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七十四章 狼王归巢
    第二天一早。何雨柱是被何雨水敲门声叫醒的。

    昨晚两口子可是胡天黑地的又折腾了三次啊。

    起来的时候感觉腰部发紧。起身的时候看自己媳妇面色红润的在那睡着,敲门声都没把她吵醒。

    穿好衣服,从兜里掏出10块钱给了妹妹,叫她出去买东西,今天做饭不赶趟了。

    在妹妹一脸揶揄的表情下,尴尬的关门,同时在门外传进来一声

    “吵死了。”

    何雨柱脚下一个踉跄。

    MD这个房子没怎么考虑隔音啊。

    。。。。。

    “贾梗,出来吧,今天到你出监了。你家里人来接你了。”

    一声招呼,打破了监室内的几个人的动作。

    管教仿佛没有看到那几个按住棒梗脑袋往身上招呼的人一样。

    打人的几个听到招呼也停了手。

    监头蹲下来拍了拍棒梗的脸说道:“小子,以后还这么横啊。拿你几毛钱跟我着扎刺。等你再进来继续招呼你。滚吧~!”

    说完趁着棒梗要站起来。又给了一脚。

    “行了,行了,没够了啊。这马上出去了。赶紧的别墨迹。”

    管教话刚说完,棒梗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拿起铺上的衣服,跑到了管教后面。

    “你们几个给我等着~!”

    棒梗一脸狠厉的指着监头说道。

    管教没惯着他。

    转过身照着棒梗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就你这臭德行还要报复?来吧,反正是今天出去,早晨也是今天,晚上也是今天,我给你安排到晚上再出去。你跟你们哥几个再亲热亲热?”

    棒梗听着这话,脸都吓白了。在少管所这一个星期,他可是遭了老罪了。他以为所有人都像他奶奶教给他那样,卖惨装狠就不怕别人。

    结果刚来第一天就跟监头让他汇报进来的缘由的时候跟人家甩白眼。于是在监头的招呼下领略的社会的残酷。

    被揍完又开始卖惨,说他妈是寡妇,他奶奶也是寡妇。

    结果又因为那副怂样子又被揍了一顿,这他就不会了啊。这一个礼拜,他妈给他送的钱都被抢走了。告管教也没有用,结果还骂了管教。于是今天的情况也就顺理成章了。

    “管教,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一定好好改造。您就放了我吧,我求求您了。”

    管教收了易忠海的孝敬,看见棒梗这个德行也腻歪了。

    “滚吧。就你这个德行,早晚还得进来的货。”

    但凡棒梗被他奶奶教育点好的,都不会把所有人都得罪了。他奶奶教给他的,咱们家从来没错,有错也是别人的。

    要不然管教不会说出这种犯忌讳的话。

    “哎呀,孙子,你这脸上怎么弄的啊,谁打你了。快说,奶奶给你报仇。”说着贾张氏就要开始撒泼。

    “说什么呢~!贾梗这是听说你们家来接他,一着急摔倒了摔的。”

    管教没惯着她那德行,一句话就扔过来了。

    看到贾张氏终于见到孙子还这个样子,要开始撒泼,在旁边看着的易忠海赶紧拦了一把。

    “贾家的,人家管教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你还闹什么啊,孩子不是没什么事吗?这大喜的日子,还不赶紧回家给孩子洗个澡去。在这里闹什么啊。”

    说着给秦淮茹使了个眼色。

    秦淮茹从厂子里干了这么多年,也算见过点世面,看易忠海给她使眼色肯定知道这里有事。

    赶紧劝她婆婆。

    “妈,孩子一个星期没吃着好东西了,家里给准备那么多,还不回家给棒梗补一补。就是摔了一下。回去养几天就好了。咱不在这闹,让人笑话。”

    连拉带拽的把一脸阴霾的贾张氏拉走了。

    回去的路上,易忠海问了棒梗发生的事儿,结合管教说的话,跟俩寡妇解释了一通。听说如果闹的话没准人家管教申请因为棒梗没悔过好,棒梗可能还要进去。

    贾张氏骂骂咧咧的回家做饭去了。

    秦淮茹领着儿子去人民浴池洗澡。她则在买票边上坐着等。

    当妈的想孩子啊。

    等了二十分钟左右,棒梗头发湿漉漉的从男堂走了出来。脸上的伤更明显了。

    秦淮茹又是一阵心疼。

    帮儿子拿毛巾擦了擦头发,等干的差不多了。秦淮茹领着儿子出了澡堂。

    “棒梗,这次拿你何叔家东西犯了错。以后不许再不经允许拿别人家东西了,听见了吗?

    你不在这几天,妈因为工作的问题照顾不到你。你得跟着你奶奶回咱们农村老家住去了。”

    秦淮茹搂着儿子的肩膀说道。

    “妈,你工作出什么问题了?是因为我吗?为什么要回农村,我不去,农村那么脏,去了农村我学校的同学都不认识了。”

    白眼狼一听说要回农村顿时不干了。他还想着过一阵报复何雨柱呢。不就是偷他东西了吗?

    监舍里有人跟他一样偷东西进去的,人家签了什么谅解书就出去了。以前他偷东西她妈都给他解决了。肯定是傻柱没答应。真是奶奶说的那样,傻柱就是个白眼狼。

    “回农村这个事儿你必须听话,你奶奶也同意你回去。妈以前就是太迁就你了。让你一次次的去别人家拿东西,没有教育你。到了今天你都开始拿那么多钱。家里人不能再惯着你了。你也大了。听话。”

    棒梗听他妈这么说也生气了。他妈不帮他了,一定是他妈像他奶奶说的那样,要跟傻柱在一起。不要他了。

    于是甩开他妈的手。往家跑去,他要找他奶奶做主,告状去。

    “棒梗,你跑什么啊,等妈一会。”

    秦淮茹看见儿子甩开自己跑了,知道儿子这是生气了。

    生气也没办法啊,谁让儿子让何雨柱逼的不得不去农村呢。

    这要是以前,她只要在大院里不说话红着眼睛流眼泪。易忠海肯定帮他搞定。

    要不然婆婆配合着孤儿寡母的撒泼。院里人怕传出坏名声就都噤声了。

    实在搞不定她还可以拽着傻柱的袖子来回蹭几下,傻柱宁愿得罪人也帮着他出头。

    谁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傻柱就不帮着她了呢。

    脚步加快,往家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