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二十四章 贾张氏体检
    “张翠莲”。

    声音从协和医院二楼护士站喊出来。

    秦淮茹从墙边凳子上赶紧站了起来答应。

    “来了,来了。”

    这边答应着,赶紧往护士站走了过去。

    “您是张翠莲家属吗?”

    “是的,我是她儿媳妇”。

    护士长礼貌的接话。

    “您这是啥关系啊,我们副院长亲自给您婆婆全程体检。这验血报告出来了。

    我领着您去院长办公室,院长亲自交待了,结果出来了他亲自给患者诊治。”

    秦淮茹眼皮子浅,听说副院长给家人体检,面子多大啊。

    刚陪着贾张氏体检的时候全程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不掏钱,说错了话让陪同来体检的街道办事员回去告状。

    现在看医院的人给她陪着小心。马上腰就挺起来了。

    “没什么关系,我王姨介绍我们过来的。赶紧带我们去吧。孩子还在家等着吃饭呢。”

    护士长也没多说什么,领着婆媳跟街道陪同的办事员去了三楼院长办公室。

    “张女士,这验血报告我看了,对照上午体检过程中你的表述。你身体疼痛的病因,还有嗜睡的原因找到了。”

    说着陈副院长拿起验血报告指了两处给贾张氏跟秦淮茹看了看,继续道:

    “你浑身疼的病因在这个年代很少有。嗜睡的原因也是关联着的。总结出来呢。就三字。”

    “什么病啊”贾张氏拳头攥的紧紧的,秦淮茹也一脸紧张的问道。

    “富贵病”。

    “什么?还有这个病?”

    “对,张女士浑身疼痛的原因是因为尿酸偏高,造成的身体各关节的结晶沉淀,所以浑身疼。

    这嗜睡呢,是因为血脂太高了。造成的嗜睡。

    综合来看,就是因为吃肉太多,身体缺乏运动造成的。所以我才说在这个时代她的病很少见。”张副院长撇了一眼社区办事员道。

    昨天张副院长的主人何雨柱来找他,特意交代,有病就说出来。然后要在确诊报告上说明治疗手段跟病因。

    这一顿检查下来,好嘛,这老太太胖的跟个猪一样。除了止疼片成瘾其他病症没什么太好的治疗手段。于是接着说道:

    “浑身疼跟嗜睡都好治疗,唯一不好处理的反而是张女士天天吃止疼片,搞不好张女士还有给你们开止疼片的医生会有麻烦。”

    “你是街道办事处的办事员吧,我会在确诊报告上明确患者有成瘾性表现。

    希望街道能负起责任,让患者多做运动,在三个月内戒掉成瘾性问题。

    我会让护士给你们开一套戒断服。帮助患者尽快脱离苦海。”

    “陈院长您好,我是红星街道的办事员,我姓殷,什么是戒断服啊?

    还有就是张大妈吃止疼片有什么问题吗?

    为什么说给她开药的会有麻烦,我不是太懂,回去我要跟我们主任汇报的。

    这要是说不明白我也得挨批评,您受累帮我解释一下。”

    陈院长看了一眼婆媳,把诊断报告内容写完,签好字,盖了章。回复道:

    “小殷是吧,你别着急。我呢,把具体诊疗手段跟注意事项跟你们交待一下,你们就都明白了。”

    三人听了这话赶紧挺直背部,贾张氏抱着秦淮茹的胳膊紧张的说道:

    “大夫,您给好好看看。我这身体不会不行了吧,我这孙子还没成年呢。

    我可不能走,跟我那死去的儿子我没法交待啊。”

    陈副院长伸出手虚扶一下,安慰贾张氏。

    “放心,只要把成瘾性问题解决了就没有生命危险。”

    “张女士呢,今天是您儿媳妇带您来的。看样子您家庭条件不错,这街道的办事员也在,我就实话实说了。

    你的病好治,也不好治。如果想长寿就必须按照我在诊疗报告上的医嘱来执行。您能做到吗?”说着眼睛盯着贾张氏。

    “能,能。只要能治好我的病,让我怎么着都成。”

    贾张氏一听有生命危险的字眼,马上紧张的赶紧答应。

    秦淮茹也赶紧点头,这婆婆的病要是治好了每个月给她买药钱就省下了。

    “行,那我就给你们交待一下。”

    “第一、不吃肉,不吃豆制品。多吃青菜,多吃杂粮。多运动。个把月吃肉也吃瘦肉,不能吃油大的食品。

    第二、前一周每两天一片止疼片,只有在疼的受不了的时候才能吃。

    一周以后彻底断掉药物。如果感觉疼的受不了,就穿上戒断服,避免心瘾来时生理本能反映时候对自身造成伤害。

    按照这个办法。三个月后止疼片基本就能戒掉了。”

    “张女士说身体总也疼,疼就吃止疼片已经造成了身体成瘾性。

    所以为了避免药物过量造成的猝死。必须戒掉药物成瘾性。

    随着运动量加大,身体代谢加强。血脂就下来了。

    再加上不吃肉多吃菜,尿酸也下来了,疼痛会慢慢变小。身体就会逐渐恢复。”

    秦淮茹听了半天也没见这副院长给开药啊,她奔着占便宜来的。

    到这么大的医院来看回婆婆的顽疾,竟然没给开药。那哪行啊。于是赶紧问道:

    “大夫,您看我婆婆这病需要那么长时间吗?能不能给开点药什么的,让病好的快一点啊。她这一疼起来。我这心里难受啊。”说着,秦淮茹眼泪自动下来了。

    陈院长听到秦淮茹的话表情严肃道:

    “你这个当儿媳妇的挺孝顺,但是也不能过分的孝顺。是药三分毒,她的病症都是吃出来的。

    只要少吃或者不吃就能好。年龄大了非到必要,医生是尽量不开药的。”

    说完,冲着街道的殷姓办事员道:

    “行了,该交代的我也交代了。小殷你回去以后跟你们领导说一下,要严控处方药物的流通。

    这是来我这里检查了,患者再这么过量的吃止疼片说不定哪天就突然没了。

    如果警察那边有疑问,没准会调查死因的。明白了吧。

    所以你们接到或者派出所要盯住了。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没疑问就回去吧,我马上还有台手术呢。”

    秦淮茹看今天是占不到便宜了,贾张氏也没明白成瘾性治疗的手段具体什么样,于是街道办小殷三个人,找到护士站领着他们拿到戒断服就回街道办复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