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十一章 寡妇推妹
    这边刚修完。何雨柱拿着工具奔着中院的水池走去。准备用自家刷子把工具洗干净了好还给人家。明年开春自己家盘炕的时候再借人家也愿意。

    刚把工具扔进池子里,没转身呢。东屋秦淮茹家门开了。

    “傻柱,你这是忙完了。赶紧开门,姐拿毛巾帮你掸掸身上的灰。”

    秦寡妇扭着丰满的娇躯朝他贴了过来。也不管他身上的灰脏不脏她的棉袄了。

    “不用秦姐,我自己来就成,刷完工具我就去浴池洗澡去了,正好我这有半个月没洗澡了。”

    “不麻烦你了。”何雨柱赶紧闪身躲开了寡妇的靠近。

    “你一会洗澡啊。那你看能不能再整点洋灰把姐家房顶碎瓦的地方修修啊。帮姐弄完正好洗澡。”

    “秦姐,所有的水泥都用完了,咱们厂基建科年前就剩这些了,我给人家科长家亲戚做了顿饭,才要来的库底。真没有了。要不过了年吧,到时候我看能不能再要点。实在不行你看能不能去供销社买一包。下次休息我给你修了。”

    秦淮茹一听这傻柱都给自己支棱到明年去了,还让自己买水泥。他宁愿房子小露着,反正也不是在炕顶上。

    “就为了你,我今天可让二大爷帮我跟车间主任请假了,一会就回我娘家,明天把我表妹给你拉过来,你俩相看一下。”

    所以赶紧继续勾着何雨柱。好话马上就来,还告诉傻柱为了他损失了一天的工钱。

    你好意思让我自己掏钱?秦寡妇句句带着钩子。

    “秦姐,你看这工具上的水泥再不洗就洗不掉了。今天实在修不了。正好你没去,你表妹那我不想看了。三大爷那边给我介绍的是老师,我这心里还挺中意的。谢谢您的心意了。”

    说完不待秦淮茹再废话就进屋拿刷子去了。

    这个时候雨水从她自己屋里推门出来了,

    “秦姐忙着呢啊。您先忙着,我这才睡醒,有啥事我帮我哥干就成。”说完也没再等秦寡妇回话就进了何雨柱的门。

    秦淮茹在那等了两分钟看兄妹两个没再出来。也明白今天这算计算是完了。

    昨晚偷听他俩吵架的内容算是印证何雨水脱离的她的掌控。

    但是她也没气馁,回屋拎着准备好的包袱,跟婆婆交代一声就去汽车站坐车回娘家了。

    “哥,秦淮茹这是真要给你介绍对象啊,你咋不见一下?”何雨水对着刚送完工具的哥哥说道。

    何雨柱打开厨房立柜的木头门,遮挡住何雨水的视线,手里出现了一只白条鸡。随手关上门道。

    “这相亲如果成了,不得善待着媒人啊!”把鸡往菜板上一扔,手起刀落。整只鸡成了一堆鸡块。何雨柱头也不抬道。

    “再加上俩家是实在亲戚。有个为难招窄的如果不帮,对着门子骂你,你都不好意思说什么。”

    “哦,原来她们家还是在算计你啊。”何雨水吐了吐舌头。

    “哥,你那点工资咱们俩这么吃,你啥时候能给我娶个嫂子回来啊。”

    “你就好好上学,听话,别掺和我的事儿,哥肯定给你找个嫂子。”看着锅里水开了。拍了一块姜,切了两段葱,把鸡倒入水中汆一下。把葱姜一起扔了进去。

    “把我桌上半瓶白酒拿过来,去去腥。”

    “我把鸡炖上就去为民浴池洗澡去,你看着点火。橱子里有馒头。一个小时我到家。进家咱们就吃饭。”

    只见何雨柱一顿爆炒,重新往锅里倒入开水,加好佐料就进了里屋。把门一关。跟蹲在炉子旁边看锅的雨水说到。

    “我换衣服,你别进来啊。”

    “切~~,谁惜的看啊。”何雨水朝里屋翻了个白眼。

    燕尾服就这个缺点,想脱下来必须变回本来样式。何雨柱如果要去澡堂子来个变身,那就热闹大了。

    穿好真棉袄,也没穿外套。拎着竹筐。朝澡堂子而去。

    他刚出院门,棒梗领着槐花跟小当从胡同口走了进来。

    “傻柱,我妈可跟我说了,明天要给你介绍媳妇。”棒梗这没教养的孩子张口就叫傻柱。

    “今天给我们家送肉来,要不然等明天我小姨过来,我非说你坏话。”棒梗扯着何雨柱的竹筐道。

    “我今天也跟你妈说了,我有对象了。不用她介绍。所以你的肉没了。哈哈哈~”

    说着何雨柱拍开棒梗的手便掉头就走。何雨柱两世那么大个人了不愿意跟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孩子废话。

    棒梗这白眼狼咬牙切齿的小脸上满满都是仇恨的表情。看到何雨柱的背影从胡同口消失后。转头对两个妹妹说到:

    “今天何雨水回来了,傻柱肯定没锁门。终于逮着机会了。一会我去他们家偷好吃的去。”

    叫他不给咱们带肉吃。

    从这话里就可以看出。棒梗奶奶对这个孩子的教育有多失败。是非不分。没有教养,把偷窃当作正常获取的手段。这个孩子的结局已经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