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更换部门 准备出发
    大年初二,何雨柱扶着酸胀的老腰起床了。

    看到一边媳妇还肿着的眼皮,心里也是难受。

    大过年的,把他在这个世界上重视的所有女性都给弄哭了。

    如果不是自己优柔寡断,早点跟老太太跟妹妹坦白。

    昨天也不至于晚饭吃的一点欢乐都没有。

    唯一的好处是昨天没交公粮。

    摇摇头,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何雨柱开始忙活。

    吃了早饭,把菜放到锅里热着。何雨柱谁也没叫。

    溜达着上班去了,他的车子给马华骑了,今天要骑回来。

    他得过几天才出发,等走之前把车子给自己徒弟过户了去。

    新的一年上班,在陆续的拜年声中食堂开始忙活。

    何雨柱也是发了狠,用了平时一倍的肉亲自动手炒了一大锅菜。

    也不管过年家家都吃了好的了。

    量超标了,大过年的领导也说不出什么。

    果然,中午他炒的菜受到了所有工人的一致好评。

    他今天也站在窗口打饭了。

    毕竟就要离开食堂了,也最后再享受一下食堂打饭的乐趣。

    “呦呵~~柱子,今天儿你们师徒二人一起打饭了啊。这可是瞧着新鲜。来给二大爷弄点你亲自炒的菜。”

    刚打完一个人的饭。

    刘海中的身影漏了出来。

    “哈哈,二大爷,到我们食堂来了啊,二食堂南易的手艺也不错啊。”

    何雨柱一边打饭一边跟刘海中回了一句。

    “我觉着今天没准你得亲自动手,还是你这里吃的惯,二食堂那边新班长的菜不一定能吃到呢。

    得,谢了柱子。”

    看到何雨柱给他弄了一大勺,里面的肉都是两片。

    受了他的人情。

    何雨柱跟他点了个头,就招呼下一位了。

    中午忙活完。

    何雨柱拎着兜子,挨个部门逛游拜年去了。

    “柱子,明天会上就能定下来,你食堂那边安排好了吗?谁能接你的班?”

    老杨接过何雨柱瓜子,大过年的也放松,没像平时一样注意领导形象。开始吃了起来。

    “马华接班长吧,他的手艺平时招待够得着了,我感觉跟我当初当班长时候水平差不多。

    如果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就先让南易顶一下。副主任这个职位我就不操那个心了。”

    “你小子,副主任用你操心?行吧,就马华上来吧,直接给他定个8级。年前老姚还说呢,马华现在的厨艺也可以了。应该没人反对。”

    “那成,我替我那徒弟谢谢领导了。”

    “你先别谢,你师父那边准备好了,你也得跟着伺候着。保证得到好的结果,到时候论功行赏你扶正也顺理成章。”

    老杨不知道他要走啊,还给他安排路呢。

    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就是点头。

    聊了几句,何雨柱就回自己办公室去了。

    过年的气氛还没有过去。今天厂子里工人心思还没转过来。

    于是到点就都下班了,车间主任们也不做那个恶人。

    都开会说了下明天的计划目标。

    何雨柱这边也给大家伙开了会,让他们明天打起精神。

    完事把马华叫道办公室交代了一番。

    听见自己升8级了。

    又是一顿感谢。

    “行了,昨天头都磕了,这是我做师父应该帮你的。过一阵师父也要出一趟远门,帮咱们厂子处理点问题。你自己要努力认真的干活。

    新来的主任我也不知道是谁,这3食堂是所有食堂最重要的。肯定有人有什么想法,你可不能让人家抓住你的把柄。坐稳了一个月,就应该稳当下来。只要你不出错。老杨跟老姚会给我这个面子。”

    何雨柱跟自己徒弟说道。

    “师父您放心。干了这么多年了,食堂的边边角角我心里都有数。昨天我也去老杨家里走了一趟。他也明白我的意思,他直接跟我说了,知道您的意思,他也没挣的心思了。领导们也认可了我做的菜。其他人他帮我盯着。出不了大问题。”

    “你心里有数就行。师父走之前给你写个菜谱,你也别心疼钱。自己在家学着做,只要火候控制好,当做你的拿手菜,到时候以新奇这个角度跟南易打擂台。

    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怕领导再你搞不定的时候把他调过来。那以后怕是你就高升无望了。”

    跟徒弟交代完。何雨柱就骑车车子回家了。

    第二天下午,广播又响了起来。

    何雨柱连同其他部门几个人,一起公示广播。

    崔大可果然接了他的班。看来刘峰也是在其他用人的时候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可能还包括了自己。

    老杨为了平衡各方利益,也答应了。

    食堂的人由马华带着,到他的办公室一顿恭喜。

    看到大伙对马华没有其他明显的抗拒,他也放下心来。

    跟大伙客气了几句。

    叮嘱大家以后跟着新的领导好好干活,他还会经常来看他们。

    也算是给他们一个警告,好好跟着自己徒弟干,他还在呢。别扯没用的。

    洪岩过来接着他。(许大茂家搬家那位,基建科管后勤的。)

    马华帮着何雨柱搬着东西,去基建科报道去了。

    .......

    接下来几天,何雨柱从付荣轩那里拿到准备好的密码本跟信件。

    记好了地址。

    没怎么跟基建科的多接触。

    剩下的时间都是下班回去陪老太太。

    跟内地几个朋友在宋三的新房子聚了一次。

    让他们各自把需要的物资搞回了家里。

    把所有没换完的票据跟他们平分了。

    也能让他们最近几年不用为物资而缺衣少食。

    具体怎么处理,他们都是这个年代的成年人,用不着何雨柱为他们操心。

    宋三这边把房子也过户给了他留在这边的一个家里是独子的兄弟。

    以后老太太来了就找他。

    他也答应帮忙照应着老太太。

    正月初七。报纸上刊登了娄常山捐献全部股息跟股本的新闻。

    爱国商人的名头也到手了。

    他带着媳妇去治病的事情反而没上报纸。

    经过他多方努力。

    何雨水跟他的外出文件也顺利到手。

    何雨柱请了两天假。

    把媳妇跟妹妹不舍的目光下,送上了津港开往湘港的轮船。

    宋三兄弟们几个还有张强的找到的25个人,也在娄父的打点下,昨晚偷偷登船猫着了。

    船员已经被湘港那边的关系打点好了。

    等到船在轮渡的拖拽下离开港口,何雨柱才放心的回了北平。

    回到家,何雨柱把密室所有的东西都收进了空间。

    用准备好的土,把空间全部填满。

    地震以后也不会暴露这个密室。

    处理完以后,叫着老太太吃了晚饭就睡觉了。

    第二天刚到办公室。

    就被孙秘书叫到了杨厂长那里。

    一进屋,付荣轩正跟老杨喝茶聊天呢。

    “柱子来了。明天你师父他们团队就出发了。今天过来跟我打招呼。我也跟你嘱咐几句。

    一定要安排好你师父的饮食起居,别看你都要走的人了,既然你说好了站好最后一班岗。那就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一片心意。

    你那房子我可是顶住压力给你留着,你自己找个人安排住进去,等你后你回来。还能有个窝。”

    “好的,厂长,谢谢您了。我一定安排好我师父的路程,您放心吧。”

    “哎,你岳母那边希望能好起来吧。生不逢时啊。”

    杨成钢也是多说了一句。

    “行了,明天你就出发,我一会让小孙把介绍信给你开好了送过去。直接跟你师父汇合坐车走吧。”

    “好,杨叔,感谢您的帮助,柱子会安排好我师父他们的行程。争取个好结果,算是我能尽的最大的努力了。”

    何雨柱一语双关的对杨成钢说道。

    他还真没想到杨成钢会把房子给他留下。

    他也打算好了。这次弄回来的配方跟设备什么的,头一次多给老杨几个,也让他出出风头。

    争取更上一层楼。最不济也能在报纸上露个脸。

    于是跟付荣轩打了个招呼就去孙秘书屋里拿介绍信去了。

    下午带着徒弟去红星派出所去吧自行车过了户。

    马华带着他就回了家。

    也没管马华那不舍的眼神。

    硬着头皮进了院子。

    马华也听说何雨柱可能这次出差回来就要去湘港照顾岳母去了。

    可能这次分别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了。

    师父交给他的菜谱算是他这辈子得到最大的财富。

    他也没什么能帮师父的。

    于是立好车子。

    朝何雨柱跪了下去。

    “师父,一路珍重。”

    就在大门口,哐哐哐的磕了三个响头。

    何雨柱回头看了眼马华,忍住泪水。跟他摆摆手。

    “回去吧,师父给你安排好了,好好干,别丢了师父的人。”

    说完擦了下眼睛,进了院子。

    马华等到何雨柱的身影不见了。他起身,擦了擦着眼泪,推着车子回厂子上班去了。

    何雨柱回到家。

    躺在床上,平静了好久才又起身坐了起来。

    毕竟是自己用心教导的徒弟,跟自己孩子差不多。

    想到这一分别可能就是十多年见不到了。

    心里也是不舒服。

    往西屋方向看了一眼。

    那屋的老太太还不知道怎么安抚呢。

    小娥他们走的时候老太太都没敢出来。

    临老了,得着何雨柱这么一心一意对她好的孙子。

    孙媳妇也孝顺。什么都不亏着她。这突然就要分别了。

    心里的落差太大了。

    何雨柱明天也要出发了。所以硬着头皮也得去看看老太太跟她说明白。

    于是把空间里所有的好东西都拿出了一点。想给老太太吃顿好的。

    突然想起来,好像过年那天晚上签到得了奖励了。

    他这一阵子忙活的已经忘了。

    于是赶紧打开面板。

    果然有待领取的提示。

    打开一看。

    “健体丸X5。技能:战术精通。”

    “怎么是两个?不是才满一个月吗?”

    这TMD的健体丸是什么鬼,怎么没个说明?

    但是想到系统产品,应该没什么害处。

    于是倒了杯水,拿出一丸。问问味道,用舌头舔了舔。

    感觉就像中药丸一样,有点苦涩。

    一狠心。扔进了嘴里。

    喝了口水,嚼了几口咽了下去。

    过了不到5分钟,他就感觉双肾开始热乎,紧接着整个脊柱也热了起来。

    不到10分钟,他感觉大脑一片清明。五感突然的透亮了。

    然后四肢百骸的肌肉也感觉硬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热乎乎的赶紧才慢慢消失。

    何雨柱撸起袖子,感觉胳膊上的肌肉增加了一样,但是也没有像小说那样身体排出污渍。

    就是有点油泥腻呼呼的感觉。

    于是进了空间脱了个精光,跳进水里洗了个澡。

    再出空间。

    燕尾服又穿在了身上。

    “老伙计,你又上班了。还是穿着你方便。”

    何雨柱自言自语的说道。

    “战术精通~~,我TMD的励志做一个走技术路线企业的商人,你给我这个干嘛,我还能亲自动手跟人开片啊。”

    何雨柱内心一顿吐槽。

    然后突然想到,他可是没学日语。

    这次出去,以外国人的面孔去霓虹国,肯定要开启抢劫模式。没准到时候真用的着。

    抬头看了眼挂钟。

    “先做饭。还有半个小时建国也该回来了,叫上他跟他媳妇。一起劝劝老太太。技能等晚上睡觉前在收吧。得着以后直接睡觉了。”

    于是去了厨房,生火开始忙活起来。

    等做完了饭。去后院把孙建国两口子叫到了自己家。

    先跟他们两口子交代了一声。

    “孙哥,我明天就要出发了。要几个月才回来,等我回来就直接去那边照顾岳母去了。你跟嫂子帮我照看着点我奶奶。我准备走出差回来把这个房子交给我徒弟马华,以后也让他帮着照顾一下。你们两口子就多帮我操点心。”

    孙建国知道何雨柱的安排。他这几天也跟媳妇商量了一下。

    马冬雪也是个善良人。自无不可,她可听她表姑说了,老太太是个人物,住进来以后多照顾着,只有好处没坏处。

    自己家房子也是何雨柱帮着收拾了。

    这个人情她得认。

    “柱子,你就放一百个心,我跟你孙哥肯定把老太太照顾的好好的。老人年龄大了,我也懂点医术。以后有点病什么的肯定要比你敏感。平时吃饭什么的,葛姨我们一起帮衬着,亏不着老太太,你就放心吧。”

    马冬雪替他爷们做主了。

    “成,那我就谢谢你们了。一会吃完饭孙哥你把我家碗橱子里剩下的奶粉拿你家去。以后葛姨如果要用,就让嫂子给她拿着,就说是你们托关系弄到的。

    我菜窖里还有好些个东西,一会吃完饭你们两口子打着手电下去看看,心里也有个数。等我走了你们就别着急买了,先即着那些个吃,可别放坏了。”

    何雨柱把人情给了马冬雪。

    表面上也得把人情还的足足的。孙建国没什么问题,但是她媳妇可是有自己想法的人。

    说完,何雨柱就去老太太叫老太太去了。

    “奶奶,走,上我屋吃饭去。”

    进了屋,看到老太太背坐在炕上。往外看呢。

    心里也是一阵难受。

    “奶奶不吃了,你自己吃吧,柱子。”

    老太太低沉的声音拒绝了何雨柱的招呼。

    “奶奶,明天我就要跟我师父出差了。这一走要好几个月才回来呢。后院我孙哥还要替我照顾你,人家两口子在屋等你呢。你可不能跟孙子耍小性。听话,来我抱你过去。”

    说完抄起炕头的鞋。

    把老太太抱了起来。放到炕沿上。

    也没管老太太红红的眼睛。

    一边给她穿鞋一边说道:“奶奶,我从给我妈看病那个陈院长那里要来了一丸补药。听说是原来同仁堂秘方留下来的老药。一会吃完饭你吃了。

    身体健健康康的多活几年,我那边把握岳父岳母他们安顿了就回来给您尽孝。我徒弟马华我让他住我屋,那也算是您的重孙子了。肯定比我照顾的都好。您再这么着让孙子哪里忍心去那边给您生重孙子去。”

    说着,何雨柱挤出了几滴眼泪。

    老太太一看自己这样把何雨柱弄哭了。

    赶紧收起了伤心的心思。

    “行,行,奶奶听你的,奶奶知道你孝顺。你都给奶奶安排好了,奶奶放心了。咱们吃饭去,别让小孙等着了啊。”

    说着用枯瘦的双手抱着何雨柱的头,用大拇指给他摸了摸眼泪。

    “哎·~”

    何雨柱用红着眼睛把老太太的鞋穿好。

    扶着她回了自己屋。

    等老太太坐好。

    何雨柱跟孙建国还有马冬雪把他们说好的打算跟老太太说了,孙建国也做了保证。何雨柱在一边敲边鼓。终于把老太太弄出了笑模样。

    三人看老太太终于缓过来点了,也都放下了心。

    吃完了饭,三人又跟老太太聊了一会。看老太太精神有点萎靡。

    何雨柱就让孙建国他们俩下菜窖去看东西,他扶着老太太回了西屋。

    兑了杯温水,从兜里掏出药丸。

    把他自己准备的纸包撕了下去。

    “奶奶,这个药可是绝品。吃了可就没了。我试了一下,效果是真好。您吃了以后肯定长命百岁,您可要好好的啊,到时候我孩子还要找您要红包呢。”

    说着把药直接放在了老太太嘴边。

    老太太也没怀疑何雨柱要害她什么,张嘴就吃了下去。

    何雨柱递过了水杯,老太太喝了一口,嚼了几下咽了下去。

    “奶奶,您躺下吧,一会药效就上来了。然后您就直接睡下吧。明天早晨我直接就走了,等过几个月我再来看您。”

    说完,帮老太太把炕稍的被褥放好了。

    就出门回屋了,全程都没让老太太说话。他怕她一个大老爷们听见老太太的话再哭出来。

    哪怕没有血缘关系,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将心比心也有了浓厚的感情。

    孤零零的一个老人,把所有的感情都依托在他身上,他感觉愧对老太太了。

    还好健体丸来的及时,希望老太太能因为这个药多活个几年。

    等他回来的时候能尽孝,让她离开的时候不孤单。

    刚到门口。看到手电光影从菜窖照了上来。

    于是他停下脚步。

    等孙建国两口子上来,把盖子盖上。

    他才开口。

    “东西都有数了吧。孙哥你进来把东西帮嫂子搬你屋去。就早点休息吧。我明天早晨也要出发了。家里就托付给你们了。钥匙一会我给你留一把,我徒弟没住进来之前,帮着收拾一下。屋子长时间没人容易坏。”

    “柱子,东西可不少,我们两口子够吃一阵子的了。我怕到时候吃不了坏了啊。”

    马冬雪跟孙建国走到屋门口,悄声的跟何雨柱说道。

    “没事,照顾着老太太不亏着就成,其他的你们两口子自己安排,我就不管了。”

    等孙建国把厨房里的奶粉搬出来。

    跟他们两口子打了嘱咐了几句。何雨柱把他们目送到过了门廊,扫了一眼刘海中家,看到已经熄灯了。沉吟了一下就回屋了。

    “这刘海中当官的心思现在也不知道强不强,自己走了以后就怕他因为那俩儿子图他房子啊。这次回来得跟张强说一声,的让厂子里把房子给到马华的消息私下从他嘴里传到刘海中耳朵里。应该把这个隐患给消除了。等开放以后自己回来给马华弄套房子,这事儿就圆满了。”

    进了被窝。

    使用了技能卡,在庞大的信息冲击脑海的情况下。何雨柱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5点半就醒了。何雨柱脑袋里突然感觉多出了感觉非常熟悉的内容。

    怎么规避危险,如何占领主动位置。如何使用枪械。

    好家伙,真丰富啊。

    (拖鞋也学着其他小说那样,给何雨柱加了这个外挂。还是希望去霓虹搞一下破坏。满足作者自己内心的希望吧。)

    也是好东西,这个年月湘港也不算太平。没准哪天就能用到。

    也算是在混乱的情况下,有保护好家人的能力了。

    毕竟那边不像现在的祖国。

    人人都有信仰,有目标。

    那边可是唯利是图,把资本主义的糟粕发挥到极致的时候。

    收起心思,起床抄起燕尾服穿好。

    下地以后把所有自己家经常使用的东西都收进了空间。

    把昨天剩下的菜简单的热了一下。吃饱了以后。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物品都归拢好了。

    就把厨房的保险丝摘了下来。

    趁着天黑悄悄的把门锁上,往老太太那屋看了一眼。

    没有开灯。

    背着做样子的兜子就离开了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