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二十章 拔了个干净
    “今天我本来是来给隔壁小李调解孩子打架的事儿,没想到我看到你们大院的真本事了。我先不讲你们院的事儿。”

    说着用手指了地上坐着的贾张氏道:

    “贾张氏啊,你家孩子把人家孩子打的头破血流,就让你出个医药费你不答应。

    还在那撒泼威胁人家是吧。我刚才也看到你对何雨柱的态度了。

    你这是拿着你那套农村的撒泼卖弄来耍混是吧。今天我把公安同志带来了。来~~,我最后问你一句,人家那四块钱治疗费你给是不给。”

    然后不由分说的拉起了旁边坐着的孙建国给她站台。

    秦淮茹一脸懵逼的看着她婆婆,怎么去了一趟厂子里棒梗把别人打了呢?

    贾张氏看到怀里的棒梗见到公安站起来一哆嗦,她也不敢闹了。毕竟这个年代,老百姓对公安心里是带着惧怕的。

    连忙抱起棒梗站了起来说道:

    “她王姨,你看这话哪里说的。刚才我儿媳妇不是没回来吗?

    我手里也没钱。淮茹啊,棒梗今天跟小李家孩子闹着玩把人家头打破了。

    赶紧给人家拿钱。你看这还麻烦她王姨过来一趟。这多不好意思。”

    现在这情况她也不敢玩那套撒泼耍赖的套路了。

    秦淮茹听见这话,刚想往兜里掏钱。

    又想起来昨天刚跟傻柱说家里没钱,本能的红着眼睛看向何雨柱。毕竟这可是六年来养成的习惯啊。不好改。

    “你看我哥干嘛?怎么地?原来的钱还没还上,昨天你们刚发完工资,今天又没钱了?”

    何雨水红着眼睛瞪着秦淮茹。

    “不给就不给,说话那么难听干什么。”许大茂蹦了出来。

    “来,秦姐,这钱你先拿着,把事儿解决了。”许大茂从兜里数出4块钱递给了秦淮茹。

    “谢谢大茂。”秦淮茹红着眼睛借过钱。

    递给了王主任。王主任接过钱继续说道:

    “这只是处置费,人家小李听说你家困难,连破伤风都没打。

    到时候出了问题,后续的处理费用需要你们家来担着。不是我乱要。今天公安小孙来了就是给你们做个见证的。”

    说着孙建国拿出早就写好的谅解协议书递给了秦淮茹。

    “在最下面这里签个字。不会写字就按手印。”

    秦淮茹也没细看,她今天感觉事情不受自己掌控了,草草签了字就递给了公安孙建国。

    隔壁李家拿着钱,对王主任跟孙建国连番感谢的回家了。

    “易忠海,今天我代表街道,问你一下,你们院的事儿你还能不能带着刘海中跟闫埠贵公平的解决现存的问题。”

    易忠海听见王主任也不叫易师傅了。知道这是听见他们院里这么坑傻柱听不下去了。赶紧道:

    “能处理。王主任,您放心。我们一定能妥善处理。”说着朝二大爷跟三大爷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这两个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他倒不怕王主任能对他怎么样,这样表态只是为了他可怜的面子做的最后挣扎。

    “我总结啊,何雨柱今天开会大概三个诉求。而且是正常的诉求。

    我先总结一下。大家伙听一听有没有道理。”这时候三大爷闫埠贵有点学问的好处体现出来了。

    刘海中哪里会什么总结,他就是想当官,想使唤人。

    能力是一点没有,而且眼皮子也浅。他刘海中只看到今天有街道主任在,易忠海要倒霉的意思。所以他也接过话头。说道:

    “嗯,柱子今天的诉求很正常,都不是不利于咱们大院团结的。

    谁吃亏了还不能讲了?我们这些个大爷不能人家吃亏了都没地方讲吧。

    那要我们每个大院设立三个大爷干嘛。不就是决绝邻里问题的吗?”

    闫埠贵看刘海中抢他话头,连忙咳嗽一声把刘海中的话头打断急忙道:

    “第一、柱子被秦淮茹家棒梗偷了家里好多东西,他不想计较。就想让秦淮茹家好好教育孩子。别再偷了。

    第二、柱子想找对象了,结果家里钱都接济秦淮茹家了,如今自己手里没钱,希望秦淮茹家还他一点,让他解决家庭问题。

    第三、不想再接济秦淮茹家了。刚才大家也看到了棒梗对柱子的态度。这已经是仇人了。而且这还都是贾张氏教给孩子的。”

    闫埠贵这一套总结算是连包带贬的。

    讲完以后冲王主任点了点头,说道:

    “王主任,您看我总结的还可以吧。”

    “基本是这个意思吧。不用问我的意见。毕竟是你院自己的事儿。”

    “秦淮茹,这里三条都是关于你们家的,包括刚走的小李也是为你们家事儿来的。你们家问题不小。说说吧,你想怎么解决。以后想怎么办。”

    王主任转头看向正在跟易忠海眉来眼去的秦淮茹。

    “我不活了啊,这都合起伙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啊,我孙子多乖啊,不就是拿了你何雨柱一只鸡吗?

    你至于到今天这样吗?你有良心吗?当初你们兄妹俩差点饿死,不是我儿子哪有你们今天。

    你不是人啊。你丧良心啊。天啊~~儿子、老伴,你快来看看吧,你妈、你媳妇、你儿子被人家堵在家门口欺负啊。我的天啊。”

    贾张氏一看事不像原来由一大爷做主继续使用起了耍赖大法了。

    秦淮茹借着她婆婆的哭也坐到在地上开始默默流泪。就是不说话。就是直勾勾的特委屈的看着何雨柱。

    何雨柱这个时候表态了。

    “贾大妈,你儿子是接济过我们兄妹俩。可是如今你们家五口好吃好喝的活着,也没那么困难。还我点钱。还是我最困难的时候。

    我不犯法吧。怎么到你嘴里我连个人都不是了。”

    “大伙给评评理。”

    “贾张氏,你可不兴这样说柱子,人家这么多年对得起你们家了。谁家还没个困难的时候。”

    “对啊,对啊,公安可在这呢,你撒泼这套没用。”

    “秦淮茹,哭不解决问题,劝劝你婆婆别闹。”

    “是啊,这大冷天的大伙都等着你表态呢。你今天就是哭死,问题也要解决的。”

    大院里人一看,今天这王主任是站在理上帮着他们大院处理问题。

    而且二大爷、三大爷两人都表态支持何雨柱了。他们也顺水人情的帮何雨柱说了话。

    秦淮茹一看他们家犯了众怒,今天眼泪可怜大法不管用了。

    于是她站了起来,走到婆婆身边拉着婆婆说道。

    “妈,您别哭,这事咱们家没理,再说了公安跟街道王主任是给咱们解决问题了。实在解决不了,不还有政府嘛。你先起来。”

    贾张氏听出了秦淮茹话里的意思,也不闹了。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又坐在凳子上抱着孙子低头扮演鸵鸟。

    “三位大爷、王主任、傻柱、还有大家伙。我今天特别抱歉。因为我们家的事儿让大家伙都在院里受冻。”

    “三大爷今天说的三个问题,咱们一个一个说。关于棒梗这孩子教育问题。”

    “棒梗他爸走的早,我因为上班也没教育好。是我的错。今天我在这给柱子道歉了。我保证以后孩子不去你家拿东西了。”

    “棒梗,过来,给你何叔跪下道歉。说再也不去他们家拿东西了。”

    “我不去,凭什么给一个傻子下跪。他凭什么不给我拿肉吃。”棒梗仇恨的看着何雨柱梗着脖子道。

    “啪~~”

    一个嘴巴子扇到了棒梗的脸上。秦淮茹瞪着眼看着他。

    棒梗看他妈生气了。刚要跪下。

    何雨柱赶紧拦着。

    “秦姐,不是孩子的态度。是你们家怎么教育孩子的问题。

    咱们别弄错了。这里不是看你打孩子的。你们家把孩子教育好了,走正道。就对得起我贾哥了。”

    秦淮茹也没再说别的。

    继续道:

    “柱子,姐姐家什么样你是知道的。

    这要不是你接济。我们家都活不下去,真的没钱还你,能不能晚几年结婚。

    姐缓过来再慢慢还你。”这秦淮茹抱着拖过王主任在的会议,再联合易忠海继续坑傻柱。

    钱压根就不打算还。

    “不行。”

    一直没说话的片警孙建国说话了。

    紧接着孙建国指着贾家的人说道:

    “我是做警察的,我观察的比较仔细。你们大院里除了刘海中,就属秦淮茹家里人最胖。

    特别是这个孩子棒梗。还有他奶奶。胖的超出这个街所有人。根本就不是过不下去的人家。”

    “这是地主家吗?连这种体重的人都说快饿死了。你们家天天想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