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 第七十八章 大型社死现场二
    何雨柱跟娄晓娥听见秦淮茹在外面叫棒梗的时候就听见了。

    他还跟娄晓娥在讲秦淮茹为什么站在外面喊而不是去老太太屋里叫分析了一下动机。

    等听见秦淮茹嚎啕大哭的时候娄晓娥不干了。

    这是要让她爷们背着让母子分离的名声啊。

    推着何雨柱就出了自己家。

    “嗨,秦姐,别这么哭了。等想孩子了,赶上休息的时候提前下班,坐车就回去了嘛。这不是过了年就该厂子里评级,到时候你肯定涨工资,不差那两个车费。还省了心。”

    “你看把俩小的吓的。早这样跟孩子讲明白到不了今天。”

    何雨柱也没管大院里这些老娘们看他的眼神。

    毕竟女人不是理性动物,她们很感性,看到秦淮茹跟孩子分别,就想到了自己,所以天然的就同情秦淮茹。

    这要不是今天凑巧跟媳妇上午没羞没臊的没起床。再晚点吃饭,就发现不了棒梗的问题。

    那他自打穿越过来积攒的人品,肯定被秦淮茹这么一哭,再加上大院里的老娘们枕头风一吹。全废了。

    于是朝一大妈使了个眼色。

    “一大妈,赶紧把小当跟槐花拉一边哄一哄。孩子脸都吓白了。”

    “老话人都说,吃亏就是赚香应。我这当叔叔的照顾棒梗这么多年,今天你也改造出来了。我得嘱咐你几句。毕竟我跟你爸也有份香火情。不能就这么看着你们母子俩分离没个交代。”

    等一大妈跟易忠海俩人把俩孩子分别抱到一边。

    扫了一眼坐在门口那堆包袱上的贾张氏。

    蹲在了棒梗面前。

    “棒梗,你拿何叔家东西,原来何叔也年轻不懂事,只认为你小,就那么过去了。可是后来慢慢的何叔发现你对吃的已经不满足了,开始从何叔那拿票、拿钱。何叔就感觉不能这样了。这不是纵容你犯错吗?”

    说着,也不管棒梗怎么躲,伸手帮棒梗拉了拉衣服,好像是给他整理衣服。

    然后不管秦淮茹怨恨的眼光,双手扶着棒梗的肩膀。一脸正色的继续说道。

    “你也大了,你妈工作忙,没时间教育你。这回多亏你易爷爷帮忙,受教育一次没有记档案。以后不影响工作。但是你要长记性,可不能再犯错了。听见了吗?哎~~哎~~你躲什么啊~。”

    “我不用你假装对我好,真对我好你怎么不去派出所谅解一下。”棒梗一脸的愤恨。

    “你看这孩子。秦姐,你就这么跟孩子交代的?这孩子长大了就跟我是仇人了呗。过去的情分一点都没有了?”

    何雨柱一脸无奈的看着秦淮茹那副泪眼朦胧伪装的表情。仿佛没看到眼神里带着的恨。

    “傻柱,不用你在那装好人。我孙子明白事儿了,你等着我孙子长大了出息了的。我们家记着你让我们母子分离的畜生行经呢!”

    贾张氏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怎么说话呢~~!你偷了我们家,我们家没追究,怎么还怪上我们了。”娄晓娥听见贾张氏骂他男人,顿时就不干了。马上就回了一嘴。

    但是她还是太年轻,跟这俩寡妇讲理可讲不上,人家是我弱我有理,只要在我心里产生你能帮我。我张了嘴,你做不到就是我的仇人的理念。

    “行啊,我明白了。我不说了。冲着我贾哥的情分。

    来~~~!棒梗你今天走了,叔给你拿十块钱。

    跟你奶奶回去安家,好多东西要买。叔给你的路费。”

    说着伸手就去拽棒梗的书包,好像要往里放钱一样。

    大院里的人看到娄晓娥跟贾张氏的来回对话,也逐渐明白贾家今天在院里闹的心思了。

    等听见何雨柱被人家那么说,还要给棒梗10块钱。那真是都在心里说了声“局气”,何雨柱对得起人家当年的帮助了。没有谁能说不出他的不好了。

    棒梗哪敢让外人碰他的书包啊。赶紧的把包往身后藏。也顾不得伸手接原来想都不敢想的十块钱。

    何雨柱好像怕孩子不要一样,顺着肩膀就把包的背带抓到了手里。

    “别跟叔耍脾气,一是一,二是二,你家真有困难叔还能看你们娘俩饿死啊。”

    你瞧这何雨柱这话骚气不骚气。

    说着就一使劲把包拽了过来,顺势站了起来,翻开兜盖,就开始解两个带子。

    棒梗疯了一样要上去抢。何雨柱为什么要站起来,就是担心棒梗抢回去。

    秦淮茹一看这何雨柱真要给钱,哪能让孩子任性,她以为孩子耍脾气呢。

    赶紧伸手把棒梗抱住了。

    “儿子,别闹,你何叔的一份心。你可不能不懂事。”秦淮茹还在那劝呢。

    “你不能打开,把包还我。”棒梗使劲儿想挣脱他妈。一边疯了一般的大喊。

    棒梗已经喊晚了。等何雨柱打开书包往里一看。顿时愣住了。

    当然,他这个愣住有一半是装的。

    他赶紧看向易忠海。

    “一大爷,你赶紧跟我过来。事儿大发了。”何雨柱一脸慌张的往中院开会的桌子边上走,自然而然的把他要给棒梗的10块钱装回了自己兜。

    他的表情跟话语把除了一大妈、娄晓娥跟棒梗所有人都弄楞了。

    易忠海一看何雨柱一脸慌张的表情也知道事儿不小。放下怀里的孩子就跑了过去。

    何雨柱到了桌子边上就赶紧把包里的东西倒了出来。

    除了两本小笔记跟三根铅笔头。

    八卷大团结掉了出来。

    大院里所有眼睛都盯着他手里的包呢。看到掉在桌子上的钱。全都傻眼了。

    这棒梗要疯了啊,哪里来的这么多钱。怪不得傻柱要给他钱,死活躲着,原来不是躲着不要,

    而是躲着不让何雨柱拿他书包啊。

    大院里的人傻了。

    秦淮茹更傻了。这么多年自己攒的昧良心钱,连钱的纹路都快背下来了。

    怎么会不认得那是自己这么多年攒的800块钱啊。

    秦淮茹怀里的棒梗吓的尿裤子了。

    此时易忠海也懵逼了。

    大院里的人都围了过来。刚才何雨柱往桌子这里走的时候,正好贾张氏的视线被坐在地上的秦淮茹挡住,不知道什么事儿。这回她也站了起来。

    走到秦淮茹身边问道。

    “怎么了,棒梗书包里有什么啊。怎么大家伙都围过去了。”她这一问,终于把愣神的秦淮茹惊醒了过来。

    秦淮茹赶紧推了一把怀里的孩子,站了起来。

    伸手就是一巴掌,把棒梗给扇到了一边。秦淮茹这次可是一点都没心疼自己的儿子。

    贾张氏顿时就不干了。

    “秦淮茹,你疯了。这么打我孙子。我告诉你我孙子有个好歹的,我跟你拼命。”贾张氏去扶摔倒的棒梗。

    “你这个好孙子,今天要了咱们家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