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七十二章 夜话 推荐满两千加更
    何雨柱这边把桌子收拾完了。

    老太太跟一大妈也没多呆,拉着孩子就回了自己屋。

    “柱子,刚才吃饭的时候你不应该当着人家孩子面说她妈妈,你是为了他们好,背着她们说不是没问题吗?干嘛给人家孩子留下不好的印象。”

    娄晓娥也学着何雨柱端着茶缸子喝水。

    “嗯,我媳妇明白事儿。我就是想让那俩孩子明白,她们何叔是怎么对待她们家的,她们家又是怎么对待我的。那小当都8岁了。没有今天一起吃饭,我的话什么时候才能传到他们妈的耳朵里。”

    “我也想让一大妈说给易忠海听,他心思不正。总想着我跟秦淮茹组成家庭以后给他们老两口养老。”

    “没跟你认识之前,今天我说的秦淮茹她表妹是要给我介绍的。明白了吧~要不然我也不会当着一大妈说。”

    “易忠海还想着用我们俩结婚的钱给秦淮茹当彩礼。养着他们一大家子。这院里的事儿挺复杂的。以后我慢慢的跟你说。”

    “什么?。。。。。算了,孩子是孩子。”娄晓娥听见易忠海让她老公跟秦淮茹结婚,当时就惊了。

    想想今天对待孩子的态度,再一想俩人都结婚了,都过去了。再听今天她爷们在饭桌上的话,也就不当回事儿了。只是心里可把秦淮茹记住了。

    何雨柱动了动被媳妇压酸的胳膊。把娄晓娥搂进自己怀里。

    “事情都过去了。院里那个许大茂从小就跟我不对付,就是他妈跟咱妈说要给你介绍的那个。还有二大爷他们俩,以后会在这个院给咱们找麻烦,也只是麻烦。”

    “为什么啊?这还没发生什么你就说他们要给你找麻烦。”

    娄晓娥伸手把压在肩膀上的头发挑了出来。翻过身侧眼睛看着何雨柱问道。

    “许大茂那里我算抢了他的姻缘,他那小心眼肯定记恨,就是没事他都要跟我找毛病,这就不多说了。

    刘海中那个人,一辈子就想当官。他格局太小,没有人情还刻薄。所以那么大岁数了就是个凭手艺挣钱的能力。

    但是他心有不甘,看不清自己。所以看我当官了,以为我是凭溜须拍马升上去的,所以一直想借着我的渠道,让我帮他给领导说话给他升职。

    昨天我不是把他安排着跟杨成钢坐在一块了吗?他也没说出个一二三四五的。这次看我给机会了,以后肯定还没脸没皮的贴上来。

    我要是不满足他,他肯定会记恨我,所以我才说他会找我麻烦。”

    “再一个。这几年粮食减产,甚至撂荒。快吃不上饭了。

    历史上崇祯朝发生过类似的事儿,皇上都要下罪己诏。但是你返观历史,逼着皇上下罪己诏的人没几个有好结果的,所以我预感大方向要出问题。(作者为了保命,疯狂试探,改了三稿了。)

    我才在咱们床下准备密室,咱们家的东西也都是平常人家的。我怕万一乱起来,咱们院里跟我不对付的就他们两个,那个时候他们俩都是没有人性的东西。我怕到时候你的成分会成为话柄。”

    说着何雨柱也侧过身,对着媳妇继续说:“你也别担心,我都已经准备好退路了。等过了年,我会跟付教授一起出去走一圈,趁着机会我去趟湘港旅游。把咱们家的退路准备好,实在不行,带着雨水跟咱爸咱妈一起过去。等过了劲儿咱们再回来。”

    听到何雨柱都把自己家的退路都安排好了,而且要去执行安排了。娄晓娥感动的狠狠的吻了上去。

    “好你个娄晓娥,占我便宜是吧,你看我怎么占回来。”

    “我不怕你,我馋你了。”

    说着,被服一蒙,也不管何雨水一会回不回来了,两口子开始没羞没臊。

    。。。。。。。

    秦淮茹家。

    秦京茹靠着厨房门框往里屋瞅了一眼,悄悄的跟炒菜的秦淮茹说道:

    “姐,我才走几天啊,你婆婆跟棒梗就让你们院的人赶走了?我下午过来的时候看到小当跟槐花怎么又去何雨柱家吃饭了?”

    “问什么问,没看我们家都什么样了。你今天来干嘛来了。刚才问你你跟我这不说正经的,瞎打听什么。”秦淮茹没好气的回道。

    “那什么,我不是回去了嘛,我妈跟我爸说家里都算计好了,吃的东西没有我的。这不是被赶出来了嘛~,所以我就想,何雨柱不行,那个许大茂不是还没成家吗?你看能不能帮我介绍介绍。等我嫁过去,咱们姐俩在一个院互相帮衬着多好。”

    她秦京茹是左等右等不见许大茂来她们家来提亲。当初回去的时候她可是满村里炫耀。

    这不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连个动静都没有,大冬天的也没个活,满村里扯老婆舌头的可给她爹她妈弄的没脸了。逼的她没办法,让她来城里找人来了,不带着女婿回来你就死外面吧。

    “你还找许大茂呢,都成了笑话了,不知道得罪谁了,被人家扒了裤子抢了自行车,到现在还没找到人。最近听说没等出院呢,就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去,门牙都掉了。他一放电影的,现在说话都漏风,以后可怎么跟人讲解。没准工作以后都得变动。你受得了?”

    秦淮茹一边盛菜一边说道。

    “扒了裤子咋还住院了?没什么事儿吧。”

    秦京茹一听她姐说许大茂住院了,那可是她情哥哥,心里一疼。说话声音都高了。

    “我一寡妇没什么,你个大姑娘听着不好。”秦淮茹对自己妹妹还有点良心。

    “就咱们自己家人,有什么好不好的。我这不是想赶紧嫁过来帮帮你们家吗?等棒梗跟你婆婆走了,那孩子还总也在别人家啊。”

    “在别人家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省了两个人的饭呢,这一来一往的,减少了我们家支出。”

    “许大茂被扒了以后下面那东西被人踹肿了都。现在能不能用都不知道。满厂子都在传他笑话呢。”

    “啊,那可咋整。”

    秦京茹吃惊的问道。

    “你怎么总打听许大茂,上次要给你介绍你不是说没相中吗?”秦淮茹满脸怀疑的看着表妹。

    “刚才不是说了嘛,老家吃的不够,我被赶出来了。这不是没办法嘛,寻思许大茂条件挺好。我也不在乎其他的了。正好我进城来以后身边没个亲近的,如果嫁进你们院,咱们姐俩能在一起吗?”

    “行了,吃饭吧,等许大茂回来再说。正好明天棒梗出来,明天走的时候你帮着拿点东西。”

    说着端着一盖帘窝窝头进里屋跟贾张氏吃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