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准备动手
    第二天一早,何雨柱又是一个自然醒。

    全身硬直的伸了一个懒腰,坐了起来。

    起身去箱子里拿了一件昨天买好的夹克衫。穿上燕尾服。变成了毛衣组合。

    套上夹克衫,穿好袜子。拉开了正门。

    天已经大亮了,旅馆老板正拿着一个抄子捞小溪里面的杂物。

    跟老板点了个头。

    老头很有意思的把抄子靠在了旁边的松树上,用手比划了一个吃饭的手势。

    何雨柱开心的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坐在榻榻米上,穿好皮鞋。绕着门口的小路溜达了一圈。

    老头看到何雨柱点头就转身准备去了。

    何雨柱则是抬头跟松树上的一只松鼠逗弄了起来。

    玩了一会,感觉饭快来了。回屋拿着毛巾去了后院去洗漱了。

    等他洗漱完了。刚回到屋里,发现今天给他送饭的换成了一名少女。

    “早晨好~,您的早餐好了。我可以送进来吗?”

    “你会英语?”

    何雨柱一脸惊喜的问道。

    “是的,先生,很抱歉我的父母不懂英文,而我昨天睡的比较早,没能接待您?”

    说完还给何雨柱鞠了一躬。

    “没关系,送进来吧。我正在为难要怎样跟老板提一个小要求。”

    少女脱掉木屐,小步的走到了桌边,挨个的把碗筷跟小菜放到了桌子上。

    “有什么需要您可以跟我提一下,看是不是可以帮到您~!”

    跪坐在那里的少女稍微转身回道。

    “我需要一点纱布跟医用胶带。你们旅馆有准备吗?”

    “有的先生,我们常备一些外伤必备药品,经常有客人上山的时候不小心受伤,简单的处理就可以了。您是哪里受伤了吗?我可以帮到您的。”

    “怎么称呼你?”

    何雨柱岔开了话题。

    “哦,对不起,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您可以称呼我美奈子。”

    “还在上学吗?”何雨柱又问道。

    “没有了,高校毕业以后因为家里原因没有上大学,就帮助我的父母打理旅馆了。”

    听到她的回答就放心了。

    “我是来霓虹早稻田大学参加一个会议。突然想到福冈这里的工业大学有一个我的老朋友,想来看看他,结果昨天到了以后才知道有事出去了,需要几天才能回来。结果就找到这里,所以我想租一台自行车,看一看福冈的风景,但是身体有点不方便想要纱布预防一下。”

    何雨柱说完,对方明显楞了一下,然后也没再提帮他处理的问题。

    “好的先生,我去给你找纱布,一块够吗?”

    “拿两块吧,如果需要钱可以在我昨晚的房费里扣除。”

    “没关系的,你可以先享用早餐,我这就去准备,一会来收餐具的时候给您拿过来。”

    说完,就退了出去。由于霓虹的螃蟹盛行,所以何雨柱现在使用伟力,尽量减少周边女性的出现量,即使描写也都是简单的年龄了。

    简单的吃了早餐,何雨柱就开始收拾被褥。

    刚把东西放到储物柜里。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

    门被拉开,美奈子走了进来。

    “先生,您要的纱布在这里,还有给您带来了一点医用棉花。”

    说着脸就红了起来。

    想来是她回去问了他爸以后才知道何雨柱的表述什么意思。

    毕竟男人嘛。有痔疮也正常。

    “谢谢,放到桌子上就可以了。”

    “好的。还有,先生。我的爸爸说自行车使用他的就可以,这个县没有专门租自行车的地方。这里是钥匙,已经帮您停在门口了。”

    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把拴着铁环的钥匙。

    “非常感谢。我会小心的使用。”

    何雨柱接过了车钥匙表达了感谢。

    美奈子跟他客气了一下就收拾碗筷出去了。

    等门关好。何雨柱拿出一把剪刀,把纱布稍微修整了一下,然后用医用胶带贴好了固定点。随手连同剪刀收进了空间。

    把昨天换下来的西装放到了箱子里。

    拿着车钥匙就出了院子。

    木栅栏边上就是一颗松树。自行车就停在树下。与何雨柱来霓虹所看到的自行车一样,大众款,漆面已经没有了光泽。正合他意。

    何雨柱开了锁,抬腿坐了上去,扭了扭屁股。脚下用力往桥西行去。

    因为那个方向是八幡制铁所在。

    这个季节,县道上人很少。路边的田地里也没有人劳作,只有远处看着像大棚一样的建筑里人影绰绰的有人的气息显露。

    何雨柱在一个路边的厕所停下了车。回头一看没有人在跟前。

    于是走进了木质的厕所。

    不一会,一个头发浓密的中年日本大叔走了出来。

    就是脖子上帖子一块纱布,好像嗓子手术一样。

    假装紧了紧裤腰带。

    何雨柱骑上车子往铁厂方向赶去。

    用了一个下午,何雨柱绕着厂子走了一圈。

    大概的确认了一下厂子布局。还需要他继续打探。

    期间他才发现,这个年月霓虹工人阶级的生活算不上太富足,他身上的新衣服在这个县城仍然显眼。

    于是他在铁厂旁边的生活区,找到了一家门口落叶无人清扫的房子。趁着没人进去翻了翻储物柜。

    真让他找出了一套跟他身形差不多的二手外套。

    扔进空间洗了洗,就晾在了那。准备明天再来的时候使用。

    走的时候顺手把院墙边架子上的笸箩收进了空间。

    做完这些,何雨柱就往回赶去。

    5点多一点,何雨柱回到了旅馆。

    跟美奈子打了个招呼,跟她说完饭不用送了。他在外面吃了一点当地美食。

    于是就回屋呆着去了。

    白天经过铁厂门口的时候看到一些当地农民会把自家的弄产品摆在路边,供下班的工人随意买卖。何雨柱还看到有卖青菜的,可能是家里有大棚吧。正好给何雨柱一个近距离观察铁厂的机会。

    第二天一早,何雨柱骑车又出发了。

    这次他可是安稳了。

    坐在厂门口。面前摆放着两个笸箩,上面盖着陈旧而干净的棉被。前面用纸板写着的菜品名称跟价格。

    这都跟旁边卖菜的一模一样。

    这些老炮看到他脖子上的纱布,也没对他恶语相向。相安无事的等到下班的工人都走干净了。厂里负责安保的人的活动轨迹看了个大概。他才收摊走人。

    就这样连续观察了两天。期间还在铁厂住宅区看到了照相馆,花钱买了台老板不用的二手双反。老板还赠送给他两个120黑白交卷。

    比比划划的明白了老板这里有暗房,可以给他洗照片。

    第三天上午何雨柱拿着相机把这个年代体现霓虹建筑特色的照片拍了不少。

    晚上回来的时候,递给了老板五张他们旅馆特色地方的特写黑白照片。

    得到了老板的的感谢。何雨柱用现代人的眼光拍出来的温泉池,竹管石槽,古意盎然的建筑。让在自己继承父辈旅馆里住了一辈子的老板非常感动。自己家的院子原来还能这么好看。

    也算是补齐了何雨柱这么多天早出晚归的动机了。

    这几天除了他就一对夫妻住进来一次,第二天就走了。由于铁厂大部分工人都出差了。没有多少人来这个小县城住宿,也让他没那么明显的暴露在外人面前。

    晚上吃完了老板特意送过来丰盛的晚饭。等收拾好碗筷的老板离开。

    过了1一个多小时。

    拉开门缝,看到老板那屋已经熄灯。把门口的自行车收进了空间。

    他关好门。从后门走了出来。随手把门关上。

    绕过水池中央宽阔的位置,踩着石头用力一跳,越过了温泉池。

    双脚用力翻出了围墙。

    顺着河边走到了大门边上,听了一会,没有动静。

    小步快跑的过了桥,拿出自行车往钢厂方向赶去。

    今晚该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