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四十八章 提亲
    接下来两天,何雨柱把他跟妹妹的房间吊顶都做完了。

    食堂也按部就班的管理,李福洋也没有再闹幺蛾子。

    何雨柱抽空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聋老太太的屋子里的暖气片安装完了。

    因为换了新炉子,老太太怕浪费煤,白天基本不怎么烧,只是在晚上太阳落山以后烧一炉子。

    让何雨柱也很挠头。

    没有办法的他发了狠心,去宋三那里取回了五匹丝绸,又给他下了十吨煤的任务。

    至于他怎么跟王社长怎么沟通,他就不管了。

    反正他跟老太太说了,他手里有煤使劲烧。不花钱。至于效果得等等看了。

    昨天晚上他去了趟娄晓娥家,跟媳妇亲热了一会,要了他们家人的身体数据就回去做衣服去了。

    聋老太太他亲自量了尺寸。雨水妹妹就在她屋里拿出衣服比量一下能穿就成。

    何雨柱对这个妹妹也不讲究了。

    空间里睡了两觉的时间,所有人的衣服都做好了。

    他在三层丝绸内胆的外面加了一层棉布外套,用扣子固定。方便掩盖丝绸的料子。

    刚从空间出来。正好听到了敲门声,抬头一看进空间到出来现实世界才过了3分钟。

    打开门是易忠海站在门前。

    “一大爷进来坐,我这正好水刚烧开。”说着就把易忠海让了进里屋。

    沏茶倒水,把杯子放在易忠海边上,他也坐到了窗边的凳子上。

    “一大爷,您找我什么事儿。”

    易忠海从兜里掏出了200块钱。放在了桌子上。

    “柱子,大爷知道你这么多年受委屈了。这个钱算是你跟贾家最后一份香火情。

    等棒梗出来以后,大爷我去找街道,给他们办理户口转移。

    不让他们在没走之前打扰到你。听说你也找了对象了,以后秦淮茹的事儿只要粘你边儿,大爷不再和稀泥。”易忠海盯着何雨柱说道。

    “一大爷,这个钱我是收是香火情,还是不收是香火情?”何雨柱微笑着问道。

    “当然是收了,大爷今天来是替秦淮茹最后一次张嘴。

    派出所那边说你没开口他们不敢松口不在棒梗档案里写上偷窃内容。

    秦淮茹一个当妈的不容易。你就当可怜她最后一次。”易忠海被何雨柱调理的开始说软话了。

    他们当何雨柱是好欺负的,他不开口,有孙建国在那盯着,谁敢徇私,收了东西也不敢啊。

    易忠海以为他找了人就能办,何雨柱这几天就看热闹呢。

    “一大爷,看在您的面子上,这个事儿我答应。您先别忙听我把话说完。”何雨柱伸手拦了要举双手感谢的动作。

    “我得把话跟您说明白,您好回去教给秦淮茹听。”

    “棒梗随他奶奶,好逸恶劳。好的不学坏的学的快。

    这么多天他在派出所里呆着,那里都是什么人?我敢断定,那孩子心里憋着坏呢。

    他奶奶什么样,就教育她孙子什么样。出来以后必定埋怨我没去写谅解协议。

    那孩子不害怕我,因为他奶奶教育他傻柱好欺负,家里东西随便拿。

    我怎么不了他,但是他怕许大茂。因为许大茂人性不好,不惯着他,他奶奶也告诉过他。所以。”

    说完,拿起脚下的吊顶剩下两根3公分宽的木方,一下掰断了。

    “拿着这个给秦淮茹看,让她告诉孩子,别再来招惹我。

    我现在不讲道理了。再让我知道我的麻烦跟他们家有一点关系,棒梗四肢粉碎。”何雨柱凶狠的眼神盯着易忠海说道。

    易忠海目瞪口呆的看着何雨柱手里的变成四根的木方,看断茬那可是红木啊。”

    接过何雨柱手里的木方易忠海说道:

    “柱子,这贾张氏跟棒梗就要走了,我亲自看着办理。还能有啥事。至于你这样吗?”

    “一大爷,我马上要结婚娶媳妇了。秦淮茹以前都干了什么您心里真没数吗?

    她该还债了。但凡在我结婚之前我听到一点关于我的坏话,我不讲道理,就是秦淮茹使得坏。棒梗出来就残废。

    这话我不怕别人知道,也不是非要我自己动手。您说是吧!~”

    何雨柱轻描淡写的说道。

    易忠海脸色变换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不字。

    他是真的需要重新看待何雨柱了,以前没瞧上的傻柱现在彻底的让他不认识了。

    难道为了找媳妇会让人变化这么大?易忠海第一次怀疑人生。

    现在易忠海终于彻底的放弃了棒梗养老的想法了。看到何雨柱就看到了自己。

    所以易忠海说了句:“我会跟秦淮茹说的。”就走了。

    何雨柱收拾完脚下的剩余材料,放在了厨房锅炉的旁边,准备生炉子用。

    然后加满了煤,拿出给老太太做的羽绒服就往西屋去了。

    “奶奶,您试试我给您做的衣服。后天礼拜天您好帮我去提亲。”说着把衣服递给了老太太。

    那么大岁数换衣服何雨柱也没避讳。

    就是把老太太的炉子填满了煤,然后把炉渣清理干净倒了出去。

    等何雨柱回来。老太太笑呵呵的穿好了一身衣服。

    “嗯,我都不知道我孙子什么时候学会的做衣服。

    这衣服真合身,暖和啊。还是我孙子孝顺,奶奶这辈子就得了你这个孙子最开心。

    这你也要说媳妇了。等奶奶看到你的孩子也可以闭眼睛咯。”说完拉着何雨柱的手从头到尾的看着何雨柱。就是看不够。

    “奶奶,就快别这么说,您得长命百岁呢。

    您别怨我没把小娥带家里来让你先看一眼就行。我这是怕院里有坏种。

    您腿脚还不方便。也不能让您去她家看孙媳妇啊。没这个道理。

    所以啊,后天一早我提着东西带着您去看孙媳妇。”

    “好,奶奶不怪你,我孙子聪明,知道怎么防他们了。这么做对。

    你也大了,找个什么样的你心里有数。奶奶就等抱孙子了。”聋老太太是一点都没聋啊。

    何雨柱趴在老太太耳边悄声说道:“奶奶,我在外面买了5吨煤,就在厂后墙堆着呢。

    你如果不舍得烧,我自己还烧不了那么多。倒时候让人发现了,都给拿走那就可惜了。”

    “你个败家孩子,你咋不早说呢。奶奶知道了,这到了冬天奶奶的腿就疼。

    自打你给我安了这暖气片,晚上反而不怎么疼了。以后奶奶天天烧,不给你省了。我孙子长能耐了。”

    孝子贤孙的温馨场景,让何雨柱在这个世界保留了一丝温暖。

    伺候完老太太,何雨柱去了雨水的房间,把自行车,羽绒服,还有手表都放下,准备明天晚上给他妹妹一个惊喜。

    后天他就要跟媳妇订婚去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