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六十六章 婚礼进行时三
    “婆婆,后天孩子就回来了,你们俩个也要回老家了。我就跟您唠唠”秦淮茹坐在了炕沿。

    “这一个礼拜,咱们家在整个院里的名声可是臭大街了,我厂里也天天被人指指点点,你也别拿着我怎么样怎么样的话说了,你心里也明白,到了今天嘴痛快不解决问题。”

    听了秦淮茹的话,贾张氏刚要开骂的嘴也闭上了。

    秦淮茹像是没看到一样继续说道:

    “这赶巧的街道跟公安来处理咱们家的事儿,孩子以前不打架,偷傻柱的这么多年也没出问题,即使出了问题,有易忠海给咱们压着也就这么过了。

    我听小当跟我说了,是你让棒梗打人的。我不是想说谁的毛病。我是想说等棒梗出来了。回了老家,可不能偷鸡摸狗,这几年收成不好,谁家都没吃的。大队上这么多年咱们也没走动过。你要是还按照原来对这个院那么撒泼可是没人惯着你。”

    “那天易忠海说了句话,我挺悔恨的,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让棒梗那么恨傻柱。我当初如果真的再强硬一点,也不能让棒梗做成了吃了饭就骂厨子的性子。

    孩子懂什么,我是没教他那些个东西,这个家的名声可都是我哭眼抹泪得来的。您回到老家,收敛一点,把孩子教育好,我不苛求他能成多大才,你想延续贾家香火就想好了。

    等你没了那天,孩子谁照顾?如果你因为不能吃了就躺下就教育棒梗说我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等你走了。棒梗我可就照顾不了了。”

    秦淮茹心里明白着呢。她这是跟贾张氏摊牌了。

    贾张氏也没想到她儿媳妇今天说出这个话。可是说道她心里了,她早就想好了。回到老家,肯定有人问她跟她孙子怎么回去了。为了她自己的名声正准备怎么讲她儿媳妇不孝呢。

    “给您跟孩子的生活费我会汇到大队,您按月领就成了,在村里一个月10块钱想吃啥都吃到了。您可想好了。棒梗为什么进去的,可别在城里呆这么多年,再让人家村里人瞧不起了。”

    “哼,我一个城里人回村是想家了,带着我孙子给你减小负担。谁敢瞧不起我。”贾张氏嘴硬的给自己找补。

    “你这么想就对了。这傻柱也结婚了,人情也没差着咱们,明天吃饭别乱说话,平白得罪人,捞不着一点好处。我看最近孙公安总也去他屋里。这是人家交上朋友了。如果因为你再把人得罪了,没准孩子出不来呢。你忘了易忠海给咱们找人疏通,人家说了,没何雨柱点头孩子还得进少管所。”

    秦淮茹现在是真的绝了贴上傻柱的心思。易忠海最近跟她挺近面的,她现在钩着老头子呢。

    无意中的触碰什么的给的比傻柱还多呢。那1700块钱她是不打算还了。自己手里攒下的钱以后等儿子大了娶媳妇用的。她婆婆这两天要她都没给。

    秦淮茹家怎么想的何雨柱不知道。他现在正在刘海中家坐着呢。

    “二大爷,明天接亲的自行车我已经借来了,到时候让光福光天哥俩帮着我接亲带嫁妆。

    回来以后帮我忙活忙活,等婚礼结束了我挨家的感谢。”

    “没问题,你柱子现在办事将就,咱们院邻里邻居的,谁家结婚都是这么着过来的。我们都老了,以后就是光福他们哥俩跟你处了,你们都是同龄人,你出息了,有事他们兄弟还有求着你的时候呢。”二大妈说道。

    把刘海中想拿乔的话都给堵在了嘴里。

    “那是,明天杨厂长也来参加我婚礼。到时候二大爷还得帮我支应着呢。”何雨柱知道刘海中要啥。

    那就给他啥呗,给你机会了。你自己把握,这都没用你说。我就给你送到嘴边了。

    “行,柱子。明天他们哥俩你随便使唤,二大爷帮你支应着。”刘海中满脸笑容的答应。

    “那行,光福,光天,我明天可就靠你俩了。到时候去马华那拿点东西,算哥谢谢你们俩。”

    说完,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出了门。

    回屋和好了面,把面条擀完,就去背老太太去了,门口喊了一声雨水。

    “奶奶,今天咱们吃打卤面,好消化。明天您孙子就娶媳妇了。咱们再吃好的。”何雨柱把老太太放到座位上说道。

    “好,奶奶爱吃面条,一会吃完了,你让雨水帮我把剩下几针缝完了,顺便给你拿回来。”

    “奶奶,那被子我是给你跟雨水做的,我结婚盖的新被子暖和了,你跟雨水还是好几年的老被子,有的地方就剩个被单呢。我昨天去小娥家问了。她准备了四床被褥呢。盖不了。您就放心吧。”

    “放心什么啊”何雨水从外屋进来。

    “奶奶说一会吃完饭你去学针线活。给你跟奶奶还新被褥了。”

    “真哒。我也有新被子了,我还想跟我嫂子说让她给我一床被子呢。我学校的都漏风了。”

    何雨水没心没肺的说道。

    “哥对不起你,等忙活完了,哥再买棉花去,布咱家还有。到时候你自己学着做。想要几床就做几床。反正咱家有缝纫机。”何雨柱摸着妹妹的头说道。

    “哥你真好。我去煮面条了,看你都弄好了。”何雨水高兴的回道。

    “不用你陪奶奶说话,我去吧,还有卤子没弄呢,你这穿着新衣服别弄身上。”

    说完出了里屋门,关上门,就开始忙活。

    一说衣服何雨柱就头疼了。

    自打穿越过来他就没再怎么洗衣服,燕尾服有自清洁系统。连味道都会清除。

    这明天晚上就要跟媳妇坦诚相见了。这燕尾服可是要暂时下岗了。

    要不然媳妇不得吓坏了啊。

    花了十分钟,打卤面算是齐活了。

    “哥,明天接人的车找到了吗?”何雨水一边盛卤子一边问道。

    “嗯,桌椅板凳锅碗瓢盆的都让王姨给找了。还帮着借了6台车。明天二大爷、三大爷家的孩子都帮我拉嫁妆去。等结完婚我得跟你嫂子挨个上门道谢。一台车给1块钱呢。”

    “雨水啊,你也快毕业找婆家了,这两天多看看,有什么不懂得问问你嫂子,你看你哥这两天把所有事儿都安排的妥妥当当,人情往来的,你可得多学学啊。”老太太欣慰的看着孙子自己安排婚事。心里特别满足。顺便教育了他的傻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