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43 万圣节晚宴
    惨叫,后退,鞋子被劈开,露出深蓝的花纹袜子,脚趾抽筋,修复鞋子——

    袭击的后续和开学前那次相比没什么两样,只有袜子变了个颜色。

    托比眼神怀疑的打量着奇洛:“怎么又是你?守护魔法石的机关到现在还没完成吗?而且偏偏又是万圣节晚宴,你不去参加晚宴,反倒是来禁林?”

    奇洛慌不择乱的解释道:“我-我-我是为了准-准备课程,教学生们如何打-打败巨怪。”

    幸亏奇洛早就想好了借口,他是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授,完全可以用以后的课程内容推脱怀疑。

    托比顿时流露出钦佩的目光:“我就知道你是有真才实学的,奇洛教授,巨怪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也是时候让学生们对你改观了。等你在他们面前打败巨怪,你肯定会成为他们心中的英雄的。说实在的,你应该把这门课选成第一节课才对的,那样要震撼得多。”

    奇洛愣住了:“你-你是说真的?”

    他一直渴望受到瞩目,不然的话也不会走上歪路。

    “当然了。”托比说道:“别小瞧巨怪在学生们心中的地位,最起码巨怪的体型足够庞大,好好想想那一幕吧——犹如小山般的巨怪轰的一声昏倒过去,你还安然无恙的站着,没有比这更酷的开场了。”

    顿了顿,托比又额外补充道:“当然,还是比不上我的魔法阵,不过也很难比得上了,有什么会比死亡表演还要更加震撼。”

    奇洛还沉浸在幻想中,他眼睁睁看着托比捡起一条紫色的头巾,那是原本戴在他的脑袋上面的,为了将主人的面孔遮住——

    “啊!”奇洛一下子叫了出来,他把头巾抢走,惶恐的看着托比。

    托比被奇洛的反应吓了一跳:“嘿,别这么大惊小怪的,我只是想帮个忙而已,尽管我现在才明白你为什么整天戴着头巾,光头也没什么,总比油腻腻的长发要好。不过我可以给你推荐速顺滑发剂套装,这套洗发水有生发的作用——”

    奇洛只看到托比的嘴巴在一张一合,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他下意识摸向自己的后脑勺,却没有摸到另一副面孔,也没有摸到神锋无影咒贯穿的伤痕。

    伏地魔似乎消失了,带着伤势一起不见,但这又怎么可能?

    奇洛迅速将头巾戴好,他不管不顾的撒腿就跑,托比连阻止都来不及。

    “诶!奇洛教授!——没想到奇洛还这么害羞,不愿意被人发现自己是一个光头,还是说自尊心比较强?我该不会被他给记恨上吧?”

    就在托比嘀嘀咕咕的时候,艾尔坐在飞毯上重新飞回来了。

    “有什么收获吗?”

    “呀!”

    “你是说那只是一个普通的聚集点?好吧,又是一无所获,以后再找其他地方好了,现在得快点回去,别赶不上晚宴。”

    另一边,奇洛心思复杂的向禁林外跑去。抓捕巨怪的计划失败了,可此时的奇洛根本顾不上这件事——伏地魔到底去哪了?

    正当他穿过一片橡树林的时候,惊恐在突然间占据了他的心神,奇洛下意识放慢脚步,他缓缓伸出手臂,想要摸向自己的后脑勺,可却被一道低沉的嗓音制止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你的计划又失败了,奇洛......你真是令我感到失望......”

    “主-主-主人,我——”

    “闭嘴...别再妄图用你那些拙劣的借口糊弄我......今晚必须行动.......必须...偷取魔法石......”

    伏地魔的声音终于消失不见了,奇洛战战兢兢的离开禁林,他无法产生丝毫抵抗伏地魔的念头,也已经别无选择了。

    就算没有巨怪,奇洛也得闯入保护魔法石的房间。

    此时此刻,学生们正兴高采烈的聚集在礼堂,万圣节晚宴可要比开学晚宴有趣多了——一千只蝙蝠在墙壁和天花板上扑棱棱地飞翔,另外还有一千只像一团团低矮的乌云,在餐桌上方盘旋飞舞,使南瓜肚里的蜡烛火苗一阵阵扑闪。

    赫敏也在礼堂里,她就坐在哈利和罗恩旁边,抬头扫了一眼教授席位。

    “海默教授怎么不在?”赫敏惊讶的说道,并打算再好好数一遍,可得到的也是同样的结果。

    “今天可是万圣节晚宴。”罗恩抱怨道:“你就不能提一些开心的事情嘛。”

    赫敏瞪了罗恩一眼,可罗恩实在是怕了海默教授——最强大的佐证就是最近费尔奇到处在念叨海默教授的优秀,说他才是教授该有的样子,就应该这么严厉的管教学生。

    据传费尔奇最大的心愿就是参观海默教授的办公室,那比学习以前体罚学生的用具都要可怕多了。

    可哈利没有忽略赫敏的发现,他也好好看了一遍教授席位,若有所思道:“海默教授会不会是在尝试偷取那个小包裹?”

    “你还没放弃你那些可笑的念头呐?”罗恩感觉自己快要累死了,怎么好好的一个万圣节晚宴都没法消停。

    哈利低声反驳道:“不然的话他为什么要在半夜出现在走廊里面?就是抓到我们的那一次。如果只有斯内普和费尔奇也就算了,他们肯定是得到了马尔福的提前通知,可你们觉得他敢和海默教授说一样的话吗?没等他设计陷害我们,他就会被海默教授关禁闭的。”

    “这我倒是不反对。”罗恩说道:“海默教授最讨厌学生们不把心思放在古代魔法课上了,哪怕上课时时小声聊天都会被扣分,最奇怪的地方在于居然没有院长会去找他的麻烦,我还等着他和斯内普再打一架呢。”

    赫敏眼神古怪的看着二人,似乎是在思考自己到底是怎么和他们成为朋友的。

    “你们是怎么想的啊?”赫敏气愤道:“海默教授的行事作风再简单不过了,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严厉教授而已——”

    “他的严厉可一点也不普通。”罗恩小声嘀咕道,一副深受其害的样子。

    哈利纠结了一小阵子,他忽然想到就算海默教授打算去偷那个小包裹自己也无能为力,他没有足够的证据告发海默教授,更不敢擅自违反校规——他已经被扣过很大一笔学院分了。

    他拿起一块土豆,这时,奇洛教授突然一头冲进了礼堂,哈利这才发现他们三个人都把奇洛教授给忘记了,他同样不在教授席位上,存在感低的可怕。

    奇洛的头巾歪戴在头上,脸上满是惊恐。大家都在盯着他,只见他走到邓布利多教授的椅子旁,一歪身倚在桌子上,喘着气说:“三头犬失控了——在地下教室里——以为你应该知道的。”

    说完,他一头栽倒在地板上,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