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五十六章 坦白宝藏
    吃完了饭。

    折腾了半天,把所有剩菜都给马华家装走了。

    这个年代也没有塑料袋跟打包盒,最后就用娄晓娥买的新的搪瓷盆一锅烩的都装到里面让他们拿走了。

    送走了马华一家,孙建国也骑着车回去了。

    何雨水懂事的去老太太家一边收盘子一边让地方给那不要脸的两口子。

    在她面前也不避人的恩爱。

    她嫂子怎么看着那么傻呢,他哥几句好听话,就往他哥身上贴。何雨水一脸的鄙视。

    还去老太太那告状,结果被老太太一顿教训。整的回屋的时候趴在床上自闭去了。

    何雨柱正上下其手的过瘾呢。

    娄晓娥突然精神了一下,拍下要从裤腰后面往里伸的咸猪手。突然说道:

    “我才想起来,我有事跟你商量。差点忘了。”

    “什么事儿,还耽误我忙了。”何雨柱不要脸的继续伸手。

    这回娄晓娥也没管。任他作怪了。

    “我妈非要给我拿嫁妆。两个大箱子的金银财宝什么的。我不要,他们非让我拿,我跟我妈还吵架了。最后我爸说是给咱们孩子留着的。我想想也有道理。这不是来找你商量了嘛。”

    看到媳妇这么不在乎钱,他心里越想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给她。

    于是抽出作怪的手,从床上下来穿好鞋。把媳妇也拉了起来帮她穿上鞋。弄的娄晓娥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这个年代有哪个男人为女人穿鞋啊。

    娄晓娥已经想好了,晚上回家不管她妈睡没睡都要告诉她妈傻柱是怎么对她的。

    “来,你上旁边站着。我要抬一下床。”

    弄的娄晓娥一脸懵逼。

    “你要干嘛?”

    “等下你就知道了。”

    于是在娄晓娥的注视下抬起了床头,床位靠里的床腿承压变大,按动了机关。

    在娄晓娥惊讶的目光中,床边桌子下面1.2乘1.2见方的石板升了起来。

    “老公,咱家也有这个东西啊。”娄晓娥叫何雨柱的称呼都变了。

    “啊?你在别人家见过?”何雨柱问道。

    “对啊,我爷爷家老房子也有个类似的。”

    “行吧,跟我下去。”

    于是何雨柱前头走,娄晓娥拉着何雨柱的衣服跟了下去。

    等何雨柱拉开灯。娄晓娥一脸好奇的四周看着。

    何雨柱打开了床头对应的位置两口箱子道。

    “这就是咱家的底气了。雨水都不知道。”何雨柱一脸自豪的说道。

    “我说你从来不在乎金钱嘛,比我大学有钱人家的孩子还大方呢。原来是这样。”娄晓娥往里瞧了一眼就没再看,反而对博古架上的画轴毕竟有兴趣。

    “这些东西哪来的?还有奶奶家的方向是你后来弄的吧,看着土还挺新的呢。”一边放下画轴一边问道。

    “嗯,看天棚就看出来了。奶奶家方向的是我这几年自己慢慢弄的。想着以后乱起来把值钱的都藏里头。这东西都是原来这个大院的主人家的,那一家人在解放北平的时候一锅烩了。”何雨柱也没瞒着。

    “那你打开了通风口,这些画轴就不好保存了。我姥爷告诉过我,这画什么的就怕空气流通。坏的快。”娄晓娥说道。

    “没事,过一阵我弄几口箱子再拿罐头瓶子装点石灰,放到里面。我也不懂就先那么着吧。”

    娄晓娥听了点了点头。

    “有这个地方我家里那些东西就好说了,我今天还愁呢,那么多东西往哪放,等咱们办筵席那天屋里进人,好多东西不好藏。”

    “走吧,上去吧,下面的空气不好闻。”说完拉着媳妇的手关了灯回到了地上。

    随手把机关归位,放下石板。跟媳妇去厨房洗了手。俩人关了里屋门商量了起来。

    “那天奶奶不是说了嘛,你家的成分可能有风险。爸妈他们给你拿的东西也是想分开放。那就叫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等你回去了跟爸妈说咱家的情况。

    如果放心的话就提前准备好。我找个晚上后半夜都拉过来,放在地下。”

    “行,我估计他们也像你说的那样想的。那就辛苦我老公拉。”

    说着狠狠的亲了一下何雨柱。

    两口子迅速的又在床上轱辘起来。

    躺在床上说了会情话,娄晓娥眼皮子就要犯困。于是何雨柱赶紧下床穿鞋。

    “媳妇,赶紧走,别睡着了。要不然你回去的路上该感冒了。”

    何雨柱不由分说的拉起了明显要倒下的娄晓娥。

    “我不,我要睡了。”这傻媳妇开始耍赖了。

    虽然今天睡下也不一定发生什么,但是何雨柱还是想给老两口留下完美的印象。

    再一个作者也没想好俩人这样在起点该怎么写。

    于是抄起厨房洗手盆架子上的毛巾,占了点凉水就朝娄晓娥脸上糊去。

    傻娘们一个激灵就精神了。

    扑上去给何雨柱一顿掐。

    打闹了一会,何雨柱给媳妇穿戴整齐。骑着车带着媳妇就往娄家赶去。

    把娄晓娥交到从楼上下来的娄常山手里。何雨柱打个招呼,也没忍心看媳妇那不舍的眼神。

    调头就走了。

    给娄常山弄的一脸懵逼。

    “你俩吵架了?”

    “我困的受不了了,要在他那睡,他用凉毛巾冰我,一路上给他掐的。”娄晓娥无所谓的说道。

    娄常山叹了口气。对这个女婿他是太满意了。

    “上去吧,你妈还等你回来呢。我还寻思你今晚回不来了。”

    “那你去客房吧,我抱着我妈睡去。”

    “你这败家孩子,抢我媳妇干啥。”娄常山一脸无奈的说道。

    “我有事跟我妈说,你也来。”说着眼睛扫了一眼等着关灯的王妈。

    娄常山就明白这是她跟她爷们商量完了。

    于是跟王妈打了个招呼就跟着姑娘上楼了。

    娄晓娥进了她爸屋里,脱了羽绒服就钻进了她妈被窝,然后拍了拍床边。

    “爸,你坐。”

    然后也没管他爸什么表情,转过头对她妈说道:

    “我今天看到傻柱他徒弟拜师了,傻柱可严肃了,还会说弟子规呢。”

    “嗯,那孩子是个有传承的。必须懂这个。”娄母欣慰的笑道。

    “你听我跟你说啊,然后我们吃完了饭我俩在床上聊天。我说道嫁妆的事儿,他就把握从床上拉起来。那么一抬床,桌子下就生起了一个石板,就跟我爷爷家那样似的。

    他把我领下去,打开了两口箱子,比你们要给我带的还多呢。他还说连他妹妹都不知道。以后都归我管。”说完一脸自豪的样子。

    娄常山两口子也是一脸震惊的对视。

    这孩子藏的可真深啊,对自己家姑娘也是真心得不藏私了。

    “柱子还说了,他奶奶那天提亲的时候说世道不好,如果乱了他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放在里面,他还用好几年把原来的密室给加大了。

    说如果咱们家想藏东西,如果你们放心就让咱们收拾好了,找一个后半夜的时间他都搬到里面去。他家成份好,没有人会怀疑的。”

    娄常山叹了口气。

    “柱子这孩子怎么跟上天安排下来的,对咱们姑娘这么好。早几年就开始准备好退路。”

    娄母也是一脸欣慰。

    “咱姑娘是有福的样。随我。”

    “行啊,随你。没心没肺的。晚上要不是柱子非要给她送回来。这还没过门的就要留下睡到那。”娄常山一脸的无奈。

    “我不是困的受不了了吗?那也不怪我。柱子都说好了,等我们结婚再一起睡觉。”

    娄母赶紧打了一下娄晓娥。

    “你这孩子,真像你爸说的似的,没心没肺的,大姑娘家家的怎么什么话都说的出来。那是你们两口之间的话,以后不许朝除了柱子以外的人说。”

    “哦。”娄晓娥一脸无所谓的答应。

    “回你屋睡觉去我也困了。”娄常山赶姑娘了。

    “我不去,我还要跟我妈说别的呢,你不能听,你去客房去吧。这被窝真暖和。”

    娄常山没能挣的过他们娘俩,跑客房孤枕难眠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