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五十七章 大茂再露脸
    何雨柱送完娄晓娥一顿风驰电掣的回到了家。洗了脚就躺床上打卡睡了。

    后院的许大茂睡不着了。

    今天在厂里无意中听到何雨柱要结婚了。还是厂里董事的姑娘。那不是他妈要给他介绍的吗?

    回到大院里还想跟秦淮茹打听一下,结果他刚说完话,秦淮茹一脸惊恐的跑回自己家关上门就没出来。从门里传出来一句话“我什么都不知道。”

    给他弄的一脸懵逼。又去二大爷家打听,也是一脸莫名的表情说不知道。

    不行,明天早晨起来就先去他妈那里问清楚了。他在秦京茹那里破坏傻柱姻缘还没彻底成呢。

    别反手傻柱把他的基本盘给砸了。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许大茂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

    第二天一早,伺候完妹妹吃完油条加小米粥跟咸菜条。在妹妹一路吐槽的情况下在大门口分开。

    “这傻妹子,最近几天这嘴让我给养刁了啊。油条小米粥都嫌弃了。”何雨柱一边骑车一边往厂子奔去。

    开完班长会他就在小仓房里眯着,现在的大锅菜基本不用他动手了。马华跟老杨都可以了。

    味道跟他炒的虽然还差点,但是差距不大了。

    于是眯了一会的他就打算去各个食堂溜达一圈,让领导看看他多勤快。

    刚出食堂门,就看到张强领着两个人往门外奔。

    于是打了个招呼:

    “强哥,这着急忙慌的干嘛去。”

    “一会回来再说。”

    就带着人跑出大门了。

    何雨柱一寻思,没准是宋三那边发动了。

    所以一步三摇的往一食堂走去。

    等他从七食堂出来往回走的时候。张强刚从领导楼出来。

    于是主动上前问道:

    “什么事儿那么着急啊。出事了?”

    张强把何雨柱拉到一边说道:

    “许大茂出事了。”

    何雨柱一脸兴奋的继续问道:

    “出什么事儿了,那孙子出什么事都他妈的活该。”

    张强一脸无语的看着兴奋的何雨柱。白了他一眼。

    “许大茂被抢了,三个壮汉,把他自行车抢走了,还把他裤子给扒了。我们过去的时候光着屁股呢。还好发现他的人找了个破麻袋给他围了一下。刚给他送到医院去了。下面都TM得肿的跟个桃子似的了。”

    说着说着张强自己乐了。

    “你说那孙子也倒霉,许大茂说人家找的是刘海柱要债。谁知道搞错了,打他的时候他一边躲一边解释,没人听啊。抢了就跑了。发现他的时候人早没影了。”

    “哈哈哈哈哈,活该。这事我得吃个喜儿。”何雨柱幸灾乐祸。

    “你小子给我注意影响。”

    “已经在红星派出所报案了,我们也得查一查。我这刚从领导那汇报完。怎么说也是在上班途中发生的,不能不管。”

    “行,我低调,哈哈哈哈,乐死我了。桃子,哈哈哈哈。强哥你也是人才。”

    “去你的,哈哈哈哈哈。”张强想到许大茂那个样子也乐出来了。

    哥俩吹了会牛皮,何雨柱就回食堂了。

    到了食堂,何雨柱把这事当一个笑话跟食堂的人讲了一下。

    好家伙,趁着中午吃饭的功夫,全厂可就传开了。

    何雨柱这边乐呵了。

    秦淮茹跟刘海中可就不敢乐了。

    昨天许大茂刚问完他俩傻柱对象的消息。今早就发生了这个事儿,他俩能不多想吗?

    秦淮茹上班一天都是心事重重的。刘海中趁机教育了她一顿,让他抓紧学习。别想乱七八糟的。

    “二大爷,您说这事儿跟傻柱有关系吗?”秦淮茹趁机问道。

    刘海中沉吟了片刻。

    “不像,昨天何雨柱他徒弟马华带着家人进了他们屋,那味道中院都闻到了。可能是马华正式拜师。何雨柱低调的没宣扬。都挺晚了才把人送走。快8点了何雨柱跟他女朋友也出去了。应该是送他对象回家了。根本就没有时间知道许大茂问他的事儿。”

    “可能真是误会。这许大茂可够倒霉的。”

    听了刘海中的分析,秦淮茹的心也放下了,她害怕她家棒梗出来以后万一何雨柱心思变了可咋办。

    想着想着突然坚定了心思,棒梗出来就给他送回农村,吃点苦去。

    。。。。。。

    “妈、爸我真没得罪人。我都这样了你们怎么还盯着我问啊。”许大茂一激动,动了一下。

    给他疼的直哆嗦。还好人家没真想打他,要不然脸上身上能没伤吗?

    他也纳闷了,怎么就冲他下三路使劲儿啊。

    许爸说道:

    “我瞧着路数不像是要债的,倒像是抢钱加报复。要不然谁要钱还不认识欠债的啊。刚才警察来的时候也问了一下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许大茂突然问道:

    “妈,你要给我介绍那个对象事儿怎么样了。我怎么听说我们院里的傻柱找了媳妇是轧钢厂的董事姑娘。”

    “你这两天下乡放电影去了,妈没来得及告诉你。你对象的事黄了。傻柱对象确实是妈要给你介绍的。”

    “那我仇人应该就是傻柱。”许大茂咬牙切齿的说道。

    “咱浑归浑,这傻柱的婚事是你们厂杨厂长保的媒,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要跟娄常山家女儿相亲的事儿跟傻柱说过没。”娄母问。

    “没说过。”

    “那他都不知道这个事儿,娄家也不可能让他知道啊。你俩有什么仇,这事儿警察问你你这么说也找不上人家啊。”娄父说道。

    “那这事也不能这么算了,撬我行啊,夺妻之仇不共戴天。”许大茂想做一些动作配合内心的狠厉。可是他这一动,就带动了下体,佝偻了一下身子。

    弄的老两口一阵忙活。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大气性,即使你想报仇也得等伤好了再说吧。你好好回忆一下,看刚才跟警察说的还有什么遗漏。咱们可得先把打你的人抓住,自行车都抢走了。这可是大案。”

    许大茂家怎么算计何雨柱不知道。

    他现在正忙着中午的小灶呢,

    而且今天晚上这群班长要去供销总社开始倒腾福利了。他得跟马华交代一下。

    中午打完饭,收拾完了把马华叫道小仓房。

    “兜里本钱够吗?渠道什么的想好了没有。先别即着你家来。我怕你嫂子他们有什么想法。”何雨柱主动问道。他为了这个徒弟也是操碎了心。

    “家里给我拿了80块钱。我寻思第一次少拿点。我爸我妈偷偷的找了毛纺厂锅炉房的哥们。毛纺厂家属都有钱。”

    “我再给你拿400块钱。第一次你打个样,打消那几个眼皮子浅的顾虑。下次就一切正常了。一会你自己去找老杨他们,看他们什么意思。如果他们愿意先垫付就拿着,不愿意就等你这边收回成本以后再说他们的事儿。多问问你父母。”

    “嗯,行,我听师父的。”说着马华伸手接过了何雨柱递过来的400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