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3 办公室里的谈话
    “哈利......波特?”

    托比斜瞥了斯内普一眼,他不屑的嘲讽道:“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会相信什么婴儿杀死神秘人这种事情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斯内普紧紧盯着他。

    “就像是我说的那样。”托比懒洋洋的说道:“我宁愿相信是詹姆,还有那名......”他坏笑着勾起嘴角:“不可言说的女人,是他们在临死在对神秘人成功反击,婴儿只不过是幸存了下来而已。”

    “哈利有什么特殊的血统么?吸血鬼?妖精?哪怕是巨怪都行,但是他什么都没有,他只是一个简单而又纯粹的巫师。真不敢相信会有那么多人对此信以为真,我还记得邓布利多教授在信中表达出的不敢置信,那简直让我以为他是被夺魂咒控制了。”

    “还是让我们把话题转到正经的事情上面吧。”

    没等斯内普从这番言论中回过神来,托比就伸出一只手掌,上下摆动了两下:“我的应聘文件呢?快点拿出来。校长可没有说过我还要额外进行一场面试,这都是在信中说好了的。”

    斯内普没有动弹,他紧皱着眉头:“这就是你的理由?那你怎么解释那道闪电伤疤?”

    “我管他做什么。”托比已经逐渐不耐烦起来:“没准是不小心磕到桌角了,当时又没有另外一个人在场,也没人亲眼见过战斗时的场景,什么都有可能,快点把文件拿出来!”

    斯内普冷眼看着他:“那你为什么非要回到霍格沃茨?你不是都已经离开了么?为什么还非要回去?”

    托比敏锐的盯着斯内普:“你不是也一样么,西弗勒斯。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先是当上了食死徒,后来又在邓布利多校长的担保下被成功豁免罪行,如今你又一而再,再而三的询问起哈利·波特的状况......你居然会关心起詹姆的孩子?这真是让我吃惊。”

    “难道说......是因为莉莉?”

    “给你!”

    斯内普忽然将一封信纸扔到托比面前,随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酒吧。

    托比盯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等回到霍格沃茨以后,斯内普气急败坏的冲进校长办公室。

    “——自大,目中无人,还有那该死的敏锐——”

    他在邓布利多面前踱来踱去,每提到一次托比就要再加上一次负面的形容词。

    “我就知道他上学时表现出的乖巧都是装出来的,这个虚伪的家伙!”

    “这件事,我早就清楚了,西弗勒斯。”

    邓布利多正在翻看着一本斯内普从没见过的书籍,他头也不抬的说道:“原本我是打算把托比吸纳进凤凰社的,这样也能更好地在伏地魔的势力范围内保护好他,但最后却没有成功。”

    “托比是一个意志极其坚定的人,他很少会改变主意,只不过都隐藏在平静的外表下,直到他选择离开英国,到处冒险,探索那些人迹罕至的古代遗迹。”

    邓布利多将书籍合上,摊在桌面上,斯内普终于看清了这本书是什么——

    《古代魔法》——托比·海默著。

    斯内普将这本书拿到手中:“这是托比写的?”

    “没错。”邓布利多平静地说道:“他还打算将这本书用作古代魔法一课的教材。毫无疑问的,这会让这本书的销量由惨淡变成畅销,我很难不去怀疑这也是托比坚持选择这本书作为教材的原因。”

    斯内普随手翻看了几页——记载中的古代魔法,魔法界的魔力变化,魔法阵,非存在,无杖魔法,魔法仪式......

    他发现里面的内容大多没头没尾,读起来杂乱无章,就连一些冒险经历都是这样。

    “古代魔法?”斯内普不屑道:“他的水平基本上也就是这样,把在学校里学过的东西差不多都忘光了,就连写作水平都大大降低。”

    “我并不这样认为。”邓布利多说道:“如果你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托比在这些年来的经历可谓是极其丰富,在各个国家奔波不停。尽管他一直都只是一名职位低微的解咒员,可那明显是为了方便探索遗迹才使用的身份。作为未来的同事,我强烈建议你好好阅读一下这本书籍。”

    斯内普抬头看向邓布利多:“你是认真的?我记得托比在离开前和你大吵了一架,他根本就不是自愿离开的,而是被你赶走的!你现在又打算把他重新招回来?偏偏又是在哈利·波特即将入学的时候?!”

    “如果你是在担心托比会对哈利别有用心。”邓布利多平静地说道:“那你尽管可以放心了,西弗勒斯。”

    桌子的抽屉一下子打开,连续好多封信纸飘了出来,散落在斯内普眼前。

    “这全都是托比给我写过的入职申请。”

    邓布利多解释道:“自从伏地魔被打败的那一年起,这些申请书就没有断过。”

    斯内普冷眼看着邓布利多:“自从黑魔王被打败的那一年起?你知道你这样说,反而显得托比更像是一名懦夫了么。”

    “啊,西弗勒斯。”邓布利多显得有些惊讶:“我还真不知道你居然会帮托比说话。”

    斯内普哼了一声,邓布利多继续微笑着说道:“但就像是我说过的那样,托比是一名意志极其坚定的巫师,他很少会改变主意,也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

    “伏地魔对托比的招揽力度是非常罕见的,留在英国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非常罕见?”斯内普紧紧盯着邓布利多:“这也和你非要把他赶走的理由有关么?”

    邓布利多坦然承认道:“是的,西弗勒斯,我也不得不这样做,托比的一些理念......在我看来是极其可怕的。当时的我们正在面临一场即将到来的战争,最终的事实证明结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惨烈,许多巫师都失去了他们的生命,博恩斯,詹姆,还有......”

    “够了!”

    斯内普语气生硬的打断了邓布利多,引来肖像中的一阵低嘘。

    “真没礼貌。”戴丽丝·德文特皱眉说道。

    在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斯内普最后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要叫托比回来?”

    邓布利多温和的笑道:“事实上,我也正在等着托比亲自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