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30 不顾血统
    “请进,西弗勒斯。”

    “我很愿意这样做,前提是得把挡在我身前的懦夫赶走。”

    “哦,尊敬的食死徒先生,我当然愿意把路给您让开了,只要您一句话,无论是什么,尊敬的食-死-徒先生。”

    “我没看错吧,先生们,你们是把魔杖指向对方了吗?哦,还有艾尔先生的小铲子。容我提醒一句,这里是校长办公室。现在,所有人都把魔杖放下,铲子也不例外。”

    放下魔杖的二人死死盯着对方。

    托比没有让开身子。

    “看来你的伤好了。”他说道,瞥了一眼斯内普的胳膊:“怎么,持续带来的痛苦能减轻你心中的内疚么?如果这个办法可行的话,我不介意为你添上更多的伤势。”

    斯内普冷冷的回道:“试试看吧,如果你能做得到的话。”

    办公桌后的邓布利多轻轻叹了口气。

    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

    但托比还是默不作声将身子让开了。

    “好吧,校长。”

    托比转身说道:“希望接下来的谈话并没有把我也包括在内,您该不会是想要调解我和西弗勒斯之间的矛盾吧,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好着呢。”

    他不管不顾的搂住斯内普的脖子,还在低声冲他言语:“快,快给我笑出来,哪怕是装出来的也好,你挨训可别连累到我,我实在是受够被叫到办公室训话了。”

    托比冲邓布利多露出自然的微笑。

    斯内普的嘴角也扭曲起来,只不过是冷笑。

    “那我就更不能错过了。”在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嘲讽的意味:“我可是好久没见到你在校长面前乖乖低头认错了,这一次也别让我失望,托比。”

    斯内普用力推了托比的后背一下,直接将他推到办公室原来的座位上,然后走进来,将大门使劲关上。

    托比脸色阴沉的盯着斯内普。

    斯内普却一反常态,他悠闲的抵在门框上,眼中既有嗤笑,又有幸灾乐祸。

    邓布利多还是没有说话,他变出一张椅子,就在托比的座位旁边,然后指了指这张空椅子。

    斯内普的表情不再那么优哉游哉了,托比反倒挑了挑眉。

    等斯内普也冷着脸坐好后,邓布利多终于开口了。

    “我听西弗勒斯说,你把斯莱特林的魁地奇球员强行叫到办公室,逼着他们写完作业才能离开。”

    他在说出这番话时没去看任何人,只是顺手帮福克斯清理了一下羽毛。

    托比斜眼瞥着斯内普:“上学的时候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爱告状?现在才终于知道该这么做了。”

    斯内普的目光显得有些阴冷:“这不关你的事,托比。不过我强烈怀疑你在伺机阻止斯莱特林学院赢得第七次学院杯,也在阻止斯莱特林的魁地奇球队赢得魁地奇杯。”

    “这不关我的事?”托比完全没理会后半句话,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最前的一句话上面:“我原本以为你只是看不清自己的内心,现在连事实都开始编造了么?你再说一句这不关我的事?说啊?”

    斯内普紧盯着托比,他最后只是冷哼了一声。

    邓布利多用手指轻轻敲了两下桌子。

    “哦,校长。”

    托比这才看向邓布利多:“关于逼他们写作业这件事,我认为是十分有必要的。您知道在斯莱特林学院有一名叫做马库斯·弗林特的学生吗?我之前只是觉得他长得像巨怪,可没想到的是他的脑子更像巨怪。在辅导他写作业的过程中,我差点就忍不住要打死他了。”

    托比还着重补充道:“我没开玩笑,是真的差一点,幸亏艾尔把我的铲子及时藏起来了,那是我用的最顺手的武器,仅次于我的魔杖。但是您知道,魔杖施展咒语是会留下痕迹的,所以——”

    他最后将双手摊开:“你们可以猜猜他还能活多久。”

    邓布利多已经开始为福克斯喂上食物了,他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

    斯内普的目光像是第一次认识托比一样,他毫不留情的嘲讽道:“这么说来,你还是一名极其负责任的教授了?你在上学时可没有表现出这一点,那时你对差生都是不屑一顾的,别急着否认,我知道你是怎么看待那些人的,简直和斯拉格霍恩教授一模一样。现在你怎么了?突然就决定要为差生们负责了?”

    托比毫不退让道:“如果你指的是古代魔法课,是的,西弗勒斯。在我的课堂上,绝对不允许有差生存在,这是古代魔法,不是过家家,一个不小心就是丧命的危险,我可不想担上害死学生的罪责。”

    随后他又悠哉悠哉的补充道:“犯罪记录会影响我的出国旅行的,对考察更多范围的古代遗迹很不利,毕竟在逃脱追捕的过程中是没办法静下来心来考古的。”

    “当然,除此之外,我也只是在模仿校长的教学方式而已。”

    “我的教学方式?”邓布利多已经在清理书架上积落的灰尘了,他背对着托比说道:“我不记得我有亲自给你上过课,托比。在你入学的时候我就已经是霍格沃茨的校长了。”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

    托比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道:“可即便是我也能猜的出来,想要成为霍格沃茨的校长,最起码也得在自己负责的课程上没有丝毫缺点——例如,不能有不及格的差生。”

    邓布利多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斯内普紧紧皱起眉头。

    “如果我没有听错......”斯内普眯起双眼:“你的意思是说你想要成为霍格沃茨未来的校长?”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

    可托比的语气认真地可怕。

    “不这样做,我怎么才能在霍格沃茨肆无忌惮的考古。等我成为校长了,将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我。”

    “没有人!”

    托比是带着脑门上的鼓包离开校长办公室的。艾尔歪歪扭扭的躺在飞毯上,脑袋上面同样起了个小鼓包。

    “呀!呀呀!”

    “艾尔,你说的没错。校长真是太过分了!他怎么能亲手打学生呢?哦不对,是学校里的教授!”

    “他真是太过分了!”

    校长办公室里,斯内普的嘴角简直要勾上天了,他满意的说道:“如果您早说会亲手教训他一顿,我当初就不会投反对票了。希望这会成为霍格沃茨的一个惯例,我每一次都会来的。”

    邓布利多正在读着一本《今日变形术》,他看起来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微笑着回应道:“我记得你以前也是这么建议的,在你们两个还小的时候。”

    斯内普脸上的冷笑僵住了,他明显很不愿意提到过去的话题。

    “还有什么事情么?”

    他语气生硬的问道,已经打算离开了。

    邓布利多将杂志翻过一页:“注意奇洛,好吗?”

    斯内普换了一副阴沉的表情,他沉默了一会儿。

    “我还以为你会让托比来办这件事,他不是专门回来帮忙的么?”

    “不完全是。我之前和你说过托比始终没变过,相信你也能明白,这并不是一件彻头彻尾的好事。”

    “确实如此。”

    斯内普回道:“毕竟,他到底是一名斯莱特林。”

    “哪怕不顾血统,也会被纯血看中的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