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联手制敌
    “何雨柱,你别把所有人都当傻子。别说跟你没关系,所有事情最终受益的都是你,你敢说这里没你的掺和?”

    听见许大茂的话。何雨柱心里给他点了赞。

    终于有点智商了。

    但是你没证据啊。

    “你别跟我着废话了。我告诉你许大茂,你们家啥人性所有人都知道了。敢去别人家要灭人满门的是你爹。

    要废我的人是你。你不用跟我着藏着坏,我只要明天去保卫科一问,今天或者昨天谁在上班时间出了厂子,只要是我们院的,那就是你的同谋。到时候我一起给你们扔进去。”

    何雨柱一句话,没把许大茂怎么着。

    下班都回院的都站在何雨柱身后那看热闹呢。

    人群中的秦淮茹一听,我的个老天爷啊,怎么就把我刮啦进去了。

    这可怎么办。我就是敲边鼓的啊。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还不告你了呢。我这一告,没准算帮你脱身了。我可是听说了,人家那佛爷被你爹打了都没报官,你爹进去那么多年,人家不一定能够得着。

    当初你爹可是要杀人全家的,现在你出来了,那不跟个明灯似的吗?是不是怕报复不敢回家了?来找我麻烦然后想赖在这个院?我跟你说,找谁都不好使,今天你别想留在这个院。找谁都没用,我说的。有能耐你告我去。”

    “谁敢告你?”

    何雨柱身后孙建国的声音传来。

    身后看热闹的人自动的让出了空。

    孙建国推着车子从人群中进了中院。

    “孙哥回来了啊。这个许大茂就是当初找人要废我的。现在出来了,来咱们院找我麻烦,没凭没据的把所有过错都往我身上推。这不是他爹把人给打残废了吗?可能是跑我着耍赖躲灾来了。”

    何雨柱几句话就把信息传递给了孙建国。

    你可别说要关他,这要是他被逼急了没准真要求进去呢。只是把他赶出大院就有热闹瞧了。

    关进去算个什么,在外面才会要了他的命呢。

    “许大茂,你这刚出来就不清净是吧。街道让我住进这个院就是为了防备你这样的人扰乱群众正常生活秩序。

    看来领导的眼光是没有错的。既然出来了就好好做人,把那些坏习惯都彻底改掉。不要总也想着陷害别人来成全你自己。

    行了,赶紧走吧。院里都下班回家该吃饭了,你不是这个院的来院里闹算什么事儿。”

    许大茂看到孙建国那身衣服就突然感觉这么心安呢。但是又很矛盾,现在公安来了他就不能强行的赖着何雨柱了。

    结合何雨柱刚才的分析,他突然感觉如果自己被关进去反而比现在东躲西藏要好的多。

    但是他还想再挣扎一下。

    于是赶紧接茬。

    “孙公安,咱们也是老熟人了。你看我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能不能在院里给我安排个地方暂时待几天。等我家人回来以后我就走,我妈出差没在家,我也没有钥匙。”

    “你算哪个单位的?于公于私都不应该我管你啊。你来欺负我兄弟何雨柱我都没找你麻烦。你户口都不在这个街道,找地方睡觉去找你们街道去。赶紧滚蛋。再赖在这里不走,你可没理了啊,到时候被院里的人打出去都没人管。”

    许大茂听见孙建国这么说,彻底急了。

    这是一点机会都不给他啊。

    左右看了一眼,发现了在门廊看热闹的秦淮茹。

    “秦寡妇,你不用在那看热闹,今天让我来找何雨柱麻烦的就是你。我不管,你欠我钱,今天必须还我。要不然我就住你家了。”

    好家伙,这真是狗咬狗啊。院里众人听许大茂的话都看向了秦淮茹。

    秦淮茹这个恨啊,怎么又被曝光了。

    但是她也不能承认啊。

    “许大茂,你别在那血口喷人。谁让你来找麻烦了。你赖不上何雨柱来欺负我这个寡妇来了?”

    秦淮茹赶紧辩解,但是大院众人现在都知道秦淮茹不是什么正经人。许大茂没准真没冤枉她。

    “你别不承认,我今天去厂子里让人找你可是有人证的。你抵赖不了。还钱,不还钱我明天去厂子告你去。就说你唆使我来院里挑动何雨柱先动手,好吧他骗易忠海的钱讹过来。”

    一剑封喉。

    秦淮茹听见许大茂把她的话都爆了出来。不敢让他继续说了。

    “不就是四块钱吗?还你,可别在这污蔑我了。”

    说着,赶紧走到许大茂面前,从兜里掏出了刚才就偷偷数好的四块钱。

    递给了许大茂。

    “这可是我跟车间人借的。看你现在挺难的,我这都不够吃的了。你也别为难我了啊。”

    秦淮茹现在不苛求她有什么好名声了,只想再保留一点点面子罢了。

    都开始说小话了。

    但是院里的人都明白怎么回事。

    大家都看向了何雨柱。

    “秦淮茹,干的漂亮。以前还装装人,现在婊子做了都不过瘾了,开始阴人了啊。许大茂,拿了钱赶紧滚蛋,再TM废话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打出去,不信你就试试。”

    许大茂接过了四块钱,听见何雨柱的话,看到他阴狠的眼神看着他,心里一哆嗦。

    真就没再说话,把钱揣进兜里就往外走。

    他得赶紧去他家街道派出所躲着去了。

    他是走了。

    何雨柱可没就这么算了。

    “秦淮茹,说吧。别以为我会就这么算了。我这么多年没对不起你们家吧。不感恩就算了。还跟我来阴的了。今天不给我个交代,一个礼拜之内你儿子肯定意外残疾。当着公安的面我也敢说。”

    听见何雨柱的话,秦淮茹害怕了。他知道今天自己算计他的事儿让他生气了。

    但是还想抢救一下。

    “何雨柱,你别诬赖我。我没让许大茂来找你。孙公安,你听听,何雨柱威胁我要让我儿子变成残疾。”

    “柱子,怎么生气也不能动手啊。你这不是叫我难做吗?”孙建国一脸为难的说道。

    “对啊,柱子。一个寡妇挺不容易的。咱邻里邻居的不能这样。”

    易忠海的身影从后面冒了出来。

    “滚一边去,有你TM 什么事儿?怎么着?这你媳妇?轮到你来出头。花TM2000多块钱玩个寡妇还没玩利索。

    别人家花50块钱农村大姑娘就能娶家里。你还嫌不够丢人的?”

    反正钱拿到手了,何雨柱也没再惯着易忠海。

    “你........”

    易忠海被何雨柱的话怼的满脸通红的指着他说不出话了。

    何雨柱都没看他一眼。

    对在那红着眼睛装可怜的秦淮茹问道:

    “你别在这装可怜了。你个女人我不跟你动手,你家就一个狼太子是个公的。出了什么意外别来找我,我可是天天按时上下班。

    许大茂刚出来,不在咱们院他上哪知道易忠海还我钱的,还说是被我骗的。再这里跟我装可怜我可不惯着你了,孙公安可是在这呢。

    许大茂刚才的话可是说明白了。你也在街道备案了。进去以后工作丢了,你们家一起养个残疾也挺好的。”

    还故意转过头问孙建国:

    “孙哥,秦淮茹这样污蔑我够进去的吧。”

    “拒不认错或者态度恶劣能呆7天。”

    孙建国马上给出了日子。

    “嗯,够开除了。”

    秦淮茹这回真是慌了。

    “柱子,别。孙公安,我错了。求求你们饶了我这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柱子,我给你跪下了。”

    说着当场就跪了下来。

    何雨柱哪能让她就这一跪就拉倒了。

    马上跳到易忠海身后去了。

    “秦淮茹你这膝盖太软了。这几个月你跪了几次了,哪次你承认完错误你改了。还想拿女人可怜的样子要挟我,以为我怕外面传出我欺负你一个寡妇?院里现在哪个不明白你是什么人性。”

    秦淮茹看何雨柱识破了自己的小动作,也顺势站了起来。

    “何雨柱,事儿就是我做的。你不吵吵我也不能像现在一样在厂子里被人指指点点的骂我是个婊子。今天栽了我认,你划出道来吧。”

    秦淮茹倒也光棍,躺平认你来。反正有易忠海呢。

    何雨柱看秦淮茹彻底不要脸了。

    转过头,对孙建国说道:“孙哥,你受累,我举报秦淮茹污蔑我。今天就给她关进去,明天再给我们厂发个联系函。开除以后滚出这个院。小当槐花这几天先让我奶奶看着。我不能看着无辜的孩子跟着她妈受牵连。”

    易忠海听见何雨柱已经开始安排孩子的事儿了。知道这何雨柱是真动怒了。

    但是他不干了,秦淮茹肚子里没准有他孩子呢。

    “柱子,别。你听大爷一句话,就一句。”

    易忠海怕何雨柱再来喷他。赶紧解释了一下。

    “说。”

    “你看,秦淮茹一个寡妇带着一大家子,她真要是进去了,她们一家在农村没准真得饿死。她婆婆手里那点钱在农村也买不到什么东西。你也就是出出气。什么都捞不着。你看这样,我替她赔你200块钱,你放她一马,我带着她离开院子,以后在厂里也不在让她对你有任何牵扯。行吗?”

    说着看向了秦淮茹。

    秦淮茹一听,如果何雨柱真能答应,他儿子没准就保住了,她自己也没掏钱。

    “我没意见。”

    她先开口了。

    “你意见重要吗?我要是不答应呢?”

    何雨柱怼了她一句。

    “柱子,我这手里真没剩下多少钱了。我这跟秦淮茹出去还得租房子什么的。我这一走你就彻底心静了。以后保证不沾你边。”

    何雨柱一听易忠海的话,感觉也差不多了。许大茂那边肯定捞不着好,他也没什么损失。

    如果答应了还能当个好人。如果真让秦淮茹在自己手里家破人亡的还挺不落忍的。

    毕竟她家到今天,自己也没少使劲儿。

    于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成,今天我给你个面子,也是咱们交情彻底断了。我再提醒你一句,你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给秦淮茹掏钱了?”

    何雨柱卖了人情,得了便宜,还给易忠海挖了个坑。

    秦淮茹那个环儿还在呢。

    他可等着看热闹了。

    易忠海听见何雨柱的话心里一动。这机会不是来了?可以天天溜沟子了。

    “秦淮茹,明天跟我去领证结婚,我替你给钱。要不然我就不管你了。”

    秦淮茹懵逼了。怎么就领证啊,何雨柱这个王八蛋拿了钱还坑她一把。

    她抬起头环顾了一圈,想看看院里谁能借他200块钱。

    看到大家伙看热闹的表情也知道是不可能了。

    她也想拖几天,看看能不能回农村跟她婆婆要出来。

    “何雨柱,这个钱我过几天给你行吗?”

    “门都没有,过几天你没准找人来跟我闹。赶紧给钱,要不然你就进去呆着,等出来迎接你们家残疾狼太子吧。”

    秦淮茹这个恨啊。于是对易忠海点了下头。

    “明天去开介绍信。我跟你领证去。”

    易忠海这个高兴啊,得偿所愿。想想能天天晚上搂着俏寡妇,顿时感觉自己又雄起了。

    赶紧把手伸进裤兜压枪,假装没掏出钱,然后从上衣内兜掏出一叠钱。

    数了数80块。

    “柱子,我现在身上就80块钱。明天我取出钱给你补上,你放心我房子什么都在。明天我领完证顺便取钱租房子,搬家的时候你如果不在我给你媳妇。”

    易忠海把钱递给何雨柱解释道。

    他也想等把证领了再给何雨柱,要不然他怕秦淮茹过了劲儿再反悔。

    何雨柱也能猜到易忠海的小心思,他今天就是要成人之美。

    于是接过了钱。

    “成,我给你这个面子。明天你也不用给我。三大爷,这个钱您拿着。我拿这个钱不亏心,这是我应得的,但是花这个钱我不得劲儿。

    连同明天剩下的120块钱,当做咱们院的困难补助。过年的时候肉可能不好买,但是我做主,一家2只鸡。都过个肥年。如果谁有门路,再每家2斤肉。

    大家伙吃着好,也能记住这个钱是从我何雨柱身上教训得来的。也给有歪心思的人一个警告。”

    说着把钱递给了闫埠贵。

    “好,柱子局气。他二大爷,你也来数数,明天易忠海把钱给到我这。咱们俩做个账,不能让柱子这份心撂地上,以后院里谁家有什么困难就到咱俩这里讲明白。到时候在你家墙上公布一下支出。”

    刘海中也走了过来。

    “行,我同意。小孙也做个见证。”

    “我没意见。您二位负责就成。”

    “那成,我就功成身退了。孙哥,走吧。我媳妇在你家跟嫂子还躲着呢。”

    于是也没再管易忠海跟秦淮茹,跟大院里的人摆摆手,表示不用谢以后去了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