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1 解咒员与老同学
    “呼......呼......”

    黑暗的甬道内响起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在甬道两旁晦暗的火把映照下,快速闪过一张布满灰尘与汗水的面孔,散乱的长发前后飘动着,脏的都打结了。

    而在他身后,是数不清的绷带脸——那全都是木乃伊,它们重新活过来了!

    “快点!艾尔!还没找到出口吗?!”

    男人焦急的喊道。

    在他身前忽然掠过一道黑暗的影子,那是一只嗅嗅。嗅嗅在地上快速闻了闻,随后立马在岔道口前指明了一个方向。

    “干得漂亮!”

    男人让艾尔跳到自己的肩膀上,他转变方向,没命的狂奔着,终于远远看到了出口处的光亮。

    随着一次猛然的跳跃,男人重新出现在炽热的阳光下。

    可这还没完,凶猛的木乃伊仍紧紧追着他,马上就要同样跑出高大的金字塔。

    男人不慌不忙的拿出魔杖,仅仅在出口上方挥了一下,就让内嵌的石门重新坠落下来。

    石门轰的一声狂坠,将怒吼声全都阻断在金字塔内部。

    一只木乃伊被砸的身首分家,脑袋从天而落,掉在男人的面前。

    “再见了。”

    男人嘿笑着踢了干枯的脑袋一脚,让它撞在石门上面,立马碎成四分五裂。

    随后他抓住奋力挣扎的嗅嗅,在它的肚皮口袋里面掏了掏,拿出一个纯金的面具。

    这个面具与古埃及的法老面具极为相似,上面都雕刻出了五官,但周围却没有更复杂的装饰,只有普通的面具大小。

    “终于找到了!”

    男人拿起面具狠狠亲了一口,随后扔回到嗅嗅面前,嗅嗅紧忙将面具塞进自己的口袋里面,生怕再被男人夺走。

    男人鄙夷的看了它一眼,嗅嗅却毫不在意的跳回到他的肩膀上,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走了。”

    男人轻拍着嗅嗅的脑袋说道,逐步往金字塔的外界走去。

    古灵阁埃及分行。

    自从满身灰尘的男人走进银行里面,他就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大部分都是妖精的,在他们的目光中有羡慕,嫉妒,以及不可思议。

    “你居然还活着?!”

    柜台后面的妖精惊讶道,他紧紧攥住手中的宝石,看的一旁的客人一脸心疼,犹豫着是否要阻止。

    “让你失望了。”

    男人一甩头发说道,用手掌将长发捋向脑袋后面。

    “我是来见拉里的。”

    顿了顿,男人加重语气补充道:“现在。”

    没用多久,男人就被迎到一间装饰华丽的会客厅里面,在沙发上已经坐着了一名妖精,在他的手指上戴满了宝石戒指,嘴上还叼着一根雪茄。

    他就是这家古灵阁的妖精主管——拉里。

    “托比·海默。”

    妖精微笑着站起身,他似乎想要给对方一个拥抱,哪怕对方看起来脏兮兮的,身上还散发着汗水的臭味,但拉里也没有露出一丝厌烦的表情。

    “我最优秀的解咒员,你已经失踪整整一个月了,让我看看你这一次又给我带来了什么惊喜。”

    托比没让对方抱住自己,他也没有交出金面具,而是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封皱皱巴巴的信纸。

    “这是什么?”拉里愣住了。

    托比咧开嘴角,露出森白的牙齿。

    “我的辞职信。”

    他将信纸往前一抛,没等拉里伸出双手,就掉在他的脚下。

    “我不干了,拉里。”

    托比说着就要往外走,拉里连忙叫住了他:“嘿!托比!这个笑话可一点也不好笑!或许我们可以再谈谈你的薪酬问题!翻一倍!两倍怎么样?!三倍呢?!嘿!嘿——最起码说说你为什么要辞职吧?!”

    “因为我找到新工作了。”

    托比头也不回的说道,艾尔还在他的肩膀上冲拉里扮了个鬼脸,将舌头吐出老长。

    “新工作?”拉里结结巴巴的问道:“是......是总部把你挖走了?!那群该死的吝啬鬼,他们到底许诺了你多少好处?!”

    “并不多。”

    托比终于停下脚步,他转过身,语气轻蔑的说道:“总部的妖精主管确实想要我,也许诺过更高的薪水,但古灵阁已经不足以吸引我了。”

    “我即将要去的地方,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学校——”

    “霍格沃茨!”

    面纱酒吧。

    这是埃及唯一一家巫师酒吧,招待的都是魔法界的客人,酒吧被施展了麻瓜驱逐咒,麻瓜无法看到这栋建筑。

    酒吧的老板叫做威奇,与拉里一样,他同样是一名妖精,还是一名不好惹的妖精。

    看看酒吧的客人就知道了,吸血鬼,狼人,母夜叉,甚至是巨人,全都是不好惹的家伙,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在酒吧里惹是生非。

    因为威奇做的可不仅仅只是酒吧生意,还与黑市有关,专门负责销赃,与违禁物品的买卖。

    他有一票厉害的手下,掌管着黑市中的规矩。

    尚未洗漱的托比走进酒吧,他身上的臭味引来了一大堆客人的嫌弃,可他们似乎早就习惯这样了,没人说出什么要把托比赶走的话,只敢在心里低声咒骂道:“该死的托比!他肯定又发财了!”

    作为一名熟客,托比很自然的坐在一张空桌前,他冲媚娃女侍喊道:“大份的菠萝披萨,一大杯柠檬水,还有大份的牛排,要七分熟的。”

    他砸了砸嘴巴。

    艾尔有模有样的跟着伸出一只手,嘴里叽里咕噜吐出一连串没人听懂的话语。

    托比笑着补充道:“再给艾尔来一份大份的多味豆,它最爱吃这个。”

    媚娃给了托比一个飞吻,艾尔也没被放过。

    这时,一个穿着西装马甲的妖精坐在艾尔对面,他就是面纱酒吧的老板,威奇。

    “我还以为你死了,失踪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他一上来就说道,将一张纸片推到托比面前。

    “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托比拿起纸片,那上面写了一个人名——蒙顿格斯·弗莱奇。

    威奇平静地解释道:“等你到英国后就找他,这个人会帮你销赃,也方便你去黑市买些违禁物品。”

    “这个人靠谱么?”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黑市哪来的靠谱这种说法,那里面全都是在阴暗中生活的人。

    “再送你一个附加消息。”

    威奇继续说道:“猪头酒吧,就在霍格莫德村,那算不上是黑市,但偶尔会去一些有趣的客人。”

    托比点点头,他忽然笑道:“猪头酒吧......如果我在上学时就能有足够的零花钱的话,我就能早点知道这个消息了。”

    威奇伸手招来酒侍,要了两杯麦芽威士忌,将其中一杯推到托比面前。

    “你真的决定离开了?”他问道:“像你这么靠谱的合伙人可不好找。”

    托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别占着位置了,一会我还有一位客人要过来,那是我的老同学,我还等着和他好好叙旧呢。”

    两个人沉默的对视了一会,他们分别将酒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随后威奇就摇着头走开了。

    艾尔好奇的闻了闻杯口的味道,它试探着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突然就变得摇摇晃晃,连路都走不稳。

    托比来回伸着胳膊,避免艾尔不小心摔到地上。这个游戏没玩太久,媚娃女侍就端着餐盘走过来。

    “醒醒,该付账了。”

    托比敲着艾尔的脑袋说道,似乎是因为感觉到了即将离别的气氛,酒醉的艾尔这一次出手额外大方。

    “那可都是我的钱!”

    托比没好气的说道,媚娃最后轻轻吻了一下艾尔的脑袋,这才让它重新变得平静,呆呆的站了好一阵子。

    就在托比狼吞虎咽的时候,酒吧里突然走进来一位陌生的客人,熟客们眼神不善的打量着他,换来的却是更加阴冷的目光。

    陌生的客人找到托比,他坐在托比对面的位置上,默不作声的盯着他。

    托比这才抬起脑袋,他注视着对方多年不变的发型,始终都是耷拉在脸侧,一副没洗头的样子。

    他喝了口柠檬水,将口中的食物咽下,冲对方露出轻佻的笑容。

    “好久不见,西弗勒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