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风流的秦寡妇
    “那秦淮茹跟易忠海离婚了以后,跟她那个姘头结婚了吗?小当跟槐花谁照顾呢。”

    何雨柱挺好奇这个让他一直矛盾的女人。

    把原主糊弄一辈子的仇,他都想弄死她,但是考虑这个年代她一个寡妇带着那俩姑娘,如果当妈的不管她俩。孩子的命运可就废了。

    毕竟老太太跟三大爷在小当跟槐花没跟易忠海他们走的时候受了不少教育,明显三观已经被改过来了。

    何雨柱在内心中压根没把贾张氏跟太子狼当人。

    “俩孩子都上学了,秦淮茹去跟人家登记,厂子里不给办。说她对婚姻太过于放纵。让她清醒几年再说。”

    “哈哈哈哈!易中海在里面也使劲儿了吧!”

    何雨柱乐出声来了。

    看到狼狈互相拆台,他也是心里暗爽。

    “易中海都堵到人家科室门口去了。加上厂子里突然传出秦淮茹坏过你,这样人家才没同意的。”

    何雨柱一听,这里没准有自己徒弟还有张强他们使劲儿呢。明天得去问问。

    “活该,对了奶奶你去后院我小雪嫂子那屋告诉一声,让她们别做饭了。等我孙哥回来直接吃饭就好了。”

    “行,你去是不方便,奶奶腿脚利索之后,总去她屋。”

    说着,老太太就去后院了。

    不一会,老太太跟孙建国媳妇一起进了屋。

    “柱子回来了啊。也不说一声。嫂子好给你做顿面条。”

    看人家这媳妇,叫个会说话。

    “不用啊嫂子,到谁家不是吃。我刚到家我奶奶就让我去买肉。说给你补补。我不在家这几个月,你也辛苦了。”

    何雨柱的话,让马冬雪心里这个热乎。别管人家给了多少东西,话听着就舒服。

    “你行了啊,老太太让你买肉我信,这买两种的事儿肯定是你才干的出来。”

    “哈哈,嫂子你连这个都知道了。”

    何雨柱跟她开起了玩笑。

    “孙哥那边工作还顺利吗?”

    “挺好的,他朋友多,去了以后办了几个案子,受到了表扬,手底下的兄弟也愿意跟着他。最近都是早出晚归的。到家吃了饭就睡。”

    “那是好事,小孙那孩子正是干事的时候。那是给你肚子里的孩子挣家业呢!”

    老太太接过了话头。

    “奶奶,你跟我嫂子上炕吧,我这边马上就把馅和了。就等我孙哥回来了。”

    何雨柱不明白老太太为什么打断他的话。也就顺着话跳开了话题。

    等俩人上了炕,何雨柱突然想起了刚才想问的事儿了。

    “对了奶奶,那易中海回来了,原来把秦淮茹房子租出去以后房租谁拿着呢?秦淮茹坑了他那么多钱就算了?”

    “柱子,你奶奶没跟你说啊,秦淮茹住回来了!”

    听见马冬雪到底说了出来,老太太瞪了她一眼。

    看到炕上老太太的动作,何雨柱反应过来了。

    他觉着刚才提到俩孩子以后老太太的话头就断了嘛。

    “奶奶,你不用瞒着了,明天我一上班肯定啥都知道。再说了你瞒着有什么用。”

    “奶奶不是怕那个狐狸精怎么着,奶奶是可怜那俩孩子。你这要是上来脾气,把她工作弄丢了,小当跟槐花跟着回农村,她们一家子能把那俩闺女给饿死。”

    “那您还能瞒多久啊。”

    何雨柱也是一脸的好笑。

    “我寻思着晚上你孙哥回来,我跟他说几句以后俩人一起劝劝你。”

    “哈哈。您把心放肚子里。我就是收拾了她,那俩孩子我也管着。”

    “你可别糊弄我老太太,你过一阵子就走了。那孩子你还能带过去?”

    “奶奶,你说我真给带过去她秦淮茹能怎么着?那俩孩子现在可是懂事了,她们奶奶对她们什么样?秦淮茹是什么人性?她敢让孩子叫易忠海爸爸,那孩子心里能没想法?”

    听了何雨柱的话,老太太不说话了。

    “柱子,没亲没故的秦淮茹不让,你还抢走啊。”

    “嫂子,你说秦淮茹那人性,我带着她姑娘去湘港享福,她一心只有那只狼崽子要继承她家的皇位。她不左右寻思寻思?”

    何雨柱的话也让马冬雪沉思了起来。

    “柱子,就是她秦淮茹同意了。那家里小娥怎么想啊,这事儿你不跟你媳妇商量商量?就是院里的人也得有疑问。你带那俩孩子你图什么?”

    何雨柱也不能对他们说自己知道那俩孩子长大了模样还可以。

    如果有机会就是一起飞,如果没机会就当做以后事业上的助手。那不是挺好。

    这种从小的就灌输培养的,长大了最忠诚了。

    “我图什么,我就是不想让她秦淮茹拿着咱们院里的善良肆无忌惮的拿咱们当傻子。

    咱们院真的是没有武力对她吗?她为什么到了今天这个样子。不还是易忠海给她惯得?

    当初可是我把她撵走的。她现在敢回来住了。说明她心里有了靠。认为咱们院的人不能拿她怎么着了。那她以后会不会作出更过分的事儿?

    她那心思多奸诈啊,万一让她看出来咱们其实是顾着她俩姑娘,你说她那眼泪比胡同口的厕所还味儿大呢。有几个老爷们能扛得住?我孙哥做决定的时候真的就不看你们几位年龄大的意见吗?”

    “哎~造孽啊。”

    老太太听了何雨柱的话,也是一筹莫展,他听出了何雨柱有点埋怨的她的意思。

    这就让她想起了让小娥俩人给易忠海养老的事儿了。

    “柱子,看来是奶奶就想着维持着院里的仁义形象了。没考虑秦淮茹能给院里造成多大破坏。你的话也有道理。小雪你说呢?”

    马冬雪听到老太太的问话也是一愣。

    “老太太,我才进院几天,我还是跟二大妈他们聊天的时候才知道秦淮茹是个什么人。我们家老孙压根就不愿意跟我说这些。嫌我多事。他就跟我说过,秦淮茹心挺脏的。不让我跟她接触。”

    “得,是我这个老太太优柔寡断了。”

    何雨柱哪能让老太太自责啊。

    赶紧劝慰。“奶奶,人家是厂子的职工,房子就在人家老公名下,虽然她再婚了,但是既然厂子没收回去,就是考虑了她家的特殊情况。

    人家厂子都不管,你怎么管。这事啊,还得我来。因为只有我这条件,大院里开会的时候我把我的意见一说,她们家剩下那三口,谁在乎?眼瞅着饿死都不带眨眼睛的。”

    说完。把炉子里加了点煤。

    拿着炒勺,放在炉子上开始烧油。

    奶奶,柜子上的葱我用了啊。

    何雨柱故意打岔,不想乐呵呵的晚饭被秦寡妇给破坏了。

    “用吧。那葱还不能用啊,你这孩子。”

    老太太听出了何雨柱的用意。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骂着说了何雨柱一句。

    把切好的葱花往肉馅里一放。

    正好油也烧好了。

    把热油往上面一洒。这小香味儿。挠一下就上来了。

    “柱子,你孙哥回来了,你快出去把他叫住,就别去后院了。”

    何雨柱一听,赶紧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