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三十章 大茂现身
    接下来几天何雨柱在厂子里各个食堂巡查卫生,频繁现身厂区。

    终于被他遇上了刘峰。

    得到了会上领导们同意食堂粉刷的意见。

    他也去后勤仓库跟洪岩那边提前沟通了一下。就等下个礼拜开始收拾。

    孙建国也跟马冬雪领了证。后院的家里也安排的七七八八。

    准备周末办婚宴。娄晓娥也经常性的跟晚上下班来看自己新家的马冬雪去后院帮忙。

    俩个人也成了闺蜜。

    “小雪,你跟孙哥什么时候搬进来住啊。”

    娄晓娥一边帮孙建国媳妇递钉子,一边问道。

    “今天弄完了就差不多了,我感觉这屋的潮气散的可以。等晚上你孙哥下班过来我跟他商量一下。如果他也感觉没问题我俩就明天搬过来。反正被子什么的都是新的。锅碗瓢盆的柱子不是昨天帮我们买回来了嘛。”

    马冬雪把最后一根钉子钉好了,让娄晓娥把铁丝给她拉了过来。

    随手一缠。可以把窗帘挂上了。

    “你可真厉害,这种登高的活等孙哥或者柱子回来再弄呗。”

    娄晓娥扶着马冬雪下了梯子。

    “我这不是看自己家马上就齐备了,就差这个窗帘没挂上忍不住了嘛。反正有梯子,也摔不着。”

    “哈哈,你比我性子还急呢。窗帘等他们两个回来再挂吧。不差这一会。”

    “小娥、小娥。”

    说这话呢,外面传来了原一大妈的喊声。

    听见动静,娄晓娥赶紧开门走了出去。

    “葛姨,什么事啊。”

    “许大茂回咱们院了,站在中院骂街呢。我怕你跟小雪两个人在屋里被他堵住,毕竟这个房子以前他在住。”

    娄晓娥听完以后也是一脸的紧张。

    “葛姨,没事,我跟小娥回屋里把门插上。一会建国跟柱子也该下班回来了。那个人这个时间来找事肯定就是冲着找麻烦的,我感觉他不敢跟我俩动手。

    以防万一,您看谁方便去胡同口迎一下。好给我们两家男人提前准备一下。我在屋里陪着小娥。”

    马冬雪的话可是点醒了葛凤珍。

    “哎~哎,对,小雪你俩赶紧进屋插门,我这就去胡同口迎一迎去。”

    说完就小跑着往大门口方向奔去。

    刚跑到大门口,就看见何雨柱的身影进了胡同。

    “柱子,柱子。赶紧回来。”

    何雨柱听到动静赶紧下车推了几步。

    “葛姨,啥事啊,这么着急,您可别气着了。”

    “许大茂出来了,站在中院骂街呢,说都是你弄的,让他们家妻离子散的。我怕她去找小娥的麻烦,就让小雪跟她在后院建国家里猫着呢。你赶紧去把许大茂打发了去。”

    何雨柱听到这话心里一松,不怕当面找麻烦,藏起来才让人闹心呢。

    他这两天还寻思呢,怎么没个动静,那个佛爷也是个没卵子的玩应。

    我都把你打成那个样子了,你还不来报仇等菜呢?

    “哦,我知道了,没事。葛姨,他许大茂就是个嘴炮,不用怕他。打小就打不过我,今天来咱们院肯定有别的目的,没准就是院里哪位给他出的什么损主意。我去会会他,你可别着急啊,咱们进院。孩子我奶奶看着呢?”

    何雨柱一边挽着葛凤珍的胳膊一边推着车子进了院。

    “柱子,别跟人动手啊。打出好歹来再让他给赖上,没准他就是这么想的呢。”

    “您放心,收拾他跟玩似的。”

    搬起车子过了门廊,看到许大茂坐在圆桌凳子上抽烟呢。

    这孙子以前不抽烟啊,看来进去这一阵给他收拾的也学会了。

    何雨柱心里这个乐呵。

    走近了几步,看到许大茂满脸的油光,头发也乱糟糟的。穿着衣服倒是原来在厂子里的样子,就是白衣服领子有点脏。

    皮鞋上不知道踩到哪个水坑里,都是泥点子。

    看样子不算太悲惨。这就让何雨柱心里一点点的内疚也没了。

    “呦~~这不是许大茂同志吗?怎么着,听说找我来骂街了?”

    听见何雨柱的动静,胳膊撑在桌子上抽烟的许大茂转过头来。

    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随手把烟屁往地上一扔。

    瞪着眼睛就开骂。

    “何雨柱,你TM的不是人。你还好意思问我。我们家到了今天这样,都是你害的。今天你不给我个说法,你家没个好。”

    何雨柱拎起自行车,把撑子用脚勾了一下立住了车子。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许大茂面前。

    “带刀了吗?”何雨柱微笑的说道。

    “啊?”

    何雨柱一句话把许大茂整懵了。剧本不对啊,放着以前他这么骂何雨柱,他现在应该动手了啊。

    “我问你带刀了吗?你不是说我们家没个好吗?我给不了你说法啊~!来,你先直接弄死我。你不是进去认识挺多大哥吗?你爹还把人家佛爷打的断手断脚,还威胁要人家全家的命吗?你今天这不是来学你爹来了吗?”

    何雨柱嘴也够损的,最后一句还藏着便宜占。

    “你....你......”

    许大茂被何雨柱的话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你什么你。你找人要废了我,结果被抓进去,你爹来威胁我,去厂子里让李富贵给我调岗位。你爹把人打了,判刑了,你也来找我。

    怎么最终决定你家人命运的人你们都不去找,就来找我何雨柱。真看我好欺负?许大茂你信不信,就凭你刚才威胁我的话,我就能让你再进去待几天?

    哦~~,我明白了。许大茂,我看你这满脸油光的,衣服也好几天没换的样子,你是不是出来以后就没回过家?不会是那个佛爷找人要报复你,你怕回家连累你妈。到我们院来躲清静来了?是不是院里的人给你出的主意?他没告诉你易忠海已经下台了吗?”

    说这话的时候何雨柱眼睛一直盯着许大茂的面部表情。

    当他说道院里给出主意的时候,看到许大茂脸上慌乱的表情一闪而逝。

    石锤了。

    还真让何雨柱猜对了。

    许大茂出来当天,她妈接着他直接回的家。

    但是等他关门的时候看到两个人往他们家大门看,跟他对视以后人家也没躲着,直接就那么盯着他看。

    他关上门以后跟他妈一说。她妈也紧张起来了。

    一合计,没准就是那个佛爷找的人来报复许大茂来了。

    许大茂还算有点良知。一天没出去,搬着凳子扒墙头往对面看了一眼,发现盯着他的两个人蹲在对面墙下抽烟聊天呢。

    于是他一想,他们娘俩一直在家呆着肯定不成,如果人家抓不到他没准就偷摸的进他们家来了。

    那样子保不齐的他妈也的被连累。

    于是跟他妈要了几块钱就趁着黑天从后墙跳墙跑了。

    他在外面躲了两天,没介绍信,没工作,没朋友。晚上跑医院病房蹭了两宿。

    几块钱很快就没了。

    他也不敢回家,身上又没钱了。

    突然想到他曾经帮秦淮茹还过几块钱。

    于是今天下午跑到轧钢厂门口让他遇到一个熟人,把秦淮茹叫了出来。

    秦淮茹本来听说许大茂来找她不想搭理的。

    但是她妹妹还要找对象呢。她也不知道现在许大茂家还有没有钱,所以想了半天还是出了厂子跟许大茂见了一面。

    当许大茂跟她说让她还钱的时候,她这个后悔。

    都跑这来跟她个寡妇要几块钱了。他都混成这个德行了还勾搭个屁啊。

    但是她也没直接拒绝。毕竟她确实拿了许大茂的钱。

    于是她给许大茂出了个损主意。

    她告诉许大茂,她的钱都被何雨柱骗去了。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易忠海也被何雨柱要挟着给了1000多块钱。

    让他去讹何雨柱去。但是她没告诉许大茂易忠海跟她发生那些个事儿。

    于是刚才骂街的桥段就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