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35 焕然一新的办公室
    托比的身后漂浮着一大堆密封的箱子,他走回到城堡,刚好和怒气冲冲的麦格院长碰上,哈利可怜巴巴的跟在她身后。

    “消消气,麦格院长。”

    托比微笑着安慰道:“不过只是惹出麻烦的学生而已,霍格沃茨最不缺少的就是这样的学生了。大不了就扣些分,再关一段时间的禁闭——”

    当听到这里时,哈利心里不禁涌现出一股对海默教授的感激——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会被强行退学的,可如果只是扣分和关禁闭的话无疑会更加容易接受。

    托比还在继续说道:“当然,惩罚也是需要公正对待的,我看到马尔福先生也擅自骑了飞天扫帚,如果您不好意思扣斯莱特林学院的分数的话,尽管让我来,——哦,对了,”

    他忽然疑惑道:“怎么只有波特跟着你,马尔福呢?他不是也犯错了吗?”

    麦格教授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下。

    “这些都是你的行李吗?”她忽然问道。

    “没错。”虽然口上答着,但托比的眼神还有些怀疑,他联想到了些什么——而且刚好哈利·波特做出了一个漂亮的朗斯基假动作,这是魁地奇的战术之一。

    “不会吧。”托比把哈利和詹姆默默做着比较:“他才只有一年级啊。”

    哈利听不明白,但麦格教授知道托比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打算,她用极其小声的声音说道:“上次比赛格兰芬多被斯莱特林队打得惨败,我几个星期都不敢和斯内普照面......”

    “西弗勒斯真是太过分了。”托比自然而然的将这一切归咎于斯内普头上:“不过校长会答应吗?这算是破例了吧。”

    “我会和阿不思好好谈一谈的。”

    在得到麦格院长的回答后,托比甚至忍不住想要亲自把这个好消息说给斯内普听。

    “西弗勒斯一定会抓狂的。”

    双方在楼梯上分开,托比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兴冲冲的布置起来,艾尔大声给他出着主意。

    等一切完成后,托比满意的看着焕然一新的办公室。

    “这样一来,那些接受辅导的学生们,肯定就会更加努力的学习了。”

    另一边,马尔福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整个经过,也知道了是波特突然间把他救下来。

    可在他心中一点感激都没有,脸色难看的可怕。

    而哈利此时的心情全都被成为找球手的喜悦占据了。

    罗恩举着一块牛排腰子馅饼,完全忘记了送到嘴里。

    “找球手?”他说:“你救下了马尔福,然后还成为了格兰芬多的找球手?他知道的话一定会气死的!”

    “所以我们要保密。”哈利说道:“必须得等最后的时候再看马尔福脸上的表情,那才是最有趣的。”

    弗雷德和乔治和前来祝贺了一下,等他们离开后,某个不受欢迎的家伙出现了,脸色无比阴沉:“在吃最后的一顿饭吗,波特?你什么时候乘火车返回麻瓜那里?”

    双方唇枪舌剑了一会儿,就此约下了在午夜决斗的决定。马尔福想到了陷害哈利,他原本觉得光是把这件事偷偷告诉费尔奇就够了,可现在却不这么认为,最好再加上斯莱特林的院长——斯内普,他尤其不喜欢哈利·波特。

    一旦哈利被抓到了,肯定会被斯内普狠狠教训一顿。

    赫敏偷听到了双方之间的谈话,她以丢分为由劝了两句,可两个人只觉得她是在多管闲事。

    这让赫敏的心情很不好,她在晚餐结束后往古代魔法办公室走去的路上,心中暗自决定一定要阻止他们。

    她很重视学院分,每节课上都努力回答问题,可不想这么白白被扣上一大笔分数。

    幸好她事先得到通知新的初稿又出来了,这或许能让她的心情变得好一些。

    可等到她出现在古代魔法的办公室面前时,却发现塞德里克正堵在门口,没有走进去,也没有发现后来的赫敏。

    不过赫敏还是能看到塞德里克的脸侧有些苍白。

    两个人不是同一个学院的,她一直没和塞德里克说过话,而且一开始还把他当成了威胁的目标,生怕校订员的工作被夺走——这根本算不上是一份工作,甚至可以看成是偶尔阅读的《预言家日报》,只不过顺便需要挑出错字而已,轻松极了。

    这一次赫敏也没和塞德里克搭话,她透过缝隙往办公室里望去——一下子就被吓到了。

    正在他们的对面,同时也是在办公桌后面,矗立着一座厚实的法老棺椁,那原本是横着放的,可却被刻意竖着,让棺椁顶部的金色人形正对着门口的方向,那上面的面孔栩栩如生,尤其是眼睛,完全就是在直勾勾的盯着他们。

    如果这样也就算了,可在棺椁两边还站着两个人形骷髅架子,脑袋同样冲向门口,空洞洞的眼眶同样像是在盯着他们。

    而在其余的地方,他们还见到了一座巨大的盆栽,不知是什么树木,但样子却像是痛苦嚎叫的人类。

    旁边是一具沾满了血迹的盔甲,手里拎着一把长斧,维持着砍向盆栽的姿势。

    一块巨大的寒冰放置在角落里,缓缓散发着寒气,里面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冻住了,但寒冰一点融化的痕迹都没有。

    更多的东西赫敏已经不敢去看了,因为整间办公室的氛围显得极为诡异,阴森森的,和平时完全不同,灯光也变得晦暗。

    如今的办公室总是让赫敏不禁联想到月光下的墓园,她总算是明白塞德里克堵在门口的原因了,换成她也不敢进去。

    就在这时,正对着他们的法老棺椁缓缓打开了。

    “哦-哦-哦!塞德里克指着棺椁叫道,惊叫声都变成了歌剧腔。

    赫敏已经准备好掉头就跑了,可却突然听到了一句熟悉的声音——

    “还真是怀念啊,艾尔,仿佛藏在棺椁里的时光还是昨天。”

    “呀!”

    “你说的没错,幸亏我们后来跑得足够快,否则校长以后就只能往金字塔里给我寄信了——诶,你们怎么还不进来?”

    托比微笑着冲二人招招手,他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如果学校有什么万圣节的装饰评比就好了。”

    “我肯定是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