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41 结果
    罗恩看着手中只剩下剑柄的纳威,他呆愣了几秒,可随后赫敏就立马朝他冲了过来——

    “还有你!”

    赫敏一边打着一边大喊大叫道:“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固执的人,一点脑子都没有,居然还会被人骗,从小生活在魔法界就这么值得你骄傲吗?!”

    罗恩没敢主动去打纳威,自然就更不敢攻击赫敏了,可赫敏的出手速度要比纳威快多了,罗恩总有招架不住的时候,痛的他嗷嗷惨叫。

    “啊!哦!嘶!疼!别!啊——”

    哈利和纳威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站在一边,旁观着罗恩被赫敏痛揍一顿。

    在两人打了一会儿后,又是咔的一声,罗恩手中的木剑也断了,他眼睁睁看着赫敏以飞快的速度打了他的胳膊一下——

    “咔!”

    这下子,最后一把木剑也没了。

    赫敏大口喘着粗气盯着罗恩。

    罗恩捂紧胳膊不敢说话,他忽然想到,决斗好像结束了,那他们是不是也要被开除了?

    就在这时,托比重新站了起来,他大步走到罗恩面前,将他最后被击中的胳膊袖子翻开。

    罗恩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的胳膊肿起来了,可现在才发现居然什么事都没有,哈利也没被揍得鼻青脸肿,似乎只有痛感是真的。

    一根断掉的木剑飞到托比面前,他拿在空中展示着:“看到上面的刻痕了么,这是一个特殊的魔法阵,只传递痛苦,而不会传递真切的伤势。”

    他将目光分别扫向每一个人的面孔上:“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没有人敢说话,赫敏小心翼翼瞅着托比,眼神显得有些心虚。

    纳威还在喘气,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的样子。罗恩与哈利只敢轻轻揉着身子上的痛处。

    “意味着这将成为你们额外的作业,”

    托比严厉的说道:“在下次上课前把这幅魔法阵学会,做不到的人继续关禁闭!”

    等离开办公室以后,哈利,罗恩还有纳威的脑子都还迷迷糊糊的。

    “这么说......我们不用被开除了?”罗恩惊讶道。

    走在最前面的赫敏用鼻子哼了一声,不屑于和他说话。

    在哈利和罗恩的不断追问下,赫敏才仰着下巴解释道:“输的那一方会被开除,既然如此,就只有平手才不会有任何人被惩罚。但这是决斗,用魔杖的话是很难平手的,但木剑却可以做到,只要木剑全都被折断就可以了。”

    “所以赫敏最后一下才会打的又快又狠。”哈利跟着解释了一句:“不然的话就来不及折断最后一把木剑了。”

    “哦.......”罗恩傻傻的点点头:“我还以为你是真的想要打死我呢。”

    赫敏又用鼻子哼了一声,她还没完全原谅两个人,不然的话刚刚也不会真的多打了他们那么多下。

    此时哈利和罗恩已经不觉得疼了,这显然也是魔法阵的作用,不会让痛苦持续太久。

    “谢谢你,赫敏。”

    哈利真诚地说,她刚刚又为几人化解了一场危机,没让任何人被开除。

    “哼!”赫敏没理他。

    “对不起,赫敏。”罗恩也跟着道歉:“实在不行你再多打我几次好了,反正一会儿就能好。”

    他们把折断的木剑也拿走了,这是为了让他们能够更好的学习这道魔法阵,托比交代作业的态度可是认真的。

    “哼!”赫敏心中的芥蒂还没有完全消解。

    就在这时,纳威忽然嚎啕大哭起来,把三人吓了一跳。

    “你怎么又哭啦?”赫敏不解道,哈利和罗恩连忙安慰着他。

    “我......我这是高兴。”纳威哭哭啼啼道。

    他总算是把治疗父母的水晶球保住了,尽管托比始终没有提到过这件事,可纳威就是这么想的。

    说来也奇怪,他们一起走回到公共休息室,在安慰纳威的过程中赫敏终于不再那么冷漠了,罗恩与哈利连忙抓紧机会道歉,直到最后赫敏才又哼了一声离开,但这一声明显没那么生气了。

    “干得好,纳威。”罗恩困倦的说道:“你这一哭可真是帮了大忙了。”

    纳威疑惑的揉揉眼睛,他没觉得自己帮上忙,而且也是在真心实意的哭,完全不明白自己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罗恩把脑袋转向哈利:“你听到赫敏说的那扇活板门了吗?”

    赫敏是唯一看到在四楼禁室里有活板门的人,直到刚刚才对他们说出来。

    哈利一直在想这件事,很明显的,三头犬是在看守着什么,而713号地下金库的小包也大概是被藏在活板门后面了。

    “还有另外一件事。”哈利提醒道:“你没听赫敏说吗,海默教授没准都看出她的小动作了,但却偏偏没有惩罚我们,你说这会是因为什么?”

    “或许只是因为他没看到呢?”罗恩说:“当时的场面那么乱,怎么可能什么都会被看到,反正赫敏最后一下打得我挺疼的,这道魔法阵还真是神奇,只会造成痛苦,却不会产生伤势——”

    他忽然惊恐的瞪大双眼:“这不会是专门用来体罚学生的魔法阵吧?”

    -------------------------------

    “这就是教育了。”

    在古代魔法办公室里,托比终于露出笑容,反而是斯内普显得阴沉沉的。

    “说起来,这还是我从邓布利多校长身上学来的。”托比仿佛没看见斯内普脸上的表情一样,他继续说道:“教育的工作不仅仅只限于课堂上,课堂之外也有不少需要花费心思的地方——”

    “你是指被专门叫去训话么?”斯内普冷冷的说:“那你确实得到了超乎寻常的教育。”

    “嘿,西弗勒斯,你冲我发火有什么用。”托比微笑道:“别把他们四个孩子的错误归咎在我头上,哈利·波特没有被退学又不是我的错,我只是给了他们一个平手的机会,结果就被他们抓住了。这么一想,这群孩子倒也没那么蠢,至少格兰杰小姐不是。”

    斯内普斜眼瞥着他:“可邓布利多从来不会体罚学生,更不会用你这种粗暴的方式对待学生。”

    “啧啧啧。”托比摇摇头:“校长是很有耐心,他肯把一个学生不断叫到办公室聊天谈心。但是你也别忘了,我终究不是什么格兰芬多——”

    “而是货真价实的斯莱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