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32 助手
    “他实在是太像一个暴君了。”

    饭桌上,罗恩拿着馅饼嘀嘀咕咕道:“一个恐怖的独裁者,比斯内普和麦格教授加起来还要吓人,你听到他说的那句课后辅导了吗,那和关禁闭有什么区别?”

    哈利连忙用手指捅了罗恩一下,他左右看了看,随后才小声警告道:“你希望这段话也被传到海默教授耳边吗?他肯定会把你抓起来狠狠折磨一顿的。”

    罗恩立马打了个寒颤,尽管海默教授不像斯内普那样偏爱斯莱特林的学生,但他同样不会偏爱其他学院的学生,更别提格兰芬多了。他在课堂上也就对赫敏会有好脸色,而这些都是因为赫敏是最爱回答问题的学生。

    而且,他们也大概知道了,海默教授是一个额外小心眼的人,如果不是因为那些传言的话,没准也不会有课后辅导这么一回事。

    “那你现在还敢怀疑海默教授是那名窃贼吗?”

    “为什么不敢?我现在反而更加肯定了,你见过这么无法无天的教授吗?在上课的时候就把斯内普找出去约架,还把斯内普打成那种惨样——”

    “这确实值得庆祝,不过我说,如果他是窃贼的话,那就让他是好了,只要不把我关禁闭,他想要偷什么都行,反正我也没有多少钱能让他偷——没事找事!”

    罗恩说出口令,胖夫人的肖像摇摇晃晃地朝前移去,露出墙上的一个圆形洞口。

    他们从墙洞里爬了进去,来到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愁眉苦脸的准备去写古代魔法的作业。

    可是今天的休息室聚集了一堆人,他们站在张贴出的一张启事面前,罗恩踮起脚念道:

    “本周四将在学校的操场上进行第一节飞行课,将由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共同上课。”

    “糟糕。”哈利沮丧的说:“我可不想在马尔福面前出洋相,如果教课的人是海默教授就好了。”

    “你现在倒是想念起海默教授了?”罗恩一脸怪异的问。

    “因为只有他才能降得住马尔福,这也是唯一一节马尔福丝毫不敢捣乱的课程,你没注意到吗,他甚至都不敢在古代魔法课上取笑赫敏了。”

    “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不过也有道理,他连斯内普都敢揍一顿,更被提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了,马尔福只是不想挨揍。”

    “嘿!我该不会是听见你们在背后说海默教授的坏话吧?”乔治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弗雷德脸上带着和他同样的微笑:“你们应该清楚海默教授会怎么教训你们吧?”

    “闭嘴!”罗恩说,又补充道:“不许你们告密!”

    “这可说不准,”

    “有点难办,”

    “谁让海默教授如此严厉,”

    “还有神秘的魔法阵——”

    哈利突然想起来他们上的都是同一节古代魔法课程。

    “你们学的也是魔法阵吗?”他问道。

    “当然。”弗雷德说:“估计一开始的课程内容和你们都是一样的,除了最后的作业。”

    乔治接话道:“我们要用魔法阵刻画的是修复咒,说真的,我和弗雷德从没见识过这么神奇的魔法,介于魔咒和炼金术的功能之间,能让我们做许多事情呢。”

    “什么事情?”罗恩好奇的问道。

    “这就和你无关啦。”

    “可怜的新生,快想想该怎么应付作业吧。”

    “我们可是刚刚才看到马库斯·弗林特又被叫到办公室了。”

    “塞德里克也跟着去了,我敢说,那小子肯定没安好心,他绝对是看出些什么了。”

    “到底是什么啊?”哈利忍不住问道:“我怎么感觉你们两个都很崇拜海默教授的样子?是我看错了吗?”

    乔治和弗雷德神神秘秘的笑了一下。

    “新生看不出来也很正常。”

    “你们是无法想象魔法阵的前景的。”

    与此同时,在古代魔法办公室。

    托比一脸严肃的坐在办公桌后面。艾尔坐在他的肩膀上,戴着半月形眼镜,眼神比他还要严肃。

    在二者对面,分别坐着马库斯·弗林特,塞德里克·迪戈里,以及赫敏·格兰杰。

    赫敏已经如愿以偿得到了下本教材的部分初稿,正忙着低头翻阅,完全没心思理会旁边的两人。

    马库斯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心里面却直打鼓,他忍不住怀疑海默教授该不会是真的盯上斯莱特林的魁地奇球队了吧?

    他倒是找过斯内普院长说过这件事,然而斯内普却根本没搭理他,也没有为他求情。

    至于塞德里克·迪戈里......

    他看起来比马库斯还要忐忑,就差把心虚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托比记得这名学生,是赫奇帕奇学院的三年级学生,在课堂上表现良好,几乎挑不出来什么错误的地方。

    一张画的七扭八歪的魔法阵羊皮纸飘到塞德里克面前。

    “迪戈里先生。”

    在听到海默教授念出自己的名字后,塞德里克被吓了一跳,他有些后悔自己的选择了。

    托比继续说道:“我很高兴看到你能以比其他人更快的速度交作业,但从质量上来讲,我很难不去怀疑你是故意将自己的作业搞得一团糟,好方便你来办公室,接受我的亲自辅导。”

    马库斯震惊的看向塞德里克——他脑子是怎么长得,居然比巨怪还要蠢?

    “解释一下吧。”

    托比说,目光紧紧盯着塞德里克,艾尔还拿出小铲子在手上拍了拍,一副不说就让你好看的样子。

    “教授......我......”

    塞德里克犹豫的看向艾尔手中的小铲子,他有些不确定对方是否真的会体罚学生。

    不过他不想再撒谎了,于是真诚地说道:“我意识到了魔法阵的前景,所以才会想出这么一个坏主意。在这之前,我从没见到过能够储备起来的魔法形式,直到我了解了魔法阵。它不像魔杖那样,需要即时施展咒语,反而可以事先准备,然后只需要用魔杖催动魔法阵就好了。而另一方面,魔法阵又没有炼金术那么复杂,算得上是最佳的替代选择,介于魔杖施法和炼金术的范畴之间。”

    “我......我实在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教授。这是全新的魔法体系,在未来的前景广阔,甚至会给整个魔法界带来全新的变化。不过我还是注意到将魔咒彻底转换成魔法阵的形式是很困难的,需要时间来研究,所以我才会自告奋勇来找您......”

    他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海默教授一眼,却发现对方正在微笑着看着自己。

    而且从语气听起来,似乎是真正友善的笑容。

    “不错,迪戈里先生。”

    托比赞赏道:“这也是我会把魔法阵当成最开始教授的课程的原因之一,因为前景广大,而且也比单纯的魔咒形式更加复杂,有助于你们更好的理解以后的课程。”

    马库斯完全听不懂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赫敏却忍不住多看了塞德里克两眼,同时在她心中也有些懊恼,她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全新的魔法体系这一点。

    不过作为还没上课多久的新生,赫敏是很难体会到魔法多种多样的存在形式的,她没有想到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但是塞德里克不同,他是一名三年级的学生,早就对魔法深有体会。

    “但是除了这些以外呢?”托比直勾勾的盯着塞德里克,目光好似穿透了他的内心。

    “除了这些以外,你想要的还有什么?”

    塞德里克的脸色突然涨得通红,他下意识想要回避内心的想法,但又一次的,他选择了如实袒露。

    “荣......荣誉,教授。”

    塞德里克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荣誉。赫奇帕奇学院一直都被人看不起,我不想这样继续下去,我渴望获得荣誉,让赫奇帕奇学院被更多的人重视,让大家知道,这不是只有不要的学生才会进来的学院。”

    马库斯有些鄙视塞德里克的想法,但他不敢表现出来,艾尔正直勾勾的盯着他,小铲子挥的越来越快。

    赫敏瞅向塞德里克的次数更多了,不过她还是在心里面不服输的说了一句:“格兰芬多才是最好的学院。”

    托比没有立即回应,他沉吟了一会儿。

    “我记得你是三年级的学生,如果从今年开始算的话,你还能在霍格沃茨呆五年的时间?”

    “额......”

    “怎么?我算的不对吗?还是说你有提前退学的打算?又或者是活不到毕业的时候?我必须要警告你,研究古代魔法可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有些时候就连窘迫的狼人都会半途而废。”

    “狼......狼人?我不是这个意思,教授,我知道承担荣誉是一定会面对风险的——”

    “荣誉,荣誉,荣誉再重要也没有生命重要,以后不许再在我面前提这个词。”

    “好......好的,教授。”

    塞德里克被绕糊涂了。

    托比在不经意间瞥了赫敏一眼。

    小姑娘愣了一下,她立马抱紧怀中的初稿,眼神警惕的盯着塞德里克。

    “那这样吧,”托比收回视线说道:“你以后就担当艾尔的助手。”

    “艾尔......先生的助手?”塞德里克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先生两个字加上。

    “没错,就是助手的助手。”

    托比拍板决定道:“你同意吗,迪戈里先生?”

    塞德里克眨眨眼,他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居然成功了!

    “当然了,先生。”他忍不住惊喜道。

    艾尔从托比的肩膀上跳下来,伸出一只爪子。

    塞德里克连忙握了握:“哦,还有艾尔先生。”

    幸亏他选修了保护神奇动物课,等下次上课的他就好好问问凯特尔伯恩教授到底该怎么照顾嗅嗅。

    最后,托比将目光移到一脸莫名其妙的马库斯身上。

    “是你找的斯内普院长吗?”他平静地问道:“是你向他告的状?”

    马库斯一愣,嘴巴顿时转的比脑袋还快,脱口而出道:“是有这么一回事,可当初不是您让我们去找院长的吗?”

    托比没再看他,而是看向了塞德里克:“作为助手的助手,今天你有第一份任务,那就是教会马库斯刻画出漂浮咒的魔法阵,这对你来说并不难。”

    随后他才看向目瞪口呆的马库斯:“别跟我说你什么都会,也不许你用年级更大的借口欺负迪戈里先生。我现在去找斯普劳特院长谈事情,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学会了。”

    “否则,将由我亲自来教你。”

    在马库斯的额头上都流出冷汗了,塞德里克拿出羊皮纸和笔记,准备完美的完成今天的第一份任务。

    赫敏努力不让自己的脑袋抬起来,她在心里面不断小声警告道:“别去招惹海默教授,别去招惹海默教授.......”

    托比带着艾尔走出办公室,慢悠悠的在走廊上闲逛着。

    “呀!”

    “你是说鼻涕虫俱乐部?确实越来越像了。当然,前提是得把马库斯·弗林特去掉,我可不会把巨怪招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