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怒怼秦淮茹
    “孙哥。别走了。我嫂子在奶奶屋呢,今天晚上咱们吃饺子。”

    “呦,柱子啥时候回来的。”

    后面跟着的刘海中突然问了一句。

    “二大爷也下班了啊。我4点多到家的。”

    孙建国跟何雨柱多熟悉啊。跟他点了个头,把车子往老太太家窗户下一靠,就要进屋。

    “回来就好,你回来了,大家心里也放心一些。你奶奶可想你啊。”

    刘海中在那没话找话。

    “二大爷,您先忙着,我先跟我孙哥回去做饭去了。我这在车上都没吃着饭,就等着他回来一起吃一口呢。”

    “嗨~~,你看我,光顾着跟你说话了,这也到了饭点了。柱子你先忙吧。”

    说完就要开门进屋。

    谁想到,何雨柱刚要转身跟孙建国进屋。

    秦淮茹领着俩孩子,侧后身还跟着一个大高个俩人有说有笑的进了中院。

    看到这个情况,何雨柱明白了刘海中跟他废话的意思了。

    这是要拿他当枪使呢,自己还撇清了责任。

    等他们走进了才发现,这个人不就是食堂副主任崔大可吗?

    “呀~,傻柱回来了啊。”

    秦淮茹进院跟崔大可调笑完了一回头看到何雨柱在刘海中家门口站着呢。

    一脸春光的问了一声。

    “嗯,我再不回来,我们家这个院子就快成窑子了。怎么着,这是带着孩子接客了?”

    “你怎么说话呢。何雨柱,有你这么说一名女同志的吗?我可不能惯着你的毛病。赶紧给秦淮茹同志道歉。”

    何雨柱心里正不痛快呢。有人给他搭梯子他哪有不上的道理。

    “你哪位?秦淮茹的新姘头?办证了吗?明天我去厂里问问,我们院让厂里都快安排成窑子了。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开始接客了。

    我还没问你呢?你认字吗?知道同志两个字怎么写吗?知道同志什么意思吗?

    志同道合为同志,指相同理想的群体。

    秦淮茹诈骗易中海4000多元钱,未婚情况下与人有染,全院都能作证。你与她是同志。

    明天我连着你一起举报了!

    我有什么不能说的。崔大可,我数三个数,从我眼前消失。如果你敢跟我扎刺,你信不信我明天让你跪着求我。”

    何雨柱一脸平静的看着崔大可。

    “1”

    “2”

    “等会,我这就走。”

    崔大可摸不清何雨柱的脉,稳妥起见,保命为主。何雨柱说那些话太平静了。

    那样子底气太足,他自己什么人他都知道。心里没底啊。

    说完,崔大可看都没看秦淮茹,转身就跑出了院子。

    看到崔大可走了。

    何雨柱又对着秦淮茹发力了。

    “你就让俩孩子看着你这样?”

    听见何雨柱的话,看见何雨柱那双毫无感情的眼神。秦淮茹心里一阵哆嗦。

    她感觉只有俩孩子在跟前,何雨柱对她才会有所收敛。

    “我得让我孩子知道别人怎么欺负她妈的。”

    “呵呵。”

    “谁让你回来的。”

    说完,他对孙建国说道。

    “你回屋跟我奶奶包饺子去吧,我这边一会就处理完,别让屋里人等着了。鸡毛蒜皮的事儿再耽误了咱们乐呵。”

    说完,也不等孙建国说话,就对秦淮茹继续发力。

    “问你话呢。谁让你回来的。”

    “我自己家我怎么不能回了。”

    “成,这话在理。那你是不是忘了你家狼太子还活着呢?”

    秦淮茹听见何雨柱又开始提自己的宝贝儿子。顿时气急败坏了。

    “何雨柱,你都快走的人了,我家什么样你操什么心。凭什么盯着我一个寡妇不放。”

    “哈哈,你都成了厂里的厕所了,是个男人都能往里尿一泼。你还说自己是寡妇?你那不是就差让人家排着队帮你挣钱了啊。

    我这刚走三个月,你就往院里带人了。这么多年了,你坑完了我以后开始坑易忠海。

    钱让你骗老了去了。现在又开始找人了。

    你说你找就找吧。你自己的孩子,你自己的生活,谁都没权利管你怎么样。

    但是你为什么要回这个院里给人们添堵。

    你骗了多少人了,全院都被你跟那个老不死的连耍带骗的折腾了7年了。

    就你这样的破鞋,出去走一圈,把院里人骗够了,没有任何代价的回到我们院里。

    这要是让你痛快了,过不了一阵你家太子也该回来了吧。

    那可是给我们院里所有人都上了一课。

    可以随便骗,只要手段高超,让人抓不到法律条款上的漏洞,可以活的好好的。

    就你这个德行,我们院得脏成什么样啊。我就是要走了才要在临走前把你清出去。”

    “明天我就去厂子里实名举报你的过往,然后再把你跟崔大可不清不楚的事儿也报上去。

    我可不怕得罪人。然后再把我给你的警告给实施了。那样我就痛快了。你说是吧,我让你回自己家。你现在就回去吧。去吧。”

    说完又对一直在边上看热闹的刘海中说道:“二大爷,一会麻烦你把上次这个娼妇写的保证书帮我找出来,我明天要用。”

    说完就要转身回屋。

    虽然他想让秦淮茹滚出去,但是他不愿意被利用。

    秦淮茹终于破防了。

    他没想到他姘头这么完蛋,何雨柱一句话就给吓跑了。

    自从把易中海甩掉以后她是无债一身轻。崔大可还给她调到了食堂。她现在负责领导小餐厅上菜。马华都不敢管她。

    崔大可还答应他过一阵就把棒梗弄回来。

    这日子马上就要过的飞起来了。何雨柱几句话就要把她拍死。

    她想过有人给她撑腰,再加上俩闺女做挡箭牌,院里的的人不愿意得罪她这个领导夫人。以后儿子一回来小日子一过。多美啊,眼瞅着就够得着了。

    哪能让他给破坏了。

    “何雨柱,你信我们一家撞死在你家门口吧?”

    秦淮茹怒目圆睁的喊道。

    “小当,槐花。你俩愿意跟你妈一起走吗?”

    俩孩子天天在学校被人指指点点的。早就对自己妈妈失望透顶了。

    “何叔,我们不愿意。”

    何雨柱又看着秦淮茹。

    “我不信。你试一下给我看看。”

    秦淮茹懵逼了,不应该这样的啊。不是带着孩子卖惨就给自己留条道吗?这么多年了。都是这么过来的啊。

    “快去,我等着吃饭呢!”

    何雨柱一声怒吼吓了她一跳。

    她终于明白何雨柱这次真的是不惯着她了。

    于是老一套又来了。

    双膝一软。顿时就跪了下去。

    “小当、槐花,你俩跟你孙叔去老祖宗屋里洗洗手,帮着包饺子去,有劳动才有收获。”

    小当、跟槐花听了何雨柱的话,赶紧的挣脱了秦淮茹的手。挎着书包跑向了孙建国。

    孙建国也没废话,领着俩孩子回了屋。

    刘海中看到这个情况知道自己该说话了。

    “柱子,你看这事儿那是怎么个章程。”

    “杀人不犯法,我连这个破鞋带他们家狼太子都杀了。我能有什么章程,我上次选择原谅她不追究他鼓动许大茂对我的污蔑。

    也是写了保证书的。现在她都回来多长时间了。怎么没人管?是不是感觉我何雨柱好欺负?说几句好话,劝劝我奶奶,我就可以无限制的妥协?”

    “今天我何雨柱把话撩这。院里不给我一个说法,我也去大街上找几个寡妇家孩子,让他们进了咱们院,挨家霍霍。反正是孩子嘛~不懂事。算了吧。不满6年,我是不会停下来的。谁拦着我TMD的就打谁。

    不是都疼不到自己身上吗?我要复原当初我家被偷时候,你们劝我时候的话。谁敢拦着,你看着的。还拿我当枪使。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枪到底打着谁?”

    “我最后一句话,院里负责今天把秦淮茹给我扣下。今天不能让她进家。明天我去街道跟王主任要到她上次提的文件。带去厂里举报的时候要说法。申请让警察搜她家,看看她的存款跟她工资对上了不,对不上就说明情况,犯法就TMD给我进去呆着去。”

    说完,何雨柱甩都没甩刘海中跟秦淮茹。

    转身回屋包饺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