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4 奇洛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哈利一脸的忐忑,那上面还残留着些许的不敢置信。他感觉这几天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一大群猫头鹰突然出现,然后是眼前的小巨人,自己居然还是什么稀奇古怪的巫师!

    隐隐约约的,哈利感觉自己好像梦想成真了,成为巫师就可以摆脱弗农一家吗?

    如果这是一个梦,那么哈利真希望自己永远也不会醒来。

    “我们到了。”

    海格停下脚步,他站在一家肮脏的狭小酒吧面前,哈利惊讶的发现来往的路人似乎都看不见这家酒吧。

    “破釜酒吧。”海格介绍道:“这是一家很有名的酒吧,但你要记得,即便是在魔法界,未成年人也是禁止喝酒的,除非你有巨人血统。”

    哈利觉得海格只是在为自己开脱,但他还是决定不要把这句话说出来为妙。

    “我们走吧。”

    海格笑着把哈利推到酒吧里面,可作为一个出名的地方,这里实在是太黑太脏了,几个老太婆坐在屋角拿着小杯喝雪利酒,其中一个正在抽一杆长烟袋。一个戴大礼帽的小男人正在跟那个头发几乎脱光、长得像瘪胡桃似的酒吧老板聊天。

    还有一个头发长长的客人,黑色的头发从两侧耷拉下来,挡在脸前,看不清他长得是什么样子。

    哈利莫名觉得对方在盯着自己,这让他感到有些不安和恐惧,平白升起一股被盯上的感觉。

    海格一进到酒吧就有许多人在和他打招呼,但哈利注意到那个男人并没有这样做,他正在慢悠悠喝着一杯透明的饮料,桌子上似乎还有什么小动物在进食。

    哈利努力不让自己往奇奇怪怪的品种去想,会送信的猫头鹰已经足够古怪的了。

    酒吧老板拿起一只杯子说:“照老规矩,海格?”

    “不了,汤姆,我正在给霍格沃茨办事呢。”海格用他的巨掌拍了拍酒吧老板的肩膀,差一点儿把他压趴下。

    “我的天哪,”酒吧老板仔细端详着哈利,说道,“这位是——这位莫非是——”

    破釜酒吧里顿时悄然无声。

    “哎呀!”酒吧老板小声说,“哈利·波特——荣幸之至。”

    似乎就在一瞬间,许多人都热情的和哈利打起了招呼,他们眼神中带着崇敬,激动得热泪盈眶,似乎每一个人都认识他。

    哈利不知说什么好,他的胳膊从抬起来起就没放下来过,有好几个人还在反复和他打着招呼,这真是莫名其妙,与他在弗农一家时相比完全是难以想象的,他的表哥达力知道他有这么受欢迎吗?

    如果知道的话,他还会敢那么欺负自己吗?

    托比没有起身,也没有动弹,他只是远远的望着这一幕,远远地注视着莉莉与詹姆的孩子,同样也看到了哈利额头上的闪电伤疤。

    如果没有了这道伤疤,魔法界还会把哈利当成是击败伏地魔的救世主么......

    在托比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或许会吧。

    伏地魔被击败了,魔法界也需要一个英雄,哪怕那只是一名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

    只不过从哈利的穿着打扮看起来,他这些年似乎并不好过。

    托比对哈利的衣服样式并不陌生,全都是不合身的,他自己小时候穿的就是这种便宜的衣服,结实耐用,只需要买一件就足够穿好多年。

    这时,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绕过托比,他走到哈利面前,神情显得非常紧张,一只眼睛在抽动。

    “奇洛教授!”海格说,“哈利,奇洛教授是在霍格沃茨教你的老师之一呢。”

    “波—波—波特,”奇洛教授结结巴巴地说,抓起哈利的手,“见到你有说—说不出的—高—高兴。”

    “您教哪一类魔法,奇洛教授?”

    “黑—黑—黑魔法防—防御术。”奇洛教授含糊不清地说,似乎他觉得还是不提为好,“这你已经用—用不—不着学了,是吧,波—波—波特先生?”他神经质地哈哈大笑起来。

    托比将目光放在奇洛身上,而且自打他注意到奇洛后,视线就没有移开过。

    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多,海格不得不提高嗓门说道:“该走了,还有好多东西要买呢。走吧,哈利。”

    海格领着哈利穿过吧台,来到四面有围墙的小天井里,消失在众人眼前。

    奇洛小心翼翼的走回到座位上,他看起来确实很胆小。

    “奇洛教授?”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来,把奇洛吓了一跳。

    他转头看去,看到了一个长着卷发的男人,眼睛被遮挡在头发后面,模糊的视线让这个人看起来飘忽不定,也充满了不确定的威胁。

    “你-你是?”奇洛犹豫着问道,他不认识对方,也从来没见过这名客人。

    “你好。”

    托比露出大大的微笑,他用手掌把头发捋到脑袋后面,露出棱角分明的面孔,看起来十分亲切帅气。

    “我也是霍格沃茨的新教授,一名考古学家,托比·海默——这是你的座位?既然我们已经是未来的同事了,那不如好好聊一聊。”

    没等奇洛拒绝,托比就已经端起柠檬水,走到奇洛那一桌的空位置坐下。嗅嗅艾尔非常自觉,它让托比帮自己把盘子端过去,好继续享用比比多味豆。

    奇洛愣住了,他隐约觉得对方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那-那好吧。”奇洛结结巴巴的说道,他现在只想赶快结账离开。

    但是托比明显不是这样想的,他热情的问道:“你是新上任的教授么?”

    奇洛摇摇头:“我-我以前教麻瓜研究,是-是-今年才改的科目,黑魔法-防御术。”

    托比开心的说道:“真不错,我负责教古代魔法一课。”

    “古代魔法?”奇洛都不结巴了:“霍格沃茨有这门课程吗?我怎么不记得我有学过。”

    “当然没有了。”托比摇头说道:“身为一名考古学家,我的选择余地并不多,古代魔法是最适合我的课程。这还是我努力争取来的结果,不然的话就只能教黑魔法防御术课了。”

    在说出这句话时,托比还用一种看死人的眼神在看着奇洛。

    奇洛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就算不是看死人,也肯定是在看某个倒霉蛋。

    他就是那个倒霉蛋。

    “黑-黑-黑魔法防御术又怎么了?”奇洛焦急的追问道。

    “唉......”托比深深的叹了口气,像是在提前为奇洛惋惜。

    “你真的不知道吗?”托比故意压低声音问道:“你应该也是从霍格沃茨毕业的吧?”

    奇洛连忙点了点头。

    “那你应该清楚的啊。”托比疑惑不解的说道:“七个学年,整整换了七名教授,你就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吗?”

    奇洛惊恐的睁大双眼:“哪-哪里不对劲?!”

    托比的声音顿时压得更低了:“黑魔法防御术课,这门课程被诅咒了,每一任教授都不得好死!”

    “什-什么?!”奇洛被吓得惊叫出来,引起好多客人的注意力。

    “小点声。”托比连忙制止道:“我们可是未来的教授,怎么能在这种场合肆意宣扬学校的负面新闻,这可是会影响到招生数量的。”

    奇洛根本听不进去托比在说些什么,他的脸色变得惨白一片,额头上渗出大片的汗水。

    “不-不对!”奇洛终于反应过来:“我-我在学校的时候,根本没有教授身亡的消息!”

    “当然不会所有人都是这样了。”托比一脸坦然地说道:“不过最起码也要倒霉一阵子,倒很大的霉,承受不住就——”

    他歪着脖子,吐出舌头。

    “不得好死了。”

    “我......我.......”奇洛突然变得无比慌张,他站起身来,却连话都说不完整,憋了好半天才说出一句:“我得走了!”

    他匆匆掏出几枚银西可,头也不回的跑出破釜酒吧,还因为门槛绊了一下,差点没摔倒。

    托比沉默的盯着他的背影,原本捋到脑袋后面的头发重新耷拉下来,挡在眼前。

    嗅嗅叽里呱啦叫唤了两声,托比有些像是在回答,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从奇洛身上,我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你知道的,艾尔,这算是我为数不多的占卜天赋了,让我们多次在探索遗迹的过程中成功逃生。”

    “这一次,或许也不例外。”

    “奇洛教授......”

    托比仔细回想着奇洛那副寻常,乃至于胆小鬼的表现。

    他最后总结道:

    “真是优秀的表演技巧。”

    “胆敢教黑魔法防御术课的家伙——果然不简单!”