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36 赫敏
    塞德里克和赫敏都没敢接话,也没敢走进办公室。

    “额......海默教授。”

    塞德里克犹豫道:“明天赫奇帕奇还有魁地奇训练,需要早起,要不我今天就回去——”

    托比正忙着把魔法球收回来,办公室的氛围顿时恢复原样。灯火通明。

    “月光墓园的幻境当成备选好了,”托比和艾尔嘀嘀咕咕道:“太黑了,什么都看不清,不方便学生们学习——迪戈里先生,你说什么?”

    “哦,我说——”塞德里克看向更容易接受的办公室:“赫奇帕奇明天有魁地奇训练,但我晚一些回去也没什么,我很容易就能入睡的。”

    “没关系。”托比宽慰道:“无论是你,还是格兰杰小姐,你们如果有其他事情需要忙的话就不用来了。当然,前提是你们得按时完成作业,别成为辅导生就好。”

    塞德里克不知道这是否是海默教授的真心话,他见识过马库斯·弗林特偷偷告状的后果,在那之前海默教授也对他说过尽管让斯内普教授找他。

    又一次的,塞德里克被搞糊涂了。

    他和赫敏像往常一样坐在办公桌对面。

    塞德里克努力让自己别去关注焕然一新的办公室,可赫敏却总是忍不住打量那副带着血迹的盔甲,她在城堡走廊上也见过很多种类似的盔甲,但好在颜色并不同,办公室里的这副是漆黑色的,否则的话她还真忍不住怀疑这是海默教授擅自搬到办公室的。

    “有什么问题么,格兰杰小姐?”

    托比注意到了赫敏的异样。

    “唔......”赫敏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教授,在这副黑色盔甲里有人吗?”

    盔甲的姿势看起来实在是太生动了,仿佛真的要朝那颗奇形怪状的盆栽砍去。

    “原来有的。”

    托比的回答把二人吓了一跳:“可现在没有了。说起来也真是奇妙,这具盔甲是我从一座古堡中得到的,据传那里闹鬼,我原本以为只是谣言而已,可没想到居然真的闹鬼。那次考古可是废了我好大的力气。”

    塞德里克没法继续镇静了,他悄悄瞥了一眼仿佛就站在他眼前的法老棺椁:“请问教授,在这具棺椁里有人吗?”

    “也是原来有的。”

    托比砸吧嘴说道:“而且棺椁里面的怪物有些可怕,当初为了保命我和艾尔甚至还主动钻进棺椁里面,藏了好几天的时间,也不知道那个家伙现在死了没有。”

    “总之,”没等两人继续提问下去,托比就对他们说道:“你们不需要担心这些纪念品,它们都很安全。我需要离开一会儿,不一定什么时候会回来,你们随时都可以走,不用等着和我打招呼。”

    在说完这番话后,托比就立马带着艾尔离开了,连给两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从来没有过交集的二人破天荒的对视了一眼,他们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

    在这之前,他们并没有太过关注海默教授的“考古学家”身份,直到今天才终于有了真切的实感。

    而且,似乎还不止是普通的考古。

    一般的考古学家哪会闯入真正闹鬼的城堡,还有心思带了一副盔甲出来。

    他们重新低下脑袋,就当周围的古怪事物都不存在。

    在硬撑着读了一段时间的资料以后,塞德里克像往常那样走到书架面前,想要查找资料。

    他来回用手指指着书册,忽然一个回头,紧紧盯着棺椁两边的骷髅架子。

    “格......格兰杰小姐.......”

    塞德里克头一回叫出赫敏的名字:“你有没有觉得这两具骷髅是在看我们?”

    赫敏被吓了一个哆嗦,她立马抬起脑袋,发现自己面前的骷髅还是老样子,可坐在塞德里克对面的骷髅却不知什么时候扭转了方向,空洞洞的眼眶正盯着书架旁的塞德里克。

    “我要走了!”

    赫敏尖叫道:“等-等-等-教授在的时候我再来!”

    她连忙跑出办公室,塞德里克紧忙跟在她身后:“我也得走了,仔细想想,还是应付魁地奇训练更重要一些。”

    等两人全部离开后,大门缓缓关上。

    原本盯着塞德里克的骷髅架子缓缓移动,将脑袋重新对准大门,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赫敏表情慌乱的跑回到宿舍,舍友们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把视线挪开,没有人关心的问她到底怎么了。

    赫敏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她很快就独自镇静下来,没有依靠任何人的帮助。她甚至明白舍友们为什么会不喜欢自己,也知道她们都在背后会说什么坏话,无非是爱表现,又或者是盛气凌人。

    但赫敏是不可能改变这副态度的,作为一个从未接触过魔法界的学生,她不可抑制的想要加倍努力,免得被别人看轻自己。

    如果说塞德里克是为了赫奇帕奇而努力,那么赫敏更注重的重心则是在自己身上。都是为了不被其他人看轻。

    也可以说是自卑。

    在逃出办公室的那一瞬间,赫敏原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想要回到那里。

    可仔细想想,她似乎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了。

    赫敏一声不吭的换好粉红色的睡衣,她在床上翻了一会书。可在过了一会儿后,她又起身下床,带着书离开了宿舍。

    整个过程依旧没有舍友询问她要去做什么。

    赫敏来到空无一人的公共休息室,她将身子窝在扶手椅里面,眼睛直勾勾盯着壁炉里的火焰,样子看起来有些无助和可怜。

    这与平时的赫敏大相径庭,也就只有在独自一人的情况下,她才会显露出如此不同的神态。

    说真的,直到现在为止,她并不觉得魔法世界有多好。

    她有些想家了。

    壁炉里的火苗缓缓变成微弱的火光,赫敏愣神了好久的时间,她忽然听到了什么动静,一下子翻身看过去,嘴里下意识的就要说出指责的话语——

    她本以为出现的人会是打算去决斗的哈利和罗恩,可没想到却在通道中看到了正缓缓飞出来的艾尔——它坐在飞毯上,左右看了看,最终发现了目瞪口呆的赫敏,很是欢喜的招了招手:

    “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