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六十九章 温存
    “马华,你骑着我的车把这拆下来的锅直接送厂里的保卫室吧,明后天我休息。早晨上班给入库了就行。记得把你那份剩下的肉丸子带回去给家里人吃了。”

    何雨柱刚把付教授送走。回来正看着马华在把拆除的灶台砖往墙边堆呢。

    马华:“好的师父,您不用管我了,也累了一天了。早点跟师娘休息吧,我弄完了骑车就走了。”

    “行,那你多费心。师父就不跟你客气了。”

    说完何雨柱去老太太屋里看了一下。

    今天他奶奶也精神亢奋了一天,在外面吃席的时候有点冷,他怕老太太感冒了。

    进了屋看到老太太在炕上坐着,就问道:“奶奶,您今天也累了够呛,早点休息吧。”

    “没事,孙子。奶奶今天高兴。我在炕上想着你以后有孩子了,奶奶帮你照看着呢。行了,你也累了一天了,你媳妇还在屋等着你呢。赶紧去给奶奶生孙子去。别打扰我这老太太。”

    说着摆摆手驱赶孙子洞房去。

    何雨柱把炉子加了煤就回自己屋了。

    “三大爷那边事情都处理完了吧”娄晓娥在床上躺着看何雨柱书桌上的书,看到何雨柱进来问了一声。

    “嗯,吃不了的肉什么的他都拿走了。明天咱们得挨家去送礼去了。接亲的自行车礼金还没给呢。还有街道的王姨,没有她咱俩的婚礼都没准什么时候举行呢。”何雨柱说着脱了外套,搭在了床边的凳子背上。

    “啊。腰酸背痛啊,终于忙活完了。开始咱们夫妻的小子了。”也不管突然躺下是不是砸到老婆。

    何雨柱一脸轻松的躺在了床上。

    “你快去洗一洗去,忙了一天了。后来那些帮忙的还是你给做的菜,浑身的油烟味儿。脏死了。”娄晓娥一脸嫌弃的抽出了被何雨柱压到的腿。

    “他们都帮着忙了一天了,你没看今天那菜吃了多少吗。你老公给做点菜,他们到咱们重视人家,心里多舒服。然后明天再送点礼。谁都说不出什么。

    要不然这几年收成不好,咱们俩结婚这么多肉。肯定有人背后说道点什么。我这么出点力,院里谁在长舌头,肯定有人帮咱们说话。”大腿往下一摆,何雨柱顺势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洗了吗?我去洗一洗,咱们两口子就该办正事了,我都憋了20多年了。”何雨柱挑眉冲媳妇问道。

    “你跟三大爷说事的时候我就插门洗完了。水给你烧上了。”娄晓娥红着脸把书放在了桌子上。

    “行,那老公现在就洗。哈哈哈哈。”

    花了十分钟,何雨柱站在盆子两边叉着腿,用毛巾把身上都洗了一边。然后把毛巾搭在暖气上,直接进了被窝。

    “你不热吗?怎么在被窝还穿着我给你做的裤子。”何雨柱伸手一摸一脸无语的问道。

    “天还没黑呢。雨水都没睡觉,你抱着我,我问你点事儿。”娄晓娥红着脸说道。

    “什么事,在这个时候问,赶紧问。我都急死了。”

    “我妈昨天晚上跟我说,晚上睡觉要配合你。又说你父母不在身边怕你也不懂。我就直接问你了。你懂不懂。我不好意思说。”

    “嗨,就这个啊,那是人的本能,男人都懂。来你看老公的手啊。”

    说着,顺着衣服就往上开始摸。

    “你烦人,还没天黑呢,呀~~你闭灯。别~~~~”

    (此处拖鞋也省略3万字。)

    躺在床上,胳膊上面枕着娄晓娥透着红晕的俏脸。

    “真过瘾啊。”

    “不许说,可疼了呢。刚才雨水没听到吧。”

    “听到了能怎么地,以后你要跟我过一辈子呢。当什么鸵鸟~~!”何雨柱一脸的满足道。

    “人家不是不好意思吗?对了我问你,为什么跟我妈说的不一样啊。我现在都感觉嘴唇有点木呢。”

    “因人而异,那还能都一样啊,再说了咱妈哪能什么都跟你说,那是人家夫妻间的事儿,你可不能把这事回去告诉你妈。”

    “都丑死了了,我才不跟她说呢。不过真挺舒服的,等我不疼了还要。”

    说完,也不顾何雨柱身上没盖被子有点凉,往他身上挤了挤。

    这媳妇真好啊,何雨柱把夫妻间的事儿给媳妇灌输的是后世的花样。

    可美死他了。这极品媳妇得保护好了。没事两个人得多锻炼。

    “从今天起,我管理的食堂又增加了两个啊。”

    说着何雨柱起身下地,洗毛巾去了。

    “你们厂食堂又增加了吗?你不是跟我说你不想管其他食堂的事了,就负责领导小灶吗?”

    娄晓娥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盖住了肩膀问道。

    “我现在管的是我儿子闺女的食堂,今天我可没少吃。”

    一脸贱笑的何雨柱拿着洗好的毛巾,撩起被子开始给媳妇擦身子。

    一边享受老公的体贴,娄晓娥一边琢磨。

    “流氓。”一边打下何雨柱放在食堂上的咸猪手一边骂道。

    “你躺一会,盖上被子等汗消了就穿上衣服,我把褥子跟被子都换一下。要不然晚上睡觉不舒服。”

    娄晓娥:“嗯,谢谢老公,今天我不方便,以后这些事情由我来吧。”

    “你想多了,只要是以后咱俩夫妻生活,你都会不方便。老实的在床上躺着吧。自己嘴怎么木的心里没个数?”

    “你又乱说,烦人,人家不是第一次吗,以后适应了肯定不能。我妈告诉我了,我才不怕你。”

    何雨柱:“嗯,我媳妇厉害。你晚上还要吃点东西吗?老公给你熬点粥去要不要。”

    “嗯,你不说我还真有点饿了,吃点粥挺好的。给我做那天你做的油泼咸菜条。可下饭了。”

    “行,我正好问问雨水要不要吃点。我先去熬粥,你休息好了就起来吧。要不然雨水进来你该不好意思了。”

    “那我现在就起来。”说着就开始穿衣服。

    何雨柱也没再管她,去了厨房开始忙活。

    娄晓娥慢慢悠悠的打开了里屋门,靠在门框上看着何雨柱在那切菜。越看越顺眼。自己在那美美的笑。何雨柱一边做饭一边跟媳妇说说笑笑。

    “雨水,你嫂子饿了我熬得粥,你要不要吃点。”何雨柱在妹妹门口喊道。

    “哥,我今天吃多了。晚上不吃了,你们吃吧。”

    两口子吃完了饭,躺在床上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