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面见蛇头
    何雨柱离开孙文正家的时候已经11点左右了。

    开车疾驰到了纽约市区。

    在帝国大厦附近找了家宾馆住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起床就往机场飞奔。

    终于赶上了最早的一班飞机。

    到达华盛顿的才10点半。

    在林肯纪念堂的金拱门跟蛇头大卫见了面。

    两个人打包了两份汉堡,坐在大台阶上,啃了起来。

    何雨柱用手随意的擦了下嘴。

    从兜里掏出了护照递了过去。

    “这本工藤新一的护照给我盖一个出境章。今天明天都可以。”

    大卫接过何雨柱递过来的护照看了一眼。

    “要航空的还是航运的?”

    “随便哪个都行。”

    何雨柱只是要那个章,什么方式不重要。

    “航空的今晚就能搞定。”

    “那就航空的吧。”

    “300美金,谢谢。”

    “你不会帮我垫上?”

    何雨柱打了一下他伸过来的手,没好气的说道。

    “朋友,生意就是生意。这是我的原则。”

    何雨柱从兜里掏出钱递给了他。

    “有没有印度还有北极熊的身份证件,护照也可以。男性的。”

    “北极熊的有很多,印度人有证件吗?”

    何雨柱被他的反问怼没电了。

    “北极熊的今天晚上给我带几个。”

    “这个免费。”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去找麦克欧文斯。提我就可以,他会尽力的去帮你的。”

    “那个该死的讼棍?”

    “应该是吧。难道他因为肤色嘲笑过你?”

    “好吧,没事我先走了。还要去给你盖章。晚上我会叫人把东西用信封包好,放在你酒店的前台。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见面的。移民局最近好像一直在跟踪我。”

    大卫没有回应何雨柱刚才的介绍。看来这里面也有事啊。

    “ok,我听从你的建议。”

    说完何雨柱跟他拜拜手,自己先走了。

    TMD的。好不容易如鱼得水了。

    再让这个混蛋给自己搭进去就得不偿失了。

    中午回到酒店。

    在前台拿到了自己另一台车钥匙,还有两台车的完税证明,这个东西要去湘港作假用。

    补交了两天的房费,何雨柱上楼休息去了。

    晚上5点半,麦克跟史蒂文一起走进了房间。

    后面跟着餐车。

    三个人安静的把晚餐吃完了。

    等服务人员收拾好离开后。何雨柱给他们俩泡了一杯绿茶。

    希望今晚两个人都失眠吧。

    “船已经谈下来了。10条船,带一条二手原油运输船。一共70万。”

    何雨柱不淡定了。

    “你是怎么TMD办到的。”

    何雨柱一脸的惊讶。

    上次谈的时候他还认为90-100算是正常价格的。

    “哈哈,我跟麦克共同施压,有了你答应我的金属,我承诺他如果银行到期以后,我会拆借给他500万美元,利息只比银行高了一个点。

    但是我给他的时间是两年。然而实际上,昨天晚上我跟美联储的高层吃饭的时候,他们答应这些金属只要放在那,就每年给我1000万的信用额度。比银行利率低3个点。属于白送。”

    “都说银行家都是罪犯。真的没有夸张。”

    “嗯,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一边的麦克认同的跟了一句。

    史蒂文听两个人这么说他,反而以此为荣的把茶当做酒,隔空朝他们两个示意了一下,喝了一口。

    苦涩的味道让他表情一阵扭曲。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国茶叶?跟我在英国喝的红茶都不是一种东西。”

    “在你说话的这个时间,你嘴里有没有感觉到甜甜的味道从你舌头两侧产生?”

    听到何雨柱的话,史蒂文的表情原来越惊讶。

    “这是魔法吗?”

    “这就是中国茶叶魅力的一小部分。”

    何雨柱示意麦克也尝试一下。

    “麦克......”

    刚要说话,电话的声音打断了何雨柱。

    他拿起听筒。

    “这里是卡尔。”

    “卡尔先生,一楼有一个给您的信封。如果你确认,我马上叫人送到您的房间。”

    听筒里传来了前台服务人员的声音。

    “是我的包裹,拿上来吧。”

    挂了电话。

    “麦克,你认识大卫约翰逊吗?”

    “嘿~~老板。你知道的,白头鹰不缺麦克跟大卫的。对方是做什么的?”

    “蛇头。”

    “认识。我们是同学。”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何雨柱一脸荒唐的说道。

    精英律师跟蛇头是同学。

    “可笑的白头鹰故事。要好的同学毕业以后再一个律所工作,共同为移民局做免费律师咨询。因为法律的严肃还是一个幼儿的生命的重要性分道扬镳。”

    麦克说完,静静的看着杯子。

    何雨柱也明白了里面的事情。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

    敲门声给了何雨柱一个救场的机会。

    开门拿过了信封。关上门何雨柱换了一个话题。

    “嘿~~兄弟们。我想买一批自动武器。准备拿回老家装备一个防卫班。有没有什么办法搞到新货。”

    “你是想打一场冲突级别的战争准备吗?”

    “差不多吧,平时只是训练。最好是子弹容易购买。”

    “交给我吧,越南准备开打了。我的一个朋友负责运输。给点钱就很简单就能分出一个排的标准火力。把从战场上退下来的武器交换一下就可以了。2万美元全部搞定四个人就可以。”

    “ok。交给你了。”

    “跟10条船一起运到湘港吧。”

    “没问题。”

    “麦克,你在日不落有没有熟悉的律师朋友。我想在湘港买两块地,一个座位码头建设使用,一个座位我再湘港的家使用。”

    看到麦克在说完他跟同学矛盾以后情绪不高。何雨柱重新找到了话题。

    “着急吗?”

    “不急,四个月内搞定就可以。最好是以咱们岛上的公司名义操作。”

    听见何雨柱的话,麦克从包里拿出了笔记本。

    “你说一下地名吧。我来操作一下,上次英国的同行去蒙大拿买农场是我操作的,这次让他还一个人情。不过费用我也要抽成的,这是规矩。”

    “我要做住宅的地方叫做深水湾,山区别墅的规划形式。可以做低密度的豪宅区。做港口的地方叫大角咀,那个地方不适合做货轮码头,水深不够。

    但是我会请专人爆破航道,我希望在那里有一个自己的码头。包括以后的集装箱堆放场地也要有。钱的上面可以适当的放松。就是要封闭英国佬持股的可能。”

    “就这些条件了吗?”麦克问道。

    “没有了,你先联系看看。如果有什么疑问再做沟通。”

    何雨柱肯定的说道。

    “好的,应该问题不大,过几天给你消息。”

    看到事情都说完了。

    何雨柱提起要出去潇洒。

    两个人都以还有事的借口,离开了酒店。把何雨柱自己扔在了房间。

    本来还有出去潇洒的他。怕晚上危险,就进了空间学习俄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