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六十五章 婚礼进行时二
    何雨柱听完了都懵了。

    这宋三是他的瞌睡虫吗?这么给力。他这两天忙活的彻底把他给忘了。

    你还别说,算算日子,许大茂应该好的差不多了。这宋三办事还挺稳妥。

    在医院里就不方便再去朝许大茂下三路使劲儿了。

    许大茂被人不小心碰倒了,那该着他倒霉,人跑了也正常,惹事了嘛。

    “行,他不回来我能清净几天。明天你来了以后帮着马华支应着,其他的还有什么事儿吗?”

    “宋三跟我说,他派去盯着的人,听见许大茂跟她妈说话的时候,好像要报复你,说你撬行。”

    “所以宋三才先下手为强的。”

    “行啊,我不管了,让宋三看着弄吧。有事了再说。我现在没精力管那些个烂事。等我婚礼结束了再说。”何雨柱一脸的不耐烦道。

    “嗯,那我知道了。我到时候找宋三合计吧,您不用操心了。”孙建国面无表情的回道。

    “棒梗那个孩子还有两天就出来了,也就是后天,到时候我来院里盯着。如果他们再闹,我直接拿人了。”

    “行啊,你来也名正言顺。不是有人作保嘛,对了,易忠海调查的怎么样了。”

    何雨柱这边讨论的人此时正在龙老太太屋里。他是叫他媳妇回家吃饭被老太太留在那里的。

    “小易啊,柱子结婚叫了你没?”老太太问道。

    易忠海一脸尴尬:“叫了,明天我参加柱子的婚礼,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不叫我是他的不对,这叫了我肯定得去啊。”

    “按说,你是他一大爷,当初他爹走的时候是你起的头照顾这孩子,现在反而叫闫埠贵给他主持。你没想过这里的事儿吗?”老太太问道。

    “老太太您问这话什么意思,那婚礼谁主持不是人家柱子自己说了算的嘛。”

    “你甭跟我这里装糊涂。当初照顾傻柱我也跟你说了,那为什么他让我坐在高堂位置上呢。

    当初你想让他给你养老,那孩子也同意了。这么多年你让他照顾秦淮茹家的人家也同意了。

    怎么现在柱子结婚了,都不可能继续那么照顾秦家了,反而你放不下了呢?”说着,看了眼在炕上缝被子的一大娘。

    “你这么多年照顾出来个什么?那贾张氏的嘴脸在这几次的会上可是一览无余,那个人性你还指望他们家棒梗给你养老?反而原来对你百依百顺的柱子对你离心离德。”

    “昨天晚上柱子的哥们,就是你们厂的保卫科主任来跟他喝酒,把我这个老红军也叫过去了。我在饭桌上可是听说了,你那些个徒子徒孙要收拾我孙子呢。”

    “易忠海,你怎么想的我不管,你这媳妇虽然生不了孩子,但是为什么生不了你心里也有数。那秦淮茹到底是个什么人你心里也清楚。你不能丧良心,临老临老的别把名声整臭了。”

    “我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我老头子那些个兄弟们可都等着给我养老呢。这大庆那边不是刚出了油田的消息吗?现在那边缺人,红星厂也要支援一批三线建设的。你那些个徒弟们手艺都不错。我会跟他们说,让你徒弟们都过去。这样他们也升职了,我孙子也安全了。”

    聋老太太为了他孙子也发了狠了。你易忠海不是不尊重我吗?我让你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睛。

    “老太太您~~!”易忠海被老太太一句话吓的说不出话来了。

    “就这么半个月的时间,你为了贾家压着我孙子干多少事儿,我明白你的心思,你媳妇也明白,大院里都明白。但是她不愿意说,那么大岁数了。

    说多了吵架,不说心里憋屈。你想好了,就是你这手艺压着你们厂里的风言风语,谁心里没杆秤?你这么欺负我孙子,我不干,孩子对我比亲奶奶都好。你媳妇这里照顾我,柱子没缺着你家。你为了一己之私不顾仁义道德。你现在飘了啊。”

    “我今天把你留下来,就是告诫你,我孙子结婚期间,把你的小心思收起来。回去想想日子该怎么过。你过好过赖影响不了谁,但是你媳妇我可当闺女看,伤着她我可不干。”说着,拉起了一大娘的手。

    “回去做饭吧,话我都说了,回去好好商量。柱子那孩子仁义,不能看着你老无所依。他跟我私下里说过,等你老了他管着。”帮着一大娘擦了擦眼泪。就把他们两口子送出去了。

    。。。。。。

    “我打听到了,易姓在山东跟河北是大姓,等您结完婚我借着查案的由头去一趟。把这个事儿办了。”

    “嗯,行啊,一个个的都给他们安排了。要抓住问题的根本。你早点回去吧,不是街道给你介绍了一个吗?处的怎么样了。我都跟宋三交代了。需要任何东西你去找他,只要低调点就行。”

    “嗯,医院的护士,挺老实的个人,我也准备领证了。”孙建国一脸不好意思。

    “行啊,有了家你也安稳了。等你结婚我去给你做饭去,也给你省心了。哈哈哈。”

    “谢谢您。那我先回去了,所里还有点事,加完班明天来这里我心里也有底了。”

    说完拉开门就往外走。

    走到前院的时候跟秦淮茹碰了个对脸。

    “公安同志来巡逻啊。”秦淮茹拎着一袋白面,笑脸相迎。

    “嗯,我来看看,这不是柱子明天结婚,家里东西多。我帮着瞅一眼。您忙着。”说完孙建国没再搭理秦淮茹就走了。

    秦淮茹拎着面袋子回到了家里。

    反身关门,贾张氏穿着戒断服往前探了下身,看了眼秦淮茹拿回来的白面。

    “哼,没他傻柱咱们家也吃得起白面,明天咱们可劲儿吃席,都给他补回来。等我孙子回来给他包饺子。”贾张氏一脸愤恨。

    “傻柱家席面再好,您也不能吃肉。这一个礼拜明显见着身上疼痛小点了,可不能再吃肉了。

    您这身上的印子还没消下去呢。”秦淮茹面无表情的表达想法。

    上次会议作出了驱逐贾张氏,婆媳关系已经在冰点了。秦淮茹说话也不惯着婆婆了。

    “那孙春兰、跟王海燕不是个东西,不就是骂他们几句吗?看他们给我掐的。”

    贾张氏摸着肋条嘟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