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七章 兄妹谈心
    兄妹俩个一边说着就吃完了。雨水收拾完桌子,把锅碗瓢盆洗完擦了擦手说道:

    “哥,那我先回屋休息去了啊。”

    何雨柱把窗帘拉上回头道:“你先把门打开,看看窗下有人没。”

    雨水也没多想,推门就出去了。没等往窗下看,就看到东边贾家门口一个黑影关门进了屋。

    她转身进了屋,随手关了门,快步走进里屋。趴到正在拉窗帘的何雨柱耳边说:

    “我看见好像秦姐的黑影刚进她们家门!是不是偷听咱们俩说话了啊。”

    何雨柱白了她一眼,把她拉到床边坐下道:

    “刚跟你哭完,等你给她做主呢!她不得看看我啥反应啊。刚才我摔杯子就是给她的信号。”

    说完何雨柱也对着妹妹坐在了床上。压低声音对着妹妹说起了悄悄话。

    “你也马上毕业了,大姑娘了。我这个当哥的也该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社会了。要不然按你的性格去上班了不得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呢!”

    何雨水白了她哥一眼道:“就你心眼多!快说。”

    端起饭前沏好的茶水,吹了吹杯里面飘在水面的浮叶。何雨柱喝了一大口,长出了一口气,挑了挑眉毛,问道:“喝点不。这可是哥好不容易弄来的好茶。”

    “我才不喝呢,上个礼拜吃完饭喝了你一口茶,都半夜了我都睡不着。”雨水没好气的道。

    哈哈哈,看你那傻样我就想笑。躲过妹妹拍过来的手。把搪瓷缸往床边的桌子上放好,才正色道:

    “你认为对你最好的秦姐,今天哥哥也让你在她身上认识到了人性的险恶。”

    “那你思考一下。这么多年哥为什么一直接济他们家?”

    “不会是因为我吧?我记得咱爸跟那个寡妇跑了不到三月咱家伙食档次就下来了啊。那你为什么不接济别人呢,我记得后院东耳房老李家也挺困难的啊。”

    “哎!问到点子上了,今天哥就跟你讲讲咱们院里的家长里短。这也是哥这一阵子想出来的。”

    “咱爸出走三月后有一天,院里开会,因为秦淮茹家断粮了。抱着孩子去一大爷家门口跪着哭去了。”

    “我那天后厨有点事就回来晚了。等到家的时候会都开到一半了。一大爷指着一个座位跟我说,就等着傻柱了,赶紧坐下。”

    雨水坐在床上听着哥哥一句一句的讲述。

    易忠海说傻柱他爸跑了,傻柱接了他爸的班,每天带回那么多好吃的。应该给秦淮茹家带饭。这样,傻柱家也没什么损失。这样也报了秦淮茹他老公死前接济过兄妹俩一袋10斤棒子面的恩情。大院里其他大爷家欺负兄妹俩没人做主,也都点头说好。

    “就这样,哥就这么多年一直接济秦淮茹他们家。好几次哥想攒钱给你买台自行车,毕竟你上初中的时候离家太远,大冬天的你脸都有冻疮了,哥心疼啊!但是就停了三天的伙食,秦淮茹跟他婆婆就去一大爷家告状。”

    听到这里,何雨水的眼泪就止不住了。抓住哥哥的手呜呜的开始哭。

    何雨柱伸手帮妹妹擦了下止不住的眼泪。伸手把床头的枕巾递给了妹妹道:

    “妹妹,别哭。哥疼你,现在你听的越痛苦,等你成人以后对社会的认知越清醒。听哥跟你讲,今天不怕你痛苦,过了这劲儿,你就成熟了。”

    说着也不管妹妹在那痛哭。

    “一大爷可能跟秦淮茹商量了,他没孩子,想让哥照顾着棒梗长大,给一大爷两口子养老,这样一大爷就替秦淮茹做主绑住我跟他们贾家。但是贾张氏不傻,她怕棒梗改姓何。所以她总在背后教育棒梗,让棒梗瞧不起我,甚至仇视我。”

    说着,嘴角翘起了轻蔑的冷笑。

    何雨水听到这里,结合着他哥说秦淮茹上环的事情,浑身打了个冷颤。越想越害怕。

    “哥,要不咱们走吧,实在不行去保城找爸去!”

    “嗨!这才哪到哪,你还没听哥跟你说其他俩大爷呢。”

    说了半天也口渴了,何雨柱端起了茶缸,喝了两口。放下茶缸长出了一口气道:

    “咱们家这么照顾秦淮茹家,把他们家养的都那么肥,二大爷、三大爷家看着就不眼红吗?”

    “这个年月,谁家能真正的吃饱,你看三大爷为了家里俩孩子瘦的,不就是收入满足不了家用吗?”

    “你看二大爷对他家那仨孩子,不是打就是骂。不就是人自私怕孩子跟他抢吃的吗?他自己吃那么肥。他目光短浅认为老大是成事的人,就对老二、老三非打即骂的。”

    “你说他们俩家看到大院里需要接济的人家比他们家吃的都好,不眼红吗?”

    “所以二大爷每次开会都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不就是几次让我把吃的给他们家我没答应吗?”

    “那三大爷呢,我看三大爷对你还行啊!”何雨水吸了吸鼻子问道:

    “一个和尚有水喝,两个和尚挑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啊,妹妹。”

    “为什么让闫埠贵当三大爷,就是因为他不是轧钢厂的,需要一个外人平衡易忠海跟刘海中的矛盾。”

    “你当三大爷傻啊,不牵扯自身利益的时候他都是随大流的。有便宜就占,胡同里过个挑粪的他都得尝尝咸淡的人。能是什么好人啊!”

    “哥,听你这么说,咱们大院除了聋老太太就没好人了啊。”何雨水又一激灵惊叹道。

    “这个年月,饭都吃不饱,穷**计这话咋来的。”

    何雨柱回头看了下墙上的挂钟。

    “这都9点多了,今天话就到这,你睡前过过脑子,形成自己的思考。一下跟你说太多,你脑子就乱了。下周回来哥再给你讲课。”

    何雨水下巴朝床边桌子上立着的一排书说到:

    “你最近一直看书是真的啊,我以为你要找对象装装文化人瞎买的呢。”

    “行了,别搁我这废话了。赶紧睡觉,明天还要跟老王相亲呢。”

    “啊,哥,你不说我还想问呢。真给我相亲啊!?”

    “赶紧滚蛋,逗你玩呢。”

    不由分说,拉起妹妹,推着她后背就送出了屋门。

    听见妹妹关了门的声音,何雨柱长长的出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