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三十六章 巡视领地
    “马华,菜你先处理。我去其他几个厨房转一转,这自打升职以后还没去他们几个兄弟那逛一逛呢。我得去听听他们怎么给我拍马屁。”何雨柱放下手中的茶杯嘱咐道。

    “得嘞,昨天1食堂王师傅的徒弟还问我呢,说他师傅都等你两天了,都没见你给他们开个会。这您升职了都没请老兄弟们吃个饭。”

    “哈哈,行,那我先过去了。大家伙抓紧干。晚上咱们食堂没事都留下,我请客。”

    听到何雨柱说请客,大家伙一阵起哄啊。

    何雨柱在大家伙起哄的氛围中离开了3食堂。

    “老王,你们主任来看你了。听说你想我了。咋还没啥表示呢?”

    “何主任,怎么地,我给你磕一个?”

    王铁柱扔下围裙,顺手接过了何雨柱手里的烟道。

    “这真是天子近臣哈,咱们轧钢厂三任副主任都从三食堂升上去的。”

    “老兄弟几个听到你升上去了都挺高兴,也知道我们几个手艺潮,不是家传的,还都是半路出家。没办法。但是你这升上去两天了,咋还没个动静呢?”

    “这你可别怨我,升职第一天我就陪着领导出去做菜去了。昨天家里又有点事儿。这不早晨来了,给他们开完早会就来看你们了嘛。”

    说完趴在老王耳边悄声道:

    “晚上下班悄悄的带着你徒弟去我那。我安排,有肉有菜的,一桌就一瓶酒。兄弟够意思吧。你嘴可碎,我告诉你,别给我烂传。东西都是我自个准备。”

    王铁柱露出一口大黄牙,把烟屁往地上一扔。

    “成,够意思。”

    “那我今天就不给你们开会了。今天晚上再说,到时候我有安排,你可得给我提气,别拉胯了。”

    “那不能,你上去了兄弟们肯定乐意。”

    何雨柱也没搭理他,王铁柱性格比原剧中何雨柱脾气还臭呢。一点心眼子都没有,别人说啥他信啥,就是没啥心眼。所以何雨柱跟这几个食堂的班长,跟他关系最好。

    从7食堂出来,何雨柱就直接去了李富贵办公室。

    随手关了门。

    “领导,您忙着呢。”何雨柱伸手掏出大前门。递给了李富贵。

    “这个月报销有点超标,这不是刚跟财务那块对比了一下类别嘛,怎么地,到我这儿来干嘛?”

    何雨柱这回也没跟李富贵客气,直接大刺刺的坐在了桌子前面的汇报凳上。

    “这不是找领导求援了吗?”

    李富贵也挺好奇。

    “怎么的?你们主任难为你了?”

    “那不能,我是那不懂规矩的人吗?李主任对我挺好的。”何雨柱说道。

    “什么事直接说。”

    “我这不是刚升职嘛,原来的兄弟变成下属了,我得安抚安抚人心啊。所以我也按照咱们食堂的规矩。

    自己掏钱,请其他六个食堂的班长带着徒弟安排一顿啊。所以啊,这肉票,油票不够嘛。

    找您来化缘来了。您得再给我开张介绍信。要不然我买的量可大,人家再不卖给我。”

    李富贵一拍脑门。

    “你看我,忙着把这个事儿忘了。”说着,拉开了抽屉。把一沓票都扔给了他。

    “这回够了吧,这是我支援你的。算你小子会来事,知道安抚下属。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到时候你们主任找你签字的时候你直接签了就成。从公账里出。这也是规矩。”

    说着从旁边的文件夹里掏出了介绍信,给他填上信息递给了何雨柱。

    “得嘞,谢谢领导的支持。那我先回去炒菜了。”

    说完从李富贵桌子上的笔筒里拿个笔就走了。

    李富贵看到了也没说什么,反而朝他笑骂了一句。

    “这TMD的是到我这里来打秋风来了。”

    何雨柱手里拿着介绍信急匆匆的回到了食堂。菜已经开始炒上了。

    “马华,告诉你多少次了,火一定要旺,这他娘的葱姜下锅里还爆出个屁的香味?柴怎么填的。”

    马华听见师父骂了,赶紧一缩脖,赶紧翻炒了几下,把压火的柴往旁边拨了拨。

    “今天手脚都麻利点,中午打完饭我去采购。咱们食堂二十七个人有回家的吗?”

    没有

    大伙齐声喊道。

    “那就行,今儿我也不过了。40斤猪肉,咱们准备四桌。晚上一起给红烧了。咱今天不加白菜。

    老杨,今天回来看我给你露一手。让你瞧瞧什么叫川菜水煮鱼。你上次不是跟我说,那鱼用水煮腥吗。

    今儿个咱们就用大盆来盛菜。老少爷们怎么也要给我把那六个食堂的班长给我干躺下。如果有哪个不服我。你们这个月下半场可就有的受了。都听见了吗?”

    “听见了。”

    这次的回答可真叫怒吼了。好家伙,他们主任可出血了啊。平均每个人一斤肉啊。还有鱼。可算抄上了。

    何雨柱点了点头,行,士气可用。这年头讲什么奉献啊,领导啊。都不如直接给肉吃解决问题。

    今天来三食堂吃饭的员工可见了奇景了。打菜的也不抖勺子了,还给你面带微笑。

    过年都没这样过啊,还都以为是何主任管理到位呢。

    “马华,把小仓房里我前天发的豆芽洗咯,等晚上咱们用。有人找我就说我去采购了。李主任明白什么意思。”

    说完也没等马华回话就急匆匆的走了。

    他得去供销总社买酒去。顺便再买三块表。至于其他东西,他空间里都有。

    骑车到了供销总社,也没进正门,而是拿出介绍信给门卫看了直接找王社长去了。

    “啪啪啪!”

    “进来。”

    “何主任来啦。”

    王社长赶紧的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顺便把门关上了。

    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我今天是来买酒的,把二锅头给我准备两箱。再给我拿三块表。

    就要梅花的,一块男表,两块女表。女表要不一样的。

    不够的话按贵的来。对了,再给我来一辆女士自行车。手表票还有自行车票我手里都有。

    酒票我就一箱12瓶的。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

    说着把800块钱跟票据往桌子上一扔。

    “成,我让他们把东西都放在保卫室里。到一会给您张提货单就结了。”

    说完出门把隔壁办公室的人敲出来,交代完就回来了。

    何雨柱喝了口茶水。说道。

    我手里的鸡你这里还要吗?有没有人查鸡的来路?

    “要啊,没有人查,我都找好下家了。没事就让下面的人往廊坊那边跑。”

    “那行,到时候你跟宋三联系,我晚上给你准备三千只。到时候你自己取吧。”

    “孙建国跟你说的事有什么困难吗?”

    “没有,一切顺利。咱们两条线这么走最稳妥。”

    “好,那咱们等孙建国那边收网以后干个大的。”

    两个人在细节处又讨论了半天。过了有半个小时左右。办事员把提货单拿了过来。看了眼何雨柱也没说什么就出去了。

    “没事,是我的秘书,跟我六年了。”

    看到何雨柱拿眼睛挑了一眼门口的方向,王社长赶忙道。

    “行了,那我先撤了,有什么事儿你电话跟孙建国联系,让他通知我。”

    说完也没让王社长送,到了保卫室,看到酒已经绑在后架子上了。把提货单递给负责人,打开三个手表盒子挨个看了一眼。

    没什么问题,接过自行车的购买凭证装到兜子里推着车子就往回赶了。

    找了个没人的胡同,把车子往空间一收,沉吟片刻,二八自行车后面两侧的折叠架子上已经绑好了一箱酒跟半扇猪肉。

    娄晓娥的专座上则是一条麻袋,里面装了四条10斤左右的大草鱼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

    回到厂子,让马华跟帮厨的把食材都清洗了。准备晚上下班大显身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