹万一今天给他怀了孩子,他易忠海就没白掏这个钱。

    这要是说成他买春的,那这娘们没准就没命了。

    先保命,其他的再说。

    大院里的所有人被易忠海这迷之操作弄的有点懵逼。

    怎么招了这钱就分的差不多了?

    刘海中跟闫埠贵明白过来点事儿,这易忠海肯定背后做了什么对不起何雨柱的事儿。

    让他拿住了,这是花钱买人家闭嘴。

    剩下的还要还他前妻。

    余下的今天也肯定到不了秦淮茹的手里。

    这暗娼的罪名也就是吓唬她。他们院还真不想出个这样的人,如果传出秦淮茹这么个名声,他们院可是迎风臭十里了。人家会不会说院里的爷们都尝过咸淡?到时候满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也就默认没人吱声。

    “既然不是暗娼,那老闫,你来数钱,把上次秦淮茹欠葛同志的钱还上。明天再找街道出个证明。下个月秦淮茹工资就不用扣了。”

    说完,抬起头看向秦淮茹。

    “这钱不是你的吧?”

    秦淮茹现在肠子都毁青了,她算计那么久,今天终于到手了。结果一招不慎。被白玩了不说。一分钱都到不了自己手了。

    她再去开假证明有什么用,易忠海基本能被他掏的差不多了。

    “不是,是易忠海放我这里的。”

    面无表情的朝刘海中说了句话,又重新坐了下去。

    刘海中也没管她对自己的不尊重。

    都这个样子了,这个娘们以后怎么调理怎么是。都不用抓她什么。

    于是站了起来,也没管闫埠贵在那数钱。

    “大家也都看到了。这钱是易忠海要还账的,不是买春的钱。那所有证据都齐备的情况下。明天我们要不要拉着易忠海跟秦淮茹去游街,要不要上报街道。

    我跟老闫公平公正,把选择权给大家。如果一致同意,我们也支持大家的选择。”

    听见刘海中的话,易忠海赶紧开口。

    “院里各位。我易忠海没儿没女,心里就想着要留个后。以前不管怎么样,不少人家都受了我的接济,今天我确实做的有点不对。我舔着脸要个人情,我希望大家给我一个机会。如果我再犯,不用大家说了。我自己就去派出所自首。我谢谢大家了。”

    大院里的人一听易忠海这么说,好多人家都受过易忠海的恩惠,今天是来瞧热闹的。也不好当着易忠海的面说出要处理他。所以就都没人说话了。

    刘海中听见易忠海这么说,看到院里众人的反映。知道他自己的想法落不下去了。

    于是低下头朝数钱的闫埠贵问道。

    “老闫,你什么想法?”

    易忠海哪能给闫埠贵说话的机会,他知道闫埠贵什么人性。

    “还完剩下的钱,我明天去市场买鸡,每家一只。”

    刚要开口的闫埠贵马上动作一停。

    咳嗽了一声。

    “哎~~~,一个院住着,老易既然说以后不再犯了,院里人也不想把关系闹的那么僵,老易这要是被开除,他的房子没准厂子就收回去了。

    那她前妻咋办。所以啊,咱们院里低调处理吧。让他跟秦淮茹写个保证书。如果再有下次,咱们也不开会了。直接扭送派出所。”

    听见闫埠贵的话,刘海中算是有个台阶了,一句问话,白得了一只鸡。

    “各位没意见吧。”

    大院里听见有鸡拿,还有什么意见。

    乱糟糟的都说没意见。

    “那行,明天晚上保证书交到我这里来。鸡就让老闫帮着分了。我一会跟老闫把钱数好了。剩下的还给易忠海,其他家的散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