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拜年
    初一早晨,大院里欢乐的笑声,各自拜年的喜庆话,惊醒了沉睡的何雨柱。

    睁眼一看,好家伙都天亮了。

    昨晚两口子睡的晚,这老两口跟奶奶肯定都醒了,没来叫他们,肯定是因为知道两口子守岁。

    他赶紧推了娄晓娥一把:

    “媳妇,赶紧起来了,早饭还没做呢。爸妈他们都等咱们两个呢。”

    何雨柱扒开媳妇的手开始穿衣服。

    “啊,都快7点了啊。丢死人了。你怎么不早叫我啊。”

    “赶紧穿衣服吧。人家都拜年了,咱们两口子还没起来呢。”

    两口子忙忙活活的穿衣服。

    何雨柱先把炉子掏了。

    等媳妇衣服穿好了,才开门。

    今天初一,不往外倒东西。

    所以炉灰都先放在煤堆边上。家家也都这么干。

    “呦~,柱子怎么才起来啊,你奶奶那屋我们可都过去了。”

    后院老李挨家拜年路过中院,看到何雨柱家门开了就问了一句。

    “哈哈,李哥。过年好啊~!我昨晚守岁了,睡的有点晚,见笑了。”

    “哈哈,过年好,你们小两口新婚第一年守岁说的过儿。儿子,来给你何叔问好。”

    “何叔过年好。”老李儿子赶紧给何雨柱问了声好。

    “哎,过年好~~。等着啊,何叔给你拿糖去。”

    说着也不等老李谦让,回屋把早就准备好的糖拿出了一把装进了兜里。

    出门掏出几颗递给了他。

    “谢谢何叔。”老李儿子满眼期望的转头看了眼他爹。

    见他爹点头。

    才接过了何雨水递过来的糖。

    “李哥,这孩子让你教育的,真成。”何雨柱内心对比了一下棒梗。真心实意的夸了一句。

    老李听见何雨柱的话也是一脸的自豪。

    他家虽然没有中院这几家条件好。但是人家孩子教育的是真用心了。

    听见院里一致认为最有出息的何雨柱真心夸自己孩子,哪里还能板的住。

    “哈哈,谢谢柱子了啊。一会上家吃瓜子去啊,我先去后院那几家拜年去了。”

    “成,李哥,您先过去,一会我这边收拾好了,带我媳妇一起过去。”

    说完老李领着儿子跟何雨柱打了个招呼去后院了。

    回头见屋里娄晓娥洗漱完了。

    “媳妇,你去雨水那屋叫妈他们过咱们屋吧。让他们先把昨天的菜热热,咱们先去拜年去。再晚就不好看了。”

    “嗯,行。我脸上擦点东西就过去。你先把炉子生上。”

    何雨柱也没废话,昨天娄常山劈的柴还剩不少,他正好省事了。

    “柱子,你跟小娥赶紧去各家拜年去吧,我跟你妈看到好几家要上你屋来拜年都走了。”

    何雨柱生好炉子正洗脸呢。

    娄常山推门走了进来。

    “嗯,我知道了爸,我跟小娥这就满院的走一圈。”

    放下毛巾,何雨柱跟老丈人解释了一句。

    老两口昨天晚上被他们小两口炮火连天的动静吵的也是快1点多才又睡着。

    弄的娄常山差点跟媳妇再夕阳红一把。

    要不是顾及是雨水的屋子,没准都能给娄晓娥来个弟弟妹妹。

    娄常山也是理解自己女婿为什么要喝虎骨酒了。

    同为男人的事儿啊。

    要不然大年初一别人家都拜年了,你们两口子还不起床,得好好教训一次。

    虽然初一不许说不吉利的话,但是作为长辈,孩子辈的做这么不懂事的事情,也要不轻不重的教训几句。

    何雨柱看到媳妇跟丈母娘一起进了屋,跟丈母娘打了个招呼,领着媳妇去刘海中家拜年去了。

    满院走了一圈,俩人兜里的糖一颗没剩。去三大爷家的时候他偷偷问了声。

    今年过年给没给压岁钱。

    听闫埠贵说都没给,心里也就有数了。娄晓娥兜里准备的毛票就没掏出来。

    他们家老太太都说了,如果其他家没给,咱们家不出那个头。低调。

    两口子去老太太屋里把老太太扶到自己家。

    娄常山两口子把碗筷什么的都准备好了。

    大锅里冒着热气在地上放着。谭雅文正拿炒勺热剩下的火锅呢。

    “柱子,把大锅里热的饺子跟菜端上去吧。我热好了酸菜咱们就吃饭。”

    “哎~~,辛苦啦,妈。”

    何雨柱掀起锅盖,抄起边上的大抹布。把篦子上的盘子先端了出来。

    回手从碗橱子里拿出一个盘子,拿筷子把饺子捡了出来。

    忙活了一会。酸菜也热好了。

    一家人利利索索的吃了早饭。

    何雨水扶着老太太就先回屋了。她是这个院的老祖宗,街道的人也会来慰问她。在何雨柱家待着不方便。

    “柱子,我跟你妈就先回去了。今天家里肯定要来几个老朋友,一天不着家也不是个事儿。”

    娄常山对一边收拾的何雨柱说道。

    何雨柱把手里的抹布递给了妹妹,随手拿起暖壶给娄常山倒了杯茶。

    “成,爸。您看用不用我去家里做顿好的,你跟朋友们还聚一聚吗?一会我就跟小娥去街道领导家去看看。下午3点以后应该没什么事儿了。明天我就上班了。”

    娄常山沉吟了一会。

    “你下午早点过去,两点多吧。我觉着今天应该有几个朋友要留家里吃饭。但是也不要做太多。你妈那里我怕她着急,再做不好。你就辛苦一点吧。”

    老丈人没跟他客气,他也就是骑车的时候用点力罢了。争取给老杨拜完年跟老付那边拜完年就过去。

    剩下那些个朋友等明天下班再过去走动一下。

    “成,爸。您放心我争取2点左右到。去的时候我带着材料。家里那边没准备,你跟我妈就别出去忙活了。车也没了,大冷天的不折腾。”

    听见何雨柱把所有事都想到了,娄常山心里也挺高兴。

    他也是因为以前不操心这些,这过年了才想起来就要走了。有些老朋友肯定要交代一声。

    家里没食材怎么安排。何雨柱不说,他们两口子肯定要着急了。

    “那行。孩子她妈,你收拾一下咱们跟老太太打个招呼就先回家吧。”

    娄常山对正在跟姑娘说悄悄话的媳妇说道。

    谭雅文也听见何雨柱跟自己爷们说的事儿了。

    “好。那就辛苦柱子了。小娥跟你去拜个年就先骑车回我们那,跟妈忙活忙活。柱子准备东西小娥就别跟着了。家里走的时候也没特意收拾,你爸也不是个动手的人。妈自己忙活不过来。这端茶倒水的事儿你得帮妈干。”

    “行,这活我干了。哈哈。”

    “爸妈,你俩先穿衣服。我先用我那个兜子给你们提点水果跟黄瓜回去。家里来个客人好有的吃啊。其他的等我过去再带吧。”

    说完,何雨柱出门下菜窖准备东西去了。

    等他上来,老两口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

    把兜子递给他老丈人。

    恭送着把老两口送出胡同口。

    回到家,叫上媳妇,跟老太太和雨水打了个招呼,告诉他们俩自己跟娄晓娥要去丈母娘家帮忙,让他们把剩菜热一下。也没管老太太说的初一不回门的讲究了。何雨柱准备晚上跟老太太彻底交代要离开的事儿了。于是出门推着何雨水的车子,车把挂拎着备用的兜子出院挨家挨户的拜年去了。

    “杨叔家孩子也不小了啊。感觉那孩子都学傻了,打个招呼都吭吭哧哧的。杨叔留咱们吃饭的客气话还没说完呢,他就回自己屋了。”

    等出了厂领导院子。

    坐在后座上的娄晓娥跟何雨柱说道。

    “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咱不管那个。付教授他们孩子那么优秀也是挣那么几个钱。过好咱们的日子就成了。这离我们厂子不远了。正好你骑车先帮妈去,我溜达几步去准备下午饭的食材去了。”

    何雨柱说着停下了车子。

    等娄晓娥下了车。

    “今天回来你把车子也骑回来吧。你用不着就给孙哥他们家嫂子用。雨水自己也有车。”

    “行,那你快点啊。我怕妈他们着急。”

    何雨柱跟媳妇点头同意,等媳妇上车走了,他才紧走几步。找了个没人的胡同消失了。

    再次出现,手里两个兜子满满登登的。

    往肩膀上一跨。

    出了胡同,往娄晓娥家方向赶去。

    到了娄常山家才下午1点半不到。

    跟客厅里的众人打了个招呼,也没再客气。

    进了厨房开始忙活。

    一个多钟头,一桌子菜就做好了。

    他也没上桌,跟娄家的客人打了个招呼,一起喝了杯酒。

    客人们也知道讲究,今天为了他们新姑爷上门给做菜,家里肯定还有事。

    喝了杯酒也没跟他再客气。

    于是两口子各骑了一台自行车在谭雅文的嘱托声中回四合院了。

    回到家,何雨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跟媳妇去了老太太的屋。

    “奶奶,我们回来了。”

    老太太正跟雨水在炕上唠嗑呢。

    “哥,你跟嫂子还挺快的。我刚才还跟奶奶说你俩没准回来要天黑呢。”

    “柱子,你跟小娥也折腾一天了,没事就回屋休息去吧。这忙了一年了,终于放一天假,可别累着了。”

    老太太心疼他孙子。

    “没事,不累,奶奶,今天正好休息,拜年的也都走了。我跟小娥有点事跟您说。”

    “雨水你也听着。”

    何雨柱扶着笨笨的媳妇上了炕。

    “啥事啊,柱子。你也上来吧,雨水刚填上煤,炕上热乎呢。”

    何雨柱出了里屋,把大门插上了。回屋脱了鞋上炕。

    “奶奶,过了年我爸妈他们要就要捐了股息,准备去湘港了。小娥也跟着过去照顾着。到时候我想雨水也过去。去那边上大学。这不家里就差您了嘛,我准备用今天把您也劝好。跟我走。去享福去。”

    老太太听见何雨柱的话也没惊讶。

    雨水今天上午跟她唠嗑的时候提了一嘴,她心里有准备。

    “柱子小娥啊。奶奶也想你们,想着抱我孙子,但是我那些个老兄弟肯定不能让奶奶走。也不允许我走。再说奶奶都这么大岁数了,没几年好活的了。

    临老了就想着落叶归根,跟我那老头子趟在一起。奶奶知道小娥家的难处。你们几个过去奶奶不拦着,等你们过去了经常给奶奶写信。如果有了孩子把照片给奶奶邮过来几张,奶奶就满足了。”

    听见老太太的话,早有心里准备的何雨柱也跟着媳妇跟妹妹掉下了眼泪。

    “孩子们啊,这大过年的不许哭啊,不吉利。”

    自己说着,也流下了眼泪。

    “也怪我,不早跟奶奶说。奶奶,不行我带着您偷偷的走。跟着孙子享福去。等您老了,孙子肯定让您落叶归根。”

    何雨柱再次劝导。

    “孙子啊,你还小,不知道奶奶的事儿。如果奶奶就这么不明白不白的走了,以后再想着跟老头子趟一起就不可能了。”

    听见老太太的话,何雨柱也明白过来老太太的话里的意思。

    还真是,红军老战士,跑去资本主义,那可是惊动上面的事儿了。

    没准老太太一家人过去所做的努力都要被重新定性。

    想到这里,何雨柱沉默了一下。

    “奶奶,我明白了。我听您的,经常给你写信,有了孩子经常照相给您邮过来。但是你的听我的。后院新住进来的孙建国以后负责照顾您,我跟他说好了。”

    “行,奶奶听你的,不跟他客气。你当奶奶看不出来你这阵子的事儿都是你们两个商量好的啊。那孩子也是个正直的人。他有那个心,奶奶就把他当自己孙子照顾着。你放心吧。奶奶这把老骨头没到什么都糊涂的时候。”

    老太天反过来劝何雨柱。

    何雨水跟娄晓娥听到这里也不坐着了。

    上来一左一右的抱着老太太的胳膊开始哭了起来。

    老太太又是一顿劝。

    “奶奶,咱们院胡同头里,就是厕所下风口那家是我朋友。

    以后政府给您的那些东西别想着往外倒腾。咱们家不差钱,你自己活的好好的就让我们放心了。我也不是马上就跟她们一起走。

    不管什么时候家里缺什么就让建国去帮您弄。别攒着啊。供销总社的领导姓王,我也跟他交代好了。院里有什么困难,您赶紧要是能帮就让建国去找他。

    协和医院的陈副院长我也交代过了。有个什么毛病别挺着,赶紧治病。您还要等着我跟小娥把孩子给您带到眼前呢。”

    何雨柱把所有的人脉都给老太太交代出来了。

    他怕困难时期老太太担心孙建国搞不定,自己再想别的办法,把她自己给搭进去。

    毕竟院里的坏人都让他弄的七七八八了,以后发生什么事儿他现在心里也没底了。

    等把所有的事儿都交代完了。

    何雨柱留下媳妇跟妹妹跟老太太说悄悄话。

    他回屋去做完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