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37 肖像
    “艾尔先生?”

    赫敏惊讶道:“你怎么来了——不对!你是怎么进来的?”

    就算艾尔知道了口令,可它也没法亲口说出来啊,毕竟它只是一只嗅嗅。

    艾尔飞到赫敏面前,它忽然从肚皮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骷髅头,还套在了脑袋上面,小眼睛透过空洞洞的眼眶看着小赫敏。

    赫敏被吓到了,更可怕的地方在于,这个骷髅头嘴巴一张一合,居然开始说话了!

    “是格兰杰小姐吗?”

    赫敏起初还以为是艾尔在说话,在呆愣了好几秒后她才终于反应过来,这是海默教授的声音。

    只不过对方的声音额外小,小到难以听清的地步,似乎正处于一种不太适合大声说话的境遇。

    “海默教授?”

    赫敏试探着问道。

    她一时不知道该看向哪里,艾尔与骷髅头的眼睛重合了,可赫敏实在不愿意看骷髅头,只好降低视线,盯着艾尔的肚皮口袋。

    艾尔一下子把口袋捂住了,它警惕的盯着赫敏,指了指骷髅脑袋。

    赫敏只好重新把视线移回去,同时她看到骷髅头的嘴巴再次张合,吐露出海默教授的声音:“是我,看来艾尔已经找到你了,幸亏你没有像迪戈里先生一样睡着,我原本是想把骷髅脑袋放在他枕头旁边的,可仔细想想还是算了,毕竟你们经受过一次惊吓了。”

    “长话短说,在我回到办公室以后,我已经知道发生了怎么一回事——那两具骷髅架子只是我的收藏品之一,它们虽然看起来有些可怕,但实际上是很害羞的,只是想要和你们打个招呼。而且它们也得到惩罚了,如你所见——我把它们的脑袋卸下来了,其中一个就在艾尔手里。”

    是在它的脑袋上。

    赫敏在心里叨咕了一句,同时莫名又觉得有些温暖和感激,没想到海默教授也是会安慰人的。

    “那么你肯原谅我么,格兰杰小姐?”

    “这......这没什么的,教授。毕竟我也没受到什么伤害。”

    “那真是太棒了。”

    不知是否是错觉,赫敏觉得眼前的骷髅头开心的都笑了出来:“那你也是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邓布利多校长的,对吧?”

    “啊?”赫敏愣住了。

    “事情是这样的。”骷髅头耐心的解释道:“唔......这算是一份给邓布利多校长的惊喜,但是不能让他提前知道,那样就没有惊喜了,对么?”

    “好像是对的......教授,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问吧。”

    “您打算什么时候把这份惊喜展示给校长?”

    “暂时还没法确定,不过还是越晚越好。”

    “有具体时间吗?”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恕我不能回答。”

    赫敏的表情逐渐变得古怪起来——海默教授是在担心自己会告状?

    他居然也会有怕的人?!

    “这可是很危险的,教授!”

    “考古本来就很危险,我与危险共存,危险即是我本身,不然的话就不是我去控制古代魔法,而是古代魔法控制我了。”

    “......什么?!”

    赫敏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没什么,你就当自己听错吧。好了,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定下来什么了?”

    “不能提前透露给邓布利多校长啊,我们一开始谈论的不就是这件事吗?”

    这时,从骷髅头中忽然传出来一阵异样的话语声——

    “我好像听到了邓布利多校长的名字......托比,你能解释一下你在做些什么吗?造型还真是滑稽,大半夜在走廊里和骷髅头说悄悄话。”

    是斯内普的声音!

    赫敏瞪大了双眼,艾尔见势不妙连忙将骷髅脑袋收了起来,飞毯溜溜溜的飞回到通道里面,离开了公共休息室。

    与此同时,在四楼的走廊里。

    托比一只手捂住心脏,一只手端着另一个骷髅脑袋,一副被吓了个半惨的样子:“你是鬼啊?走路都没有声音的!”

    斯内普眼神不善的盯着他:“别试图在我面前转移话题,快说!你大半夜在走廊里晃悠什么呢,又为什么会提到邓布利多校长?哦——”

    他忽然以一副了然的语气说道:“我明白了,你这是又惹祸了,是在担心会被校长叫去谈话。”

    托比将骷髅脑袋收起来,他毫不掩饰的威胁道:“是又怎么样。你希望被叫去谈话的人变成两个么?希望让校长发现两个教授深更半夜在学校走廊里决斗么?!”

    “别跟我狡辩,跟我走,我带你去见校长!”

    “松手,西弗勒斯,我警告你,快松手!另外你也给我小点声!别把肖像吵醒了!”

    “肖像?!”

    斯内普缓缓转过脑袋,他眼中幸灾乐祸的意味更深了:“原来你是在打肖像的主意,别告诉我这也和考古有关。”

    托比没有说话,他用力挣脱开斯内普的手掌。

    斯内普眯起双眼,他上下打量着托比:“你是认真的?”

    托比冷哼一声,他走到一副肖像面前,这是阿博瑞克·格朗宁的肖像——他是粪弹的发明者,同时也是巧克力蛙卡片成员之一,如今正平躺在肖像深处的床铺上睡觉。

    托比将画框轻轻掀开,分别往画像背面和画像后的墙壁看去,阿博瑞克·格朗宁的身子不由自主翻动了两下,可托比的动作尤为熟稔,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活计,没让对方真的醒来。

    等检查过后,托比才不屑的嘲讽道:“无知的家伙,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机关是隐藏在肖像背后的,光我经历过的就数不胜数,更别提在霍格沃茨中有着数不清的肖像,任何一幅后面都有可能隐藏着秘密。”

    “可你也说过了,这里是霍格沃茨——”

    斯内普再次抓紧托比的胳膊:“不是你该考古的地方!我今天必须要带你去见校长,让他好好看看你的所作所为!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在学校里待多久!”

    托比“啊哈”一声,他竖起一根手指,都快顶到斯内普的脑门了:“我就知道你没彻底断了将我赶走的心思,你再不松手,我就真的让你亲自去见校长——去世的校长!菲尼亚斯·布莱克怎么样,他和你真是绝配,你们可以组一个‘谁更讨厌’的组合!”

    正当两个人差点扭打起来的时候(他们没敢真的动用魔杖),费尔奇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他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可还是抓紧时间说道:“斯内普先生,我听到学生们偷跑出来的动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